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Alex Ning发布

十一月的多伦多,刚六点天就黑透了。老戴遛完狗回来,坐在沙发上,边看手机上朋友圈,边等着吃晚饭。戴太太则在对面的厨房里忙活着一家的晚饭。儿子和女儿在楼上各自的房间里不知忙活什么。老戴今天心里有些不快,也就没有去厨房帮太太的忙。

老戴的郁闷源于今天下午和太太的争执。再过两天就是太太的生日,今天一大早老戴就寻思着给老婆送什么生日礼物。按照往年,生日礼物无非就是买个包或者买个小首饰什么的,几百块钱,不用和太太商量,自己做主,买了就买了。万一有些贵,也贵不到天边,太太咕哝几句,埋怨老戴浪费,但终究会心里暗自欢喜地接受下来。这些东西说贵不贵,说便宜又值点钱。戴太太是见过世面的人,倒不一定是喜欢的礼物。她是喜欢那种有人宠着的感觉,特别是已经人近黄花,还能收到异性的礼物总能让人回想起年轻时曾被追求的心动,哪怕这个异性是自己的老公。

以往给戴太太买的礼物,虽说不贵,大多不能物尽其用,也算是浪费。老戴一贯认为内容往往比形式重要。比如去年买的iPad,没用几次,就被太太不知丢在那里,再也找不见了。老戴心里想,不知是不是太太给了她哪个亲戚的孩子。但老戴也不敢问,怕被妻子翻白眼说自己太Cheap。又比如前年买的那个包,从来没见太太背过,一直挂卧室的在衣橱里展览。每次老戴打开壁橱,看到这个包就觉得刺眼。套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有一种冷,是妈妈觉得你冷;又一种Surprised,是老公以为会Surprised。礼物都是老戴精心挑选的,先是在价钱上就思忖半天。不能太便宜,便宜的绝对是不仅掉了太太的价,也拉低了自己的档次。也不能太贵,毕竟老戴是穷人家出来的,节省惯了。任何不打折的奢饰品在他眼里都是不太划算的虚荣。所以,老戴喜欢买的品牌,总是那些廉价的奢饰品,也就是所谓的轻奢。说不好听,那就是穷酸,又穷,但却要酸一把。另外就是在揣摩太太的喜好上,也是很费功夫。老戴早早就给太太暗示,侧面打听她是不是喜欢自己打算买的那个预算内的礼物。戴太太是个大枝条的女人,只要老戴没有做出跨越她道德底线的事,就是幸福。老公的鲜花礼物拍马屁,只会引起小小的心动,绝不会是Surprise。戴太太不会把自己的内心的波澜轻易外露,以显示出小家子气来。这是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在婚姻生活里的硬伤。男人其实就是想让自己的女人忘乎所以的开心一下,以展示自己是如何的成功,如何地征服了女人的心。男人娶了漂亮的女人,并不表明征服了她的心。漂亮女人的追求者众,往往给她娇惯成了骄傲的性格,越是骄傲,就引来越多的注意和追求,漂亮女人也就越发骄傲。这种藏着掖着自己兴奋的骄傲于是成了傲慢,成了一种惯常的姿态,像是不受待见的拖油瓶一同带进了婚姻。带着傲慢的婚姻一定不是好的婚姻。所以,红颜多薄命,有些怕是和这种傲慢有些关系。戴太太年轻是很美,嫁给老戴算是下嫁。

今年老戴改了主意。早几天就给妻子商量想买两块劳力士,一人一个。这些年老戴节衣缩食,手头攒了些闲钱,但今年经济形式差,政府一直想着法儿给个人或公司发钱来刺激经济,银行的存款利息赶不上通货膨胀。作为商科出身的老戴,知道这是国家在打劫个人的钱包。银行里的那点钱,投资房子钱还差很多,放在股市风险贼大,存在银行就是被政府洗劫。老戴也想着分散投资,听说劳力士可以保值,就想着,这东西不错,不仅可以当成投资,还可以免了浪费银子在那些可有可无的礼物上,关键是这个礼物还特有面子。想到此处,老戴觉得是个好主意,心想怪不得那些有钱人投资在顶级的奢饰品,原来也是一种保存财产的方法啊。老戴在妻子面前说了好多卖劳力士的好处,但太太不为所动,觉得自家还没有到天天戴劳力士的那个程度,即使戴块名表,也成不了“表叔”“表婶”,那完全是老戴自己虚荣心作怪。

下午老戴连说带骗地把太太拉到了Yorkdale Mall。老戴深知太太和其他女人一样喜欢逛商场,就对太太说我们只是去看看表,即使不买也可以到其它得店逛一逛。其实心里想,今天一定要劝她买一块劳力士,又想如果有自己中意的,说不定也可以给自己买一块。想到此,心里有些小欢喜。

老戴其实对手表不感兴趣,自从有了手机以后,再也不肯戴表了。老戴觉得夏天戴着热,冬天又不容易撸开袖子看时间。既然对手表不感兴趣,也就对名表不甚了解,老戴戴的最贵得就是那块苹果手表,那还是前年公司年回抽奖得到的。 为了增加对名表的认知,昨晚老戴专门向以前的学生李威打听了一下,但也没有得到太多的信息。李威给了老戴一个关于名表的App, 里面的手表很全,但全是中文,没有太多的指导价值。于是老戴自己在网上搜了搜,看到约克论坛上倒是有不少的小留谈论如何买名表。得到了有些信息,才知道Yorkdale Mall里有劳力士卖。

老戴和妻子到了Yorkdale Mall, 找到买劳力士的那家店,名字不叫Rolex, 而是叫Raffi Jewellers。 门口有个印度的保安,门前立着一对老年的白人,看来是等着进门。老戴就排在他们的后边。一会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亚裔店员出来招呼这对他们,问了他们要做什么,他们说是来维修手表,店员稍微弯了一下腰,谦恭地把他们请到了店里。老戴和太太走到店门口,印度保安问老戴夫妻是否预约了,老戴说没有,印度保安扬起下巴,傲慢地指了指门口贴的一个告示给老戴看。老戴近视,隔着一两米也没看清上边写的什么,但是看到几个粗体大字写的是电话号码,猜想可能是来店里要预约打这个电话。老戴伸头往店里瞅,几乎没人。一会那个亚裔男店员出来,问老戴要做什么,老戴说就是想看看。店员对老戴说,现在店里顾客不多,一会会有人接待我们。等了一两分钟的光景,一个看似阿拉伯人的瘦长干练的年轻小伙子,面带职业的笑容过来问老戴两口想买什么样的。老戴说女士劳力士,大约一万左右的价格。他领着老戴两口先看了门口柜台里的女士表,31mm, 老戴觉得太小,和妻子一贯有些中性的风格不是太搭。另外,老戴也听说中性的女士表比纯女士表更保值。于是就问店员,有没有表盘大一些的。于是店员领着老戴到了旁边的一个柜台,这里有些表盘大一些的,店员说这里是Unisex (男女都可)的款式。老戴看到一个表盘深蓝色的,心想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蓝水鬼?再看价钱,正好在自己的预算内。太太试戴了一下,她挺喜欢,但拦着没让老戴马上买。老戴问店员有没有男士相同的表,他说有,但店里没货。老戴又问什么时候会到货,他说不知道。店员已经从三言两语的谈话里知道了老戴是新手,又不是土豪,对于手表不是太了解,也就没有太上心。其实,对于常客或富人,店员会让对方留下电话,一旦有货可通知对方。夫妻两人对店员说我们想一想再决定是否买。于是两人离开店里,到旁边的星巴克买了咖啡。太太有些反悔说不买了,老戴劝说不下,只好在Mall里继续闲逛。太太要去优衣库看,老戴赌气地说:“你怎么就这么喜欢廉价的东西呢。”戴太太也没生气,但到了店里什么也没买就出门了。然后两人又去了隔壁的高档一些的日本店MUJI,看了看也没买什么东西。太太又陪老戴到了他喜欢的鸟店(始祖鸟)里看了看,也是没什么可买的。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开车回家。路上,太太心想:“哼,说是生日礼物,其实是怕通货膨胀,到底没有摆脱那股酸气,一点诚意也没有。”但戴太太也不说透,只是淡淡地对老戴说:“不要给我买什么劳力士,你如果非要买,那就直接放在保险箱里好了,我是不戴的。” 老戴的小心思被太太看透,心里十分恼火,觉得老婆一方面不爱惜东西,一方面又特别小家子气,总是买些廉价货。钱没少花,但都是些到手就掉价的货色。老戴越想越气,一路上不想和太太说话了。到了家,老戴直接领了狗出门,太太则在家里准备晚饭。遛狗时想,我们两人真是过不到一起了啊。

晚饭,太太做火锅。老戴心想,太太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欢吃火锅,儿子脸上起痘也不能吃辛辣的东西,但还是经常做火锅吃。于是心里的气又多了一分。吃饭时,一家四口围着长方形的餐台,老戴和太太坐一边,女儿戴安娜(Diana)和儿子戴斯民(Desmond)做另一边。女儿的名字是太太起的,她喜欢英国王妃戴安娜,翻译过来正好和老戴的姓相吻合。为此,戴太太很是为自己的机智自豪了一把。但老戴不喜欢,觉得俗气,多伦多太多华人女子叫戴安娜了,要是在太古广场大叫一声戴安娜,怕是要有是十来个女人回头。儿子的名字却是老戴查谷歌取的。中国人很少有叫Desmond。另外不仅翻译过来的姓和自家的姓吻合,连名字也透着文化劲。火锅在四人中间咕嘟咕嘟地翻滚着,戴太太就当没有老戴这个人。一会儿,给两个孩子加蘸料,一会儿给女儿和儿子捞火锅里的吃食。嘴里还不住地说, 斯民,安娜,多吃点,正长身体呢。被冷落的老戴心里的气越发鼓胀起来。于是老戴气呼呼地给戴安娜和戴斯民说起今天去商场给太太买劳力士无果的事情。老戴忘记了,女儿儿子一向都是太太一边的人。果不其然,安娜和斯民都帮着太太说话。起先是安娜和老戴争论。

安娜:”Dad, you have to respect mom. Not everyone want valuable things, “  (“爹地,不是人人都想要贵重的东西的啊,你要尊重妈姆!“)

老戴辩解:”我希望家里可以传承一些东西,不能等我们老的时候,没有东西留给你们。”

女儿:”You brought us up for us to go to university, isn’t it a good inheritance?“. (“你们把我们养大,供我们上学,不就是很好的传承吗?”)

老戴:“那不一样”

女儿:”what different?” (“怎么不一样了?”)

老戴:“诺,我来给你说个故事,去年我回国给你爷爷上坟,然后也去了我自己奶奶的墓地,你知道就是你爷爷的妈妈。看到很多墓已经荒掉了,有些年头没有人来看,怕是被忘掉了。安娜,我问问你,你知道我奶奶吗?我死后,你会想起我奶奶吗?”

女儿:”Of course not, I never meet her before. So what?” ( ”嗯,当然不会,我都没有见过她,但这又什么关系?“)

老戴:“这就是了,如果我奶奶当年送了我爸爸一块劳力士,我爸爸死前又传给了我,我以后再给你,你一定会知道这块表是我奶奶那里传下来的,那你不就是会想起我奶奶了吗?说不定会四处打听她的故事呢.”

女儿笑了:”So, you are afraid of your future generations would forget about you. Is it the middle-age crisis? “ (“原来是怕后人忘记你啊,中年危机?”)

老戴也笑了,女儿到底长大了,一眼能看穿自己的问题来了。想到此,老戴心里舒坦了一些。

但这时儿子斯民不知为何,突然面红耳赤,几乎要站起来。

他满脸怒气的怼老戴说:“早就想跟你说,你太强加自己的意志给妈姆了!”

他当然用的是英语,那个词叫Manipulate。斯民接着说老戴太Floating, 不是他心目中父亲的英雄的形象,说老戴自私云云。他又说妈姆根本不想在加拿大生活,是老戴逼着她来的。她如果留在法国,一定比现在幸福。戴太太早年在法国留学,留学回国后才和老戴移民加拿大。

老戴心里的气刚刚得到缓解,这时又腾地又升了起来。

老戴气愤地跟儿子说:“情况不是你想象得那样。妈妈是在法国留不下来才回国的,她不喜欢的是中国,而不是加拿大,我才没有逼她。”

但这些,儿子根本不懂,他只知道他的母亲英语不好,法语流利,一直抱怨加拿大的生活沉闷,想着都是老戴造成的。

老戴心里有些记恨妻子:“太太平日里的抱怨带来的是儿子对自己的怨恨和误解。”

儿子又说:“三年前姐姐上高中时,成绩稍微有下降,你就对她的责骂,骂她不上进,甚至说姐姐不如去死。“不知为何,儿子竟然把这件事联系到了老戴前些年对女儿学习的野蛮管教上。这是老戴的痛处。当年,老戴的一个朋友的女儿和安娜在同一个学校,同一年级。朋友的女儿的成绩总是比安娜高上积分,这让老戴十分不爽,骂了安娜不知多少遍。

老戴听到儿子提起这时,一时语塞,脸憋得通红。

最后儿子竟然说:“我恨你,一直都恨你,你只是我生物上的父亲,不是我真正的爹地。”说完,儿子愤然离开餐台,顾自上楼回他自己的房间。老戴气的无话可说。太太被吓傻了,愣愣地不知道如何是好。老戴有些怨恨太太怎么能把孩子带成这样,心想:”都是太太平时在孩子面前对自己不尊重,再加上对孩子的溺爱,造成了两个孩子对父亲的蔑视和仇恨。“

想到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说他不承认自己是父亲,老戴觉得惊讶,更多的是委屈。心想,本来是想给太太买个贵重的生日礼物,没想到却惹得全家不快,甚至连儿子也恨起自己了。老戴不禁眼圈红了。他颓然地推了碗筷,慢慢站起身离开了餐桌。

太太和女儿担心地齐声问他要去哪里。

老戴:”我去遛狗。“

太太和女儿知道,饭前老戴已经溜了狗,但也没有阻止他。

老戴牵了狗出门,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自己,这个家还是家吗?难道是到了离婚的边缘。老戴心里很乱,没了思路。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今天和女儿儿子的对话挺有意思,他对他们说中文,女儿儿子回他英文。他对他们说英文,女儿儿子却回他中文。以前老戴想不同,刚才突然想通了。他说中文流利,孩子们说英文流利,但双语双方的听力都没问题,激动起来吵架,讲究的是流利,所以就有了这个节奏。原来交流的节奏韵律比内容和语言更重要。是不是家庭也是一样,一天一天的日子看起来沉闷,但形式比内容好像更重要呢。想到这里,老戴的气就消了一半。但对儿子的不肖还是耿耿于怀。过后的一连三天,老戴也没有和儿子说话。但毕竟是一家人,一个屋檐下,一张吃饭的餐台。没多久,老戴一家又恢复的正常,劳力士到底没买,老戴又买了一个新款的iPad算作太太的生日礼物,他希望这次妻子不要再丢掉了,可以经常在自己面前用一用。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