混血双胞胎父親的天倫之樂

Alex Ning发布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渥太華的天氣比往年高出了許多,竟然到了十七度。仁慶今天的安排和往常一樣,九點多起床,草草地冲了淋浴,到公寓樓的地下車庫開車出門,今天要去父母家。父母住在離渥太華六十公里的小鎮。仁慶開車繞了些路,到一家藥妝店買中文報紙,這是替父親老廖先生買的。老廖先生三十年前帶著全家移民加拿大,一直保持看中文報紙的習慣。買完報紙,仁慶開車上了往北的高速,大約四十分鐘就可以到父母的房子。早春的陽光透過車窗,讓仁慶感到格外溫暖。想到就要看到他的兩個可愛帥氣的歐亞混血兒子,他心裏更添了一份喜悅。父母的房子是一幢獨立屋,和仁慶的哥哥仁喜的獨立屋毗鄰,兩家後院沒有設籬笆,院子就顯得格外大,大約有四五百坪,給孩子們玩耍提供了足夠的空間。仁喜長仁慶一歲,和妻子以及兩個正在上中小學的女兒住在一起。

廖仁慶四十歲出頭,單身父親,四歲半的雙胞胎兒子是四年前代孕所得。兩個兒子現在和他父母住在一起。仁慶工作挺忙,平時住在渥太華,每儅周末,仁慶才會到父母家裏享受一家三代的“天倫”之樂。在仁慶和他父母的眼裏,這就是“天倫”,但社會上卻爭論許多,畢竟代孕和千百年來人類的繁衍之道有了很大的不同。從選擇公司、購買卵子、人工授精、找人代孕到辦理各種和身份相關的法律文件,整個代孕流程在北美已經相當商業化。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代孕來實現他們家庭夢想。

一、 起了念頭

九年前的初夏,香港首富李兆基的兒子李家傑去了美國代孕生下三胞胎。當時香港所有报纸杂志头条都是“四叔李兆基得了三个男孙”,轟動一時。這個新聞讓仁慶動了心思。

三十年前,仁慶父母老廖先生夫婦爲了他兄弟二人的教育,決定賣掉了香港的生意,移民加拿大。對於老廖先生夫婦,移民生活的一切都很很順利,女兒成人后嫁人回流了香港,倆個兒子學有所成,工作穩定。但老廖夫婦仍有兩個遺憾,一是只有孫女沒有孫子;二是小兒子沒有成家。雖然老廖先生夫婦接受的是香港中西合璧的教育,思想開放許多,但華人的家庭觀念卻比大陸同齡人更爲傳統守舊,仍然相信“唔孝有三,無後為大”。大兒子夫婦都是上班族,兩個孫女的接送自然就落在了老廖先生夫婦的身上。雖然每天接送,祖孫關係親密,但在兩個孫女教育上,老廖先生夫婦卻很難插的上手。畢竟兩代人的教育理念不同,兒媳又不是自己的親生閨女。現如今,兩個孫女雖然可以聽得懂粵語,但已經不會講了。對他們講粵語,兩個女兒只能用英語回答,在這裏受教育的仁喜夫婦沒有覺得彆扭,但對英文不太靈光的爺爺嫲嫲卻是個難題。久而久之,祖孫的對話越來越少。含饴弄孙(孫女)之樂,變成了每日送學之責,老兩口只有苦笑了。

雖然父母從沒有逼婚,仁慶卻深知父母的心思,也看到了兩個侄女和父母的隔閡。仁慶沒有結婚的打算,但心想如果自己有個兒子,即可以讓父母減去為自己獨身的擔憂,又可給他們一個弄璋之喜。仁慶自己也非常喜歡孩子,特別是男孩。仁慶有些養貓養狗的單身或丁克朋友,他十分不理解,心想“既然有精力養寵物,點解唔養孩子?” 他唯一擔心的是代孕價格不菲,是不是自己可以承擔的起。於是,仁慶開始在綫上搜索相關的代孕信息。

仁慶首先研究了有關的法律。加拿大11個省統一執行的是加拿大联邦《辅助人类生殖法》,代孕合法,但有很多的限制,特別是不能選擇嬰兒的性別。美國是聯邦制,五十個州對代孕的規定十分不同,大部分州代孕是合法的,有十一個州更被認爲是代孕的友好州,例如加州的法律就允許選擇試管嬰兒的性別,這對仁慶特別重要。他選擇代孕的目的就是要讓父母和自己享受傳宗接代的“天倫之樂”。

其次看代孕的價格,雖然美國的代孕費用比加拿大高上兩三成,但還都在仁慶可以承受的範圍内。一天,仁慶假裝開玩笑對父母說:“我手頭攢了有些錢,你哋系想讓我投資房產仲系想抱個孫子?”父母不假思索的同聲回答:“梗系系孫子嘍!”。老廖先生夫婦還以爲兒子要娶妻生子,萬萬沒想到,兒子可以不娶妻也能生子。

第三就是選擇公司,幾個月下來的研究和詢問,仁慶選擇了一家位於波士頓的代孕代理公司。原因有二,一是老闆律師出身,二是老闆自己的兒子就是通過代孕而來的。於是仁慶從渥太華飛往波士頓到公司進行實地考察。回來後就下了定金開始了他的代孕得子征途。

二、 受精卵

代孕的第一步,是給仁慶的精子找到合適的卵子,在試管中培養出胚胎(Embryo)。

代孕代理公司有卵子提供者的信息數據庫,年齡、身高、體重、學歷、種族、膚色等等十分詳盡,價錢也有高有低。交過定金,就可以在綫瀏覽這些信息。仁慶最終選擇了一位德州的姑娘朱麗安娜,西班牙和亞裔混血,剛剛二十嵗,正在上大學。仁慶通過互聯網和德州朱麗安娜見過一面,熒幕上的姑娘看起來非常漂亮健康,生機勃勃,仁慶非常滿意。但畢竟是給自己將來的兒子找媽媽,仁慶有些惴惴不安,但又非常期待。

在代理公司的安排下,仁慶選擇了在加州做胚胎,加州對於試管嬰兒關於胚胎的部分的法律是最爲友好和寬鬆的。仁慶飛了加州一趟,把自己的精子入庫。然後就等卵子的到來。卵子提供者朱麗安娜的一切費用由仁慶支付,包括飛機票食宿等等,價格不菲。但試管胚胎并不是100%的成功率,前後經過三次失敗後,代理公司終於通知仁慶胚胎培育成功,一共八個,兩男六女。优质健康的胚胎冷冻储存在-196℃的液化氮中,可以保存二十五年,當然每年要支付幾千美元的保存費。

三、 代孕母親

有了冷凍胚胎后,仁慶決定向父母攤牌,説自己有了兒子。父母當然非常開心。仁慶詳細地把自己找公司代孕的事,向父母說明。老廖先生夫婦驚得合不攏嘴,他們還以爲兒子談了戀愛,未婚先孕要結婚了呢。但畢竟是有了孫子,只是老廖夫婦心裏的十分高興變成七分。

在代理公司的推薦的幾個代孕母親中,仁慶選擇了瑞秋。瑞秋,白人,三十歲出頭,住在美國中部的一個小鎮,三個孩子的母親,丈夫是法裔和印第安人的混血。這是瑞秋第五次做母親,第二次做代孕母親。移入胚胎前仁慶飛了一趟美國和瑞秋夫婦見面。瑞秋一米七四,高大壯實,性格開朗。夫妻兩人善良和氣,丈夫是銀行的投資顧問,瑞秋為一家農業機械公司做銷售人員,一家五口人和和睦睦住在一幢獨立屋,是一個典型美國中部中產家庭。這次見面算是一次面試,這是代理公司向客戶展示代孕母親是在他們的合同中所述的正常生活狀態。見面之前,仁慶和父母都有些擔心代孕母親為生活所迫,或是有酗酒吸毒等不良嗜好才替別人代孕。這次見面讓仁慶和父母放了心。瑞秋一家最近換了大房子,需要更多的錢來支付他們的中產生活。

代孕雙胞胎的成功率是75%-79%,代孕一胎的成功率是55% – 65%。看到瑞秋家庭良好的生活狀態,仁慶決定要一對雙胞胎男孩。2015年深秋的一天,冷凍胚胎植入了瑞秋的體内,十天過後,瑞秋懷孕成功,開始了九個月的孕育。九個月内的每次孕檢,瑞秋都會把相應的報告和X光圖片傳給仁慶。仁慶也會在節假日和她的生日,精心挑選禮物送寄送給未來兒子們的“母親“。

比較卵子提供者朱麗安娜,仁慶更加認同瑞秋是孩子的生身母親。對於大多數代孕客戶,他們也這樣認爲。在選擇卵子時,代孕客戶有兩個選擇,一是匿名,一是和卵子提供者保持聯係。仁慶選擇了後者,他和朱麗安娜之間的聯係只有一次。代孕母親則不同,孕前和產後,代孕客戶必須和代孕母親有非常緊密的接觸。和一般的孩子出生的父母一樣,雙方都對新生命的到來充滿了喜悅和興奮。

四、 雙胞胎混血兒

2016年夏天某日是分娩的日子。預產期的兩周前,仁慶向公司請了4周的年假,又請了35周的父母假。加拿大的產假分爲生生產假和父母假期。15周的生產假期只有母親可以享受,一共37周的父母假期則是夫婦雙方可以分擔享用,但一方不能超過35周。假期期間,政府發給補貼,產期後,公司必須保證保持員工的職位不變。

仁慶早早在美國的這個小鎮租好了兩個月的獨立屋,他開車帶著父親和幫忙的阿姨住了進去,仁慶的母親則留在家裏照顧長子的兩個女兒。兩個兒子出生相隔兩分鐘,剪臍帶時,仁慶和天下的所有父親一樣,激動和喜悅。爺爺給他們取了中文名。仁慶給他們取了英文名傑森(Jason)和萊瑞(Larry) 。中文名是父親按照家裏的輩分取得,英文名一個是他們香港老宅的街名,一個是仁慶爺爺的英文名。

在美國出生,就算是美國國籍。仁慶雇了律師辦理雙胞胎的身份證明出生證和護照。和一般的孩子不同,萊瑞、傑森的出生證上只有父親的名字而沒有母親的名字。一個月后,仁慶和父親阿姨三人帶著混血雙胞胎兒子回了加拿大,又過了一個月,兩個孩子也隨著仁慶入了加拿大籍。

如今,萊瑞、傑森四歲半,健壯活潑,白皮膚、大眼睛和長睫毛,非常漂亮的一對歐亞混血雙胞胎小夥子。兩個孩子現在和爺爺嫲嫲一起住,徹底改變了老廖先生夫婦枯燥的退休生活。孩子只有父親,血緣關係少了一支,就少了和婆婆公公兒媳“搶奪”孫子的麻煩。也不用擔心在孩子喂養和教育上與他人的分歧。老廖太太平時不免和大兒子仁喜的媳婦有些瓜葛,甚至會嫉妒大兒子和丈母娘家過往甚密。小兒子沒有媳婦,當然也沒有親家,老廖先生夫婦獨享了兒子孫子的愛,覺得這種“天倫之樂”更幸福美滿。隔壁仁慶兄長仁喜夫婦一家也都非常喜愛這對混血小兒。一天仁喜對仁慶偷偷地說:“仲系你好,唔使喺老母媳婦之間為難。”

五、尾聲

現在仁慶則在渥太華市區專心上班,只有周末才會到郊區的父母家裏和大家庭團聚。每個周末,兩家三代匯聚一堂,大人在屋内打麻將,四個孩子在後院追逐打鬧,笑聲一片。

去年夏天,代孕母親瑞秋打來電話,勸説仁慶再要一個孩子。仁慶動了心,他還有六個冷凍胚胎存在加州,都是女孩。仁慶決定再要一個代孕女嬰。年底,又一個胚胎植入瑞秋的腹内,十天后懷孕成功,今年夏天,仁慶將迎來他的第三個代孕孩子,歐亞混血的女兒海倫。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