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有你的!

Alex Ning发布

有差不多一个月没有更新博客了,心里有些为自己的懒惰难为情。今天下午,天阴的很,是那种要下雨又下不来的难受状态。看着窗外灰色的天气,心里也是有些空落落的。突然想起上午在微信上看到一篇介绍关于草根诗人余秀华的文章,名字很长很俗,《她写性爱一炮而红,花15万休夫,高调表白李健:”我就是荡妇,你怎么着?“》。这么low的名字,大概是要博人眼球。但真是博得了我的那双浑浊的老眼。看下去,挺意外,是篇非常文青前卫的网文。看到最后,眼睛有些湿润,为这个脑瘫的诗人的遭遇,为她的勇敢,为她的才华,也为自己的猥琐。

本来这个博客想写的是跑步的感想,名字都已起好了,和上个月看的村上春树的那个关于跑步的散文集一个名字,就叫《当我谈跑步的时 我谈些什么》。但一落笔,就写了余秀华。干脆就此话题继续写下去了。

我不是个诗歌爱好者,但也多多少少读过些古代诗、现代诗。虽然说不上鉴赏,但也很有一些诗歌打动过我。特别是那些悲情悲壮、乡音乡愁、家园故国、孤独抑郁、情欲恋爱的主题。现在想想,那些美妙地拨动自己心弦的诗歌,无外乎三个要点:文字、意境和情感。五年前,网上突然翻炒起了余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铺天盖地的争论,各式专家的解读,让人逃不脱去读一下。我被吓坏了,诗还可以这样写,这不是有文化的流氓行为吗?没有精雕细琢的文字、没有风清月朗的意境,更没有忧国忧民的情感。但心里却被那些大胆的断句打动了:”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令我羞耻难当的是,我居然懂了余秀华,那个丑陋的、脑瘫的、淫荡的农妇。这哪里是写情欲,分明是写人类的孤独、分明是另一种呐喊,比鲁迅差一些,但却是草根大众的呼天抢地,不是知识分子的那种讲究修辞的故作深沉。但感动只是那一瞬,泪也只流了那一滴。随着余秀华的热度散去,我偶尔会在网络上看到她的一些文章,大多属于猎奇之类,但也知道了她的许多遭遇和故事。

今天再次看到了关于她的网文,不由仔细读了读。有了些我以前不知道的新故事披露,比如她的偶像是李健、她拿出15万和他的农民倒插门丈夫离婚、她在网上和网友对骂爱用脏字如:“去你妈的!”,“逼”,“屌”之类。这些我倒是没有太大的触动,她又不是坐在高档写字楼里或深宅大院里的“婊子”,只是坐在土炕上的一个脑瘫的农妇,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文字和她挺合拍,按现代的话讲,这是她的人设。没了这个人设,也彰显不出她的另类的诗人特质。

但文中的引用的另一首诗,又把我给彻底的征服了《或许不关于爱情的》:

 来,封我为荡妇吧,不然对不起这春风浩荡里的遇见 
我的野鸽子,你衔来桃花衔来杏花衔来炮弹
我备了酒备了背叛背了不死不归的决心
能让我在你身上找死吗?你的身体还如此干净
没有一口水晶棺材
我们有共同的情人:虚无,流逝,午夜里的红狐狸
我们雌雄同体,你有时候用女人的身体摩擦我
我偶尔用男人的狂妄摁倒你
这样的游戏只限于你我之间,不太好玩
走吧,我们去后山大干一场,把一个春天的花朵
都羞掉
至于前世我的逃脱我深表歉意
漏出了你的网,到现在我还是咸鱼一条
你不来翻动我,我就装死给这个春天看
你喜欢麦子,稻子,月光这些能养活人的东西
我不过贪喝了稗子酿的酒
就被你贬到这一轮的人世,这陌生的窑子里

尤其是那一句:”至于前世我的逃脱我深表歉意/漏出了你的网,到现在我还是咸鱼一条/你不来翻动我,我就装死给这个春天看". 这是何等浓郁美好的人类情感,是我看过最高级的情歌。我只能说,余秀华,有你的!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