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道》

Alex Ning发布

前一阵下载了几个电影,有想看的,也有不知所云但也有看画面挺对我的胃口的。昨晚上闲着没什么事,就到了杯,从坛子里捞了些自制的泡菜,下到地下室看电影。先看了《帕瓦罗蒂》,这部记录片是早想看的,看完只想说“好看”。但好像也没有太多的感受,只是觉得声音后边的这个庞大身躯散发着与东方文化完全不同的气息。电影看完,酒还有一些,就在硬盘里又扒拉出一个电影,看名字《这条路上》,觉得挺有意思,想着,等酒喝完了,电影看到那里算哪里。没想到,酒喝完了,电影也放不下了,不是电影好看,是有什么东西把我吸引住了,嗯,是电影里的那个日本诗人。

电影《这条路上》的日语名字叫《この道》,写的是日本国民诗人北原白秋(1885-1942)与作曲家山田耕筰一起合作创作童谣《この道》的过程前后的故事。日本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社会,《菊与刀》里面分析和描述了日本文化中大量的矛盾的现象,用“菊与刀”来形容,还真是贴切。尽管在日本这样的极度克制的社会里,白秋的情感和诗作仍然炽烈。后来在网上看了他的一些介绍,尤其的那一篇关于他的三次婚姻的文章,理解了他的两种诗作:情诗和童谣。情诗的大部分是写给他的第一个情人(后来短暂成为她的第一任妻子)俊子(苏菲)的。当时俊子是有夫之妇,并有一个襁褓里的孩子。电影一开始,就是白秋身穿和服,衣冠不整地躺在俊子的腿上,说着一些情话。然后,孩子哭闹,俊子哄孩子。白秋说孩子一定是饿了,要俊子奶孩子。好一个年轻小家庭的温馨场面,让我觉得这应该是一家三口。突然画风转了,原来白秋爱上的是人妻。北原白秋在日本家喻户晓,他的故事可能一点不会让日本人惊讶。但对于我这个日本文化的白痴,着实让我下了一跳,原来人妻之恋在日本还挺有渊源,连有国民诗人之称的白秋也是其中之一。诗人因此惹上官司获罪入狱,虽然经由亲友斡旋免于刑事处分,但诗人也因此抑郁,正是在这崩溃的边缘,白秋写下了最优秀和高产的情诗。这些情诗明里暗里回忆着他和人妻俊子之间的强烈情欲。看了这些诗句,如“你回去的清晨听石板路上清脆的脚步声,雪像苹果的香气般落下”, 就知道这是真爱,俊子是白秋的最爱。我有些好奇,这些吟唱不论之恋的诗作竟然在日本广受欢迎,不说是洛阳纸贵,但从国民诗人的称号就知道白秋在日本的诗人李的地位。

与第二任妻子江口章子的婚姻也是奇葩, 两人结婚五年,章子出轨一报社记者,两人婚姻就此结束。期间章子还出过一本诗集,其中有写给情人的诗,算是个文艺女子。可惜后来章自暴自弃,入了妓女户,抑郁而终。和第三任妻子佐藤菊子结婚时,白秋已经34了,生活终于稳定下来,可能男女之情没有那么热烈了,少了许多这方面的诗作。幸运的是,他和菊子生了儿子,他的感情全都寄托给了他的儿子,这也成就了他的童谣的写作。感情丰富的人,总要有一处来寄托他的情感。看了白秋的诗,挺喜欢。白秋只活了57岁,由于糖尿病,最后眼睛瞎掉了。从网上找一首《单相思》:

洋槐树的一树金红,
披着傍晚的秋光飘零。
我裹着单恋的睡衣耽忧,
在江边伴着牵引船逆水攀行。
四下犹闻你温柔的叹息,
啊!四处飘零这洋槐树的金红。

洋槐应该生出白色的花朵,这里的金红显然是在落日里的颜色喽。

网上评价白秋的诗作:日本象征主义诗人,诗风清新多彩,旋律轻快,注重情绪与官能的调动对物象描写产生的作用,带有浓郁的唯美主义颓废情调。他的诗语汇新活,措辞自然,被誉为“语言的魔术师”。

下边是童谣《这条路上》:
这条路我何时走过?
啊,是啊,是啊,那年金和欢花
正盛开着。
这座山丘我何时走过?
啊,是啊,你看,白色的钟楼
高耸着。
这条路我何时走过?
啊,是啊,曾和妈妈一起马车中
摇晃着。
那朵云我何时见过?
啊,是啊,山楂树的枝叶
低垂着。

歌很好听,放浪兄弟主唱的《この道》在网上随便都可找的到(下面是油管的,国内看不到)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