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美国大峡谷:RV . 露营 . 徒步 (五)羚羊谷 . 马蹄湾

Alex Ning发布

昨天晚上六点多离开拱门国家公园时大家都饥肠辘辘。于是大家决定不在RV上做晚饭了,而是在Moab镇找一家麦当劳。小乐和科里是最欢欣鼓舞的,虽然RV上的饭菜十分奇特,但他们毕竟是吃着麦当劳长大的,所以对于这类“资本主义”的垃圾快餐有着深厚的情感。三个男人点的都是巨无霸汉堡套餐,两个女子则是鱼肉汉堡套餐和冰激凌,小乐还点了一大堆炸鸡块。很快食物摆上了我们的圆桌上,好家伙,薯条、汉堡、炸鸡块,一大堆黄澄澄的油炸食品,加上冰块里的棕色可乐柠檬茶,白的刺眼的冰激凌。五人看的眼都直了,连话也懒得多说,蜂拥而上,一阵大快朵颐。特别是科里,一下子喝了三大杯可乐,临走还又去加了满满的冰块,上面浇上柠檬茶。哈哈,RV的健康食品完败于资本家创造的垃圾快餐!

吃完麦当劳,天已经大黑。我的近视镜的腿断掉了,只剩下一个近视墨镜可以白天开车。所以晚上只有吉姆开夜车。赶往下一个目的地羚羊谷,有437公里的路程,RV又不能像自己的小车一样开的飞起,少说也要四个半小时的路程。吉姆心里也十分担心自己的体力,于是叫上语言功能强大的小乐陪聊,又让我做他的DJ。RV的音响系统没有蓝牙,接不上我们手机上的音乐,好在我带了一个蓝牙小音箱,于是把小音箱放在驾驶座的边上,我把手机里的歌曲放给司机吉姆听。小音箱毕竟不是车载的,所以,也只有司机的位置可以听的清楚,我坐在第二排,听的断断续续的,不一会,我就被我自己放的音乐给忽悠睡去了。迷迷糊糊听着小乐和吉姆的对话,好像有一阵他俩还停了下来,说是看看《阿甘正传》里的那个纪念谷。后来知道,小乐陪着吉姆聊了四五个时。我们到营地时已经十二点半了。

昨天中午我们吃午饭的时候,小乐就给营地打了电话,但电话那头说没有找到小乐的预定信息。吉姆只好用科里的手机重新再订,这次算定了下来。小乐十分不快,说上次预定的时候不能通过网上订,只有打电话,开始没人接,接了又不好好说话等等。

到了营地Page Lake Powell Campground,办公室已经关了门,到处黑乎乎的,我和Jim只是插上电而没有接上下水,怕再被冻在营地上,或是再来个水漫金山。

3月13号,星期天,这是我们此次旅行的第六天。今天挺轻松,只是看两个景点,没有安排徒步。Page Lake Powell营地,是土著人开的房车营地。我早上起床,去营地办公处兼商店,大门紧闭,但旁边门上写着一周的工作时间,七点晚上九点的样子。现在是八点四十,应该是开门的,推门门锁着。再仔细看,玻璃门上挂着一个牌子,上边是个打印出来的钟表模样,在九点十五分中间画着一个记号,说有事外出,要到这个时候才会回来。这时,有两个白人游客过来,看了看,抱怨说,不是说的七点开门吗?然后摇摇头走开了。后来终于看到营业员,胖胖的亚洲人模样,皮肤黝黑,知道是土著的印第安人,问她问题,她非常友好地笑着回答。

羚羊谷有上羚羊谷和下羚羊谷之分。上羚羊谷的景色据说更美,虽然票价贵一些,但确实一票难求,我们成了团之后,里出发也就一个月左右,上羚羊谷的票已经售罄,下羚羊谷也不多了。小乐和吉姆订了三个时间段的,一个11:15,三个12:15,另外一个是12:45。中午十分,阳光很好,是看羚羊谷的最佳时段。

早上九点多在营地吃早饭时,商量几点到那里,结果发现我的手机时间和他们几个的错一个小时,我当时显示的是九点,他们的手机已经十点了。今天是北美夏时制的第一天,去商店碰到几个老外,问之都说这里是亚利桑那州,和其他州不同,没有夏时制,按说这里和犹他州的时区一致,都属于山区时区,但到了美国加拿大大部分州实行的夏时制时,亚利桑那州就显示出不同了。小乐查了查景区的说明,说景区跟随山区时间,于是我们按照犹他州的时间十一点到那里。进了售票处,才知道这里是按照本州的时间,我们早到了一个多小时。进到景区办公处上厕所,看到有一个非常小的商店,顺便买了明信片,一刀半一张,比其它景区贵出一倍。RV上,我们决定五人的参观时间段,科里第一个,我最后一个,他们三个人12:15去。

科里走后不久,小乐、温蒂和吉姆也离开,我写日记。说是行程一个小时,等科里回来,已经十二点半多了,我赶紧赶去。去前,科里激动给我说,景色十分优美,导游一个一个给照相,用panorama的方式照出来惊人漂亮。他让我看了看,确实和网络上那些一样,根本不用滤镜就非常惊艳。

轮到我去,景区让八人组成一组,一组配一个导游。我们导游是个小伙子,戴着口罩看不大出模样,但从眉眼看,是个挺精神的亚洲人模样,皮肤黝黑,头上包着蓝色头巾,头发在后边用布裹着,粗粗地硬挺挺地搭在他的灰白色牛仔上衣的背后。他说着一口标准的英语,自我介绍叫伊莱,后来看他名片知道拼写是Eli。他说了不少他们印地安人的事情,其它没有听的太清,但有一点说到婚姻的事情,说一个家庭里的第三个孩子之后,兄弟姐妹就可以成婚之类的,组里的几个白人惊得嘴张大老大。

这个是我们的导游伊莱

我们一行八人,五个是美国本地的中年女人,来自美东南的一些州,好像是弗罗里达。另两个是来自西班牙的一对年轻夫妻,两人英语不太灵光,但人却非常友好,让他们帮忙照了不少的照片。五个美国妇女中的一个恐高,她的一个同伴在前搀着她,另一个同伴在后拽着她,就这样磨磨蹭蹭极其小心缓慢地下到了谷底。脚一落地,恐高的那妇人长出一口气,此时她已满头大汗。大家不自觉地给她鼓起了掌。

一个小时的行程结束,让我们走了两个小时,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于是给了五元小费。回到车上,看到小乐十分不快,她直说太商业化了太商业化了,一个一个接着照相,就是个到此一游,完全失去了探险的乐趣。我倒是有不同的意见,觉得还不错,景色确实让人心旷神怡,比想象得还要惊艳,挺值的。

在车上吃了简单的午饭,开车往马蹄湾开去。

科里给小乐照相,背后就是万丈峡谷

到了马蹄湾,停车收费,小车五元,RV十元,觉得不贵。听说这里以前是不要钱的,现在修个停车场就开始坐地收费哈。马蹄湾是科罗拉多河的一个拐弯处,正好形成了一个马蹄形,我来之前没看过,以为就是那么回事。从停车场看出去,都是长这些低矮植物光秃秃的沙漠,沿着一条小道,不少的游人。等到了近处才看出马蹄湾的震撼来,科罗拉多河的河谷足足有上百米深,看资料,河谷最深处一共910米。从河谷的上边看,科罗拉多河水碧绿,像一条玉带绕着中间的一个高台土柱蜿蜒流过。一是没想到这么深,而是没想到河床这么宽,三是没想到和水是深绿色的。站在高高的河谷的最上方的沙漠边,只有少数地方有铁栏杆,其余之处没有安全护栏,看起来十分险峻。科里往边上走去,站在河谷边的石崖上,再过几厘米就是万丈深渊,我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对他喊道,快下来。倚老卖老地像唐僧一样,又谆谆嘱咐他们俩,美景虽然好看,但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小乐和科里根本听不进去,在悬崖边上照了不少的照片。

离开马蹄湾,我们驱车前往这次旅行的最重要的目的地大峡谷国家公园,在这里我们要走一个此次旅行最长的徒步道 — 光明天使徒步道。

我开车,四个小时左右,大多数路限速65英里,也就是105公里,我把车开的102公里。公路是双向的,时好时坏,还算好开。但是声音太大,遇到欠修的路段,更是上下颠簸,左右摇摆,而且自带轰鸣的配音。让我觉得自己不是再开RV,而是工地上运输沙石、土头土脸的中老年民工。快到目的地时,太阳开始下山,因为我们一路向西,夕阳非常刺眼。RV的座位不能调高度,我的个子又小,把前挡光板拉下,也挡不住阳光的关注。副驾上的吉姆试图把挡光板拉到斜角,一点也无助于事。黔驴技穷的吉姆竟然拿了片纸张来堵阳光,结果让我赶紧制止,阳光是堵住了,但我的视线也堵住了啊,嘿嘿。吉姆和我都笑了,说这RV是专为高个洋人设计的,对我这个亚洲小个子就是设计歧视!

快七点,我们一路上波,不一会终于从沙漠进入到一处茂密的林区,看到有牌子写着大峡谷国家公园。再过一会,看到了大峡谷公园的入口售票处。售票处是个小小的房子,房子两边一进一出两条路,每条路有两个入口。我们停在门口拿了几张地图就进去了。在一处观景台稍作停留,看了看日落就又开车往我们的营地开去。

赶上了大峡谷的日落时分

吉姆订的营地是Mather Campground, 营地号184,在Juniper Loop的最后一端,这里离厕所挺近,这是吉姆订这个号的原因。我们所有的营地都离厕所近,并且离路口近。离厕所近,是方便女士如厕方便,毕竟她们不能用星光厕所。离路口近,是方便司机,我和吉姆是房车司机新手,停车和倒车是我们的短板。

这个营地不是Full Service, 所以进营地前,照例要先把黑水灰水排掉,再加入城市用水。加水时,没有感到冷,但看到地上的积雪,知道这里仍然是冰点的状态。

过了上下水站,到我们的营地环形小道,两个路口,我们在末端的路口。小乐说开到那个路口再停,大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这时司机已经换成了吉姆,他把车开过去才知道这个馊主意。几乎所有的营地环形道都是单行的,“倒行逆施”对于小车还算可以,但对于房车,嘿嘿,掉头难死!道理相通,个人的违法违纪即使带来伤害,但大多几率小,而且伤害不大。但一个群体,特别是大的群体或是国家,如果不按规则办事,多半会世界大乱,酿成平民悲剧。不是规则不合理,有可乘之机;就是有人故意为一己之利破坏规则。这次的俄乌战争是个典型的例子,所有国家都应参与检讨一下世界的规则或是我们各自国家的行为,不要一味指责他国的不是,这和做人的道理其实是 一样的。嘿嘿,我多嘴了!

到了营地,大家都饥肠辘辘,开始做饭。我先把所有的大米都给焖上了。温蒂和小乐负责准备食物,烤牛排、番茄汁大虾、焖烤芦笋和孢子橄榄、剩下的奶酪和西式香肠。吉姆做火夫,今天是我们可以点篝火的第三个晚上,也是最后一个晚上,篝火木材还有两捆,必须烧完。科里洗完碗杯,我焖上米饭,出去找小树枝和松针来给吉姆做引火。营火很快升起来了。吃饭时每人都戴上了头灯,有点野外的意思哈。半轮月光很亮,挂在高高的缀满星星的蓝黑色天空上。野餐桌边就是熊熊的篝火,篝火不远处是大片大片的积雪。五个人,不见身体,只见头灯在篝火、雪地、野餐桌和营车之间做着布朗运动,如果我们是另外一个高级生物的创造物,他在显微镜下看到我们五个SB的活动,一定会哑然失笑。大家喝了不少酒,啤酒、白葡萄酒和龙舌兰。吃完饭,科里突然说肚子非常痛,大家赶紧让他去休息,怕他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到了半夜,躺在我边上的科里拼命的咳嗽,他说他的痰里有血丝,把我吓得不轻,一夜也没有睡得安宁,十分惧怕他再次突破性地感染上了Covid 19.

大峡谷公园雪地篝火头灯野餐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