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大陆新电影

Alex Ning发布

阳历2021年已经过了快两个星期了,操蛋的庚子年也只差一个月就要结束了,但新冠疫情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一波一波地高涨。好在寒冬腊月也没有地方可去,只有猫在家里赋闲。陋室虽然没有白乐天那红泥小火炉的情调,但温度却是比那个唐代好到不知哪里去了,可谓是”众里寻她千百度,你想几度就几度“。 猫冬在家,看看闲书、喝喝小酒、听听音乐、看看电影,再写点无聊的文字, 也倒是过的没有那么凄寂孤怜。连着三个晚上,看了新上演的三部大陆的电影,都不错,都有些感想,写下来做个记录。

《一秒钟》豆瓣评分:7.8

去年在油管上看了这个电影的宣传片,知道这是个一部关于放映电影的电影,让我想起了托纳多雷的《天堂影院》。自己年轻的时候,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天堂电影》是我最喜欢的电影,而且没有之一。特别是电影最后的一个情节,三十年后成名的男主人公多多,回来向他的忘年交,放映员艾费多做最后的告别。艾费多留给他一份礼物,原来是当初被镇上的检查员勒令剪掉的吻戏胶片。吻戏的镜头一个接一个的闪回,让我唏嘘不已。似乎我和男主多多一样,突然发现了自己已经理解了生命中的一切。张艺谋导演是现今中国最牛逼的导演,是不是可以给我一个中国版的《天堂影院》?基于这个想法,《一秒钟》成了我期待已久的一个电影。

过高的期望值,往往会给我们带来些失望。《一秒钟》是个一流的电影,很好看,很感人,也很有深度,但却没有到让我感到惊喜的地步。《天堂影院》和《一秒钟》都是想透过人们对电影的喜爱,而表现被政治压抑的人性的渴望。可惜《一秒钟》比《天堂影院》差了许多。

电影里的有两个情节让我记忆深刻。一个是男主张九声(张译饰)用刀胁迫范电影(范伟饰)把他女儿的一秒钟镜头一遍一遍的循环放。电影播放时张九声,把头伸出放映室的观察小窗口,反复看着他女儿的那一秒钟镜头直到播放完毕。范电影问他,女儿是不是那个争着抗面袋的女孩。张九声也不做答,依然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似乎电影还在放。身体在放映室,脑袋伸出窗口一动不动。过了许久,张九声才把头收回到放映室。我们看到他脏兮兮的脸上眼泪奔涌,不是顺着脸颊流,而是瀑布式的淌下。这一幕算是电影的最高潮最催情的地方。另一个情节,是对范电影的人格刻画。虽然他最后举报了张九声。引来工宣队把他逮捕归案,但也却也展现了他对张九声的同情和帮助。这才是真实的大众,屈从于淫威但人性未泯。

电影里的一些场景对于50后、60后,甚至70后,是非常熟悉的。比如电影开映前试片,大人举着自己的小孩伸手向上在银幕上投射手影。又比如大家扛着自家的凳子举过头顶,走过人群去往朋友帮忙占座的观影位置等等。我对电影里的一段铺满碎青石子的公路,印象特别亲切。我小时候家里住在城市的边缘,一出城就是郊区,还记得那段公路当时叫郑密(郑州到密县)公路,暑假和几个同学经常沿着这条公路到郊区三个大下坡玩耍。电影里的这条路和小时候的记忆一摸一样。

《一秒钟》里有些情节,模仿《天堂影院》的痕迹过重,而失去了真实性。比如,《一秒钟》里,观众跟着电影《英雄儿女》上的人物一起背诵里面的台词,和《天堂影院》一样。但中国的观众和奔放的意大利观众是不同的,无论是在大礼堂、电影院还是露天影院,中国观众一贯是内敛含蓄的。文革时,就那几部电影,大家看了一遍又一遍,台词早都记得滚瓜烂熟,但我们只会心里默念,不会读出声。

此外我对电影里反复出现的沙漠也感到有些突兀。沙漠是很能应景,也比较可以展现摄影师对画面感的追求。但有点让人感到做作。张导是想用沙漠来表征文革末期文化的贫瘠和人性的荒寂吗?如果是,那就真的令人失望了。

《除暴》豆瓣评分:6.5

《除暴》的故事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九十年代,罪犯原型是当时轰动一时的银行抢劫大盗张君。 电影一开始就说,1996年10月1日实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之前的1990年到1996年,全国发生了持枪抢劫银行的案件超过一万起,平均每天4.5起。九十年代的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纸醉金迷、人心骚动,下海经商人如潮水。电影对那个年代大陆城市的还原,勾起我不少的回忆。我2000年底移民加拿大,离开老家郑州的那一天是十二月九日。妹夫开车送我去火车站,刚开到火车站前的那条路(名字叫一马路),路就被封住了。隔着玻璃可以看到前方警车一辆一辆往前开。警车车顶,闪着红色的警灯,啸着刺耳的警笛。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我们只好绕了一大圈才进入火车站,险些误了火车。晚上,妹夫就打来电话说,郑州火车站附近的银基商贸城发生了持枪抢劫银行的大案。这就是郑州“12-9”银行大劫案。主犯张书海,他们的团伙在5年的历程中2次抢劫银行,一次电信局营业厅。共252万,杀1人。在郑州2000.12.9大案中一次抢劫208万。使用了爆炸手段,持猎枪。直到次年六月才抓捕归案。

电影里有个细节挺有意思,电影开始,罪犯张隼(吴彦祖饰)抓到人质往往会说给我讲个笑话,如果我笑了,我就不杀你。第一次的人质竟然是男主警察队长钟诚(王千源饰演)。电影快结束,张隼倒给他妈妈(鲍起静饰演)讲了笑话,说:“讲个笑话卑你听,小明买咗五仁月饼返屋企,阿妈骂他,衰仔,屋企四个人,买四仁月饼勿嘚啦!”。非常喜欢这个情节,不做作,真实流畅,但却动人。生活有时候就是一个笑话,哪怕是在你死我活的时候。

《夺冠》豆瓣评分:7.3

昨天晚上看的《夺冠》。刚刚要开始看,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这是一个从小在加拿大长大的香港朋友,问是不是打扰我。我说没有,正准备看电影。于是他问我什么电影,我说是《夺冠》。他的中文不灵光,认不了几个简体字。但他说:I know that movie. 然后给了我两个名字:陈可辛,巩俐。嘿嘿,我也是冲着这两个名字来的。不过比起陈可辛,我更喜欢他的夫人吴君如。比起巩俐,我更喜欢她所扮演的郎平。

《夺冠》挺好看,不是电影拍得好,是中国女排的故事更吸引我。尽管这个故事听过无数遍,看过无数遍,但遍遍都能打动我。更不用说根据真实故事改变的电影。这是香港导演陈可辛第三次导演根据大陆真人真事为蓝本的电影。前两次,一部基于新东方俞敏洪故事,《中国合伙人》;另一部是根据大陆人口寻亲故事而来的《亲爱的》。这两个电影都不错。这次的《夺冠》也不错,和那两部的水平基本差不多,看不到任何香港电影的痕迹。

据说电影引起了女排前教练陈忠和的强烈不满,陈忠和斥责电影歪曲中国女排的历史,故意把他塑造成搞笑的“丑角”,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眼球、追求票房价值,“谋取功利,金钱至上”。不过,这样的声音却给电影做了很好的宣传。电影里,年轻和中年的陈忠和分别由彭昱畅和黄渤扮演,我没有看出任何丑化陈教练的地方。倒是电影里年轻时的陈忠和颇为可信、可敬和可爱。彭昱畅也比黄渤演的到位。第一次看彭昱畅,是在自杀的电影人胡波导演的《大象席地而坐》里。他演的韦布让人印象深刻,这次在《夺冠》里,他演的陈忠和也同样如此。看到彭昱畅在电影里诠释年轻时的陈忠和,使人信服一点就是:任何人都有青涩的时候,但青涩不代表没有光芒。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