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 (五)

Alex Ning发布

  • 沃特顿湖国家公园

十月三日,我们这次旅行的第十天,我们离开弗尼(Fernie)这个是BC省的小山城,开往去阿尔伯达省的沃特顿湖国家公园。维基百科上这样描述:

“此国家公园毗邻美国蒙大拿州的冰川国家公园,是加拿大四大国家公园之一,建立于1895年,并以沃特顿湖命名。公园面积达505平方千米,包括崎岖的山地及其它自然景观。公园作为沃特顿-冰川洲际和平公园,因其特殊的气候特点、地形地貌、高山草原交界和海洋水文分水岭,于1995年被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它们均具有独特的观光价值和为数众多的动物群和植物群。沃特顿湖是加拿大落基山脉最深的湖泊。”

路上平原上的风车

这家公园一半在美国境内,一半在加拿大境内,而且都是各自的国家公园。沃特顿湖的大部分在加拿大境内,加拿大的公园里有徒步道可以到美加边境,美国的公园里也有徒步道可以到美加边境,并且有一条徒步道可以穿越两个公园,可惜现在美国对加拿大人的陆地边境是单边关闭状态。

到了阿尔伯塔省境内

离开弗尼镇,很快我们就到了阿尔伯塔省的地界,又很快出了群山,到了广阔的平原。阿尔伯塔不愧是牛仔的家乡,路边养牛的牧场越来越多,科里的朋友告诉他阿尔伯塔的牛肉有时比鸡肉还便宜。从3号高速转到六号高速不久,我们碰到四个骑着大马的牛仔,神气地赶着百十头的黑牛,拥挤在我们的前方。所有的车辆都停了下来,等着牛群经过。一些老牛,哞哞地叫着,嘴里流淌下白色的粘液,不是回头,似乎在找寻它们的小牛。其中一个牛仔看起来十分年轻健壮,带着毡帽,和电影里的牛仔形象很搭,我和科里照了不少照片。弗尼镇(Fernie)离沃特顿湖国家公园只有160多公里,但我们走了差不多两个半小时才到。

偶遇牛仔和牛群

离Waterton还有五十多公里时,仍然看不到大山,只是一些起起伏伏的丘陵,心里想,不会是平原上的一个公园吧。离目的地还有十来公里,才开始有点进山的意思,心里有些失望。山看起来光秃秃的,没有太多的绿意。别说和太平洋沿岸国家公园比,就是比贾斯伯也差得远。是我们的预期值太高了吗?

进了公园的大门,门票是成人/家庭/群体一律20刀,估计就是一个车20刀。问守门的胖胖的白人女子,营地如何订,她说到露营地门口了订就行了。看来露营地只是公园的一个部分,这和大部分的省立公园十分不同。国家公园,公园门票和露营费用分开交。而省立公园的露营费用则包含了公园的门票。

一对年轻白人夫妻带着两只纯白色的萨摩耶,还抱着他们的孩子

过了山门,风景开始好了起来,开了八九公里,就到了公园里的一个小镇,没有班夫和贾斯伯大,和布鲁斯半岛的小镇差不多大小。小镇上几乎没人,也没车辆,静悄悄的十分冷清,科里说像是个死城,他是《行尸走肉 (The Walking Dead)》的铁粉,电视剧看多了。营地就在小镇边,把车停在了露营地门口的停车场,然后去订营地,门口的白人小姑娘说C营区有些树荫,D营区挨着湖边。我说那就C营区吧,然后想了想改了主意,还是选了挨着湖边的D营区。她给了个10号营地,开车进去,看起来所有的露营点都没有什么树,10号营地一棵树也没有。但我们看到隔壁的一个14号营地有几颗松树,就和科里商量说,回到入口处问一下,可不可以把营地改到14号。开车过去,科里一问果真可以。这时才下午两点多,两人都不饿,就开车去了进门时的那个漂亮的绿色建筑。这是一家看似高大上的酒店加餐馆,威尔士王子酒店(Prince of Wales Hotel), 它是公园的地标,建在一个高高的山坡上,红绿相间的四五层建筑,非常好看。维基百科上说:“威尔士酒店是加拿大最大的铁路酒店之一,建于 1926 年至 1927 年间,由美国大北方铁路建造,旨在在美国禁令时期吸引美国游客。 这家酒店于 1927 年7月开业,是加拿大唯一一家由美国铁路公司建造的大型铁路酒店。 这家酒店以威尔士王子(后来的爱德华八世国王)的名字命名,这是为了诱使他在 1927 年加拿大之旅中留在酒店,但王子却住在他自己附近的位于阿尔伯塔塔省佩基斯科的牧场。 该酒店于 1992 年被指定为加拿大国家历史遗址。”

威尔士王子酒店

把车停在酒店的停车场,步行到面向沃特顿湖的悬崖边,风很大,风景绝美。一对年轻白人夫妻带着两只纯白色的萨摩耶,还抱着他们的孩子,孩子很小,特别是在大山大湖的映衬下,更显得像只小猫。我和科里猜测孩子只有一岁左右,很怕这对年轻人一不留神,小家伙就被大风吹跑。

有点饿了,回营地做饭。路过小镇,绕了一小圈,看到一家屋子前有两只驯鹿在悠闲地吃草,听说夏天时,很多鹿在营地周围,它们一点也不怕人,露营者可以和这些小鹿亲密接触。把车停在自己的营地里,天气晴朗,没有必要搭雨棚。开始做饭,今天是蒸米饭,西红柿辣椒豆皮炒蛋。

我们的营地

吃完饭,我们想找个地方钓鱼,试了半个多小时没有咬钩。回去,开车湖边乱逛,水非常清澈,山上全是石头。傍晚,我们试图走一个2.8公里的徒步道Bather Trail,走了一小段,觉得天快黑了,有点担心熊,就又走回来。刚刚回到入口处,一个四十多岁的白人女子从远处的徒步道回来,问她这条徒步道远吗,说不远,一个多小时吧。其实整个徒步道一共十二多公里,第一个目的地Lower Bather Falls是2.8公里。问她一个人不怕熊吗,她说不怕。又说她丈夫忙着其它事,她就自己一个人去了瀑布。熊没有遇到,倒是遇到了五六只驯鹿。听口气,没遇到熊,她挺遗憾的。我和科里面面相觑,觉得十分没有面子。

傍晚的沃特顿湖

又开车去了威尔士王子酒店所在的山后的湖滩,鹅卵石很多,风景也是非常美。仅仅遇到了两三对游人。我和科里在一块临湖的巨大石头上照相,巨石像被刀割的,一层一层斜着,两颗小树竟然长在了石缝里,这时已近黄昏,天上的云有了淡淡的红晕,小树的黄叶被暖暖的秋风吹着,哗哗地低声唱着,美!从巨石往回走,闻到一阵异样的味道,问科里这里难道还有臭鼬?他说这是大麻的味道。果真看见一对年轻白人躲着小车里鬼鬼祟祟的样子。他们听到我们的对话,其中的小姑娘伸出头向这里看,白皙粉嫩的圆脸上,露出一丝孩子恶作剧般的笑意,样子倒是很可爱的样子。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小伙子也就二十左右,这个瘦瘦的年轻白人男子长得些颓废,心里为那个小姑娘可惜,一朵鲜花插在了不该插的地方。

码头小景

路过镇上唯一的加油站,进去看了看。里面卖一些公园的纪念品和T恤之类。然后又去了停船的码头,空空的,已经没有私家小船,白色的不大的商业游船还停在那里。码头在湖的一个湾里,邻着一个小公园,曲曲折折修整的像街头花园,石板路上有些圆圆的黄铜地标,直径一米左右,上边镌刻着:世界和平公园。还有一些竖着的宣传图窗,没有看,这些东西,网上太多了。

回到营地,做晚饭,晚饭是汉堡包,这是我们这次旅行期间第二次吃汉堡包,做了三个,一人一个半。我们营地的野餐桌在一颗老松树下,照例把圣诞节的灯饰挂在树枝上,正好在餐桌正上方,用来照明野餐桌非常棒。一个白人路过,笑着对科里说,圣诞节快乐,哈哈。

准备晚饭,圣诞灯饰

没想到,吃完饭发现我们D营区的卫生间和洗澡间关闭了,在洗澡间的门上说因为疫情把卫生间关闭,去要去G营区的洗澡间。那里离我们差不多一百多米,实在有些远了。吃完饭去洗澡,看到每个营地都黑黑的,但沿湖的小道上有路灯。看到有人在黑夜里的野餐桌上用电脑。科里说这是他住过的最城市化的营地,一点不像在野营,倒像是多伦多某小区里的公园。洗澡间看起来很好,但热水时热时冷,是我们这次旅行里的五个公园里的热水最不好的一个。

今天晚餐是汉堡包

我们旁边的营地是一对老年夫妻, 他们的车是雷克萨斯350 SUV,后边又挂着一个小的露营车。露营车门开着,我看到车里的空间很有限,床很小,也很乱。白人老先生有七八十岁了,络腮胡已经全白,看起来非常善良,像个艺术家。他太太瘦瘦高高,穿着蓝色的外套,不时和我们打招呼。科里发现他们的车牌也是安省的,白人老人问我在哪里住,我说多伦多,他又问哪个区,我说北约克。他说他月底万圣节要去密西沙加。傍晚看到另一对胖胖的老人带了食物来访问他们,比白胡子老头这一对年轻很多,我猜想应该是他儿子儿媳,但科里说不像,应该是结伴旅行的一对朋友。第二天早上,又看到那个男带了吃的来访问他们。

除了是世界文化遗产,并命名为第一个国际和平公园外,沃特顿湖国家公园还被评定为世界第二大暗夜国际星空保护区(international dark-sky preserve),也是” 人类最容易达到的暗夜星空保护区 “。你能仅用肉眼就能看到整个天空被银河形成的巨拱笼罩,星月交辉光华涌动,简直就要从天际流淌下来。可以我们露营的那晚,天上有薄云覆盖,只能隐约看到些许星空。

晚上九点多就睡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醒来。今天没有计划跑步,我先去洗了澡,回来时科里已经一个人把车里的床铺全部收拾好了,然后他去洗澡,我来准备吃的:煮了咖啡和茶,煎了四个鸡蛋,又煮了燕麦粥,开了一包榨菜。一切做好,科里还没有回来,知道他蹲在厕所里上网,给他打电话,让他快点回来,怕粥凉了。

2017年大火毁掉了38%的山林

九点多离开营地,走之前,去了卡梅伦湖(Cameron Lake),这个湖和沃特顿湖一样也是跨了加美两国。沃特顿湖省立公园在四年前被山火烧掉了三分之一多,这是为什么我们进山时,没有看到郁郁葱葱的青山。据说80%的徒步道受到了山火的影响。去卡梅伦湖的路上,我们看到一片一片的松树被大火烧成了黑色的剪影,不过倒是另一番别致的景色。卡梅伦湖不大,和露易丝湖大小差不多,颜色也是那种翡翠蓝,长长的码头已经没有船只,游人也不多。中途看到两个校车载着很多中学生来这里徒步。十点我们驱车离开沃特顿湖国家公园,往下一个城市萨斯卡通省的凯雷 (Carlyle)行进。

卡梅伦湖
  • 萨省卡莱尔,安省雷湾

按照计划我们今天住在萨斯卡通的小镇凯雷(Carlyle),昨天科里已经订了那里的酒店Ramada, 看起来不错。一路平原。路上看到两只被撞死的大型动物,像是大马鹿。中间在Lethbridge 和Regina的Costco加了油,买了热狗、炸鸡和薯条。天黑了以后,科里开车。这是这次旅行中他第一次开夜车,我有些担心,怕撞上动物,想让他跟着一个车走,但路上车很少,跟了一个车,但那车很快到了目的地。

晚上九点到了凯雷,非常袖珍的一个小镇,才5.6平方公里,但它却是是萨省东南角的最大城镇了。入住Ramada酒店,房间在一楼,106,房间一个门对着楼内的走廊,另一个门对着停车场,装车卸车非常方便。房间很新,有一个小厨房和小的吧台。赶紧做了饭,方便面、罐头和一包花生。吃饭时,两人喝了不少酒,一夜睡得非常熟。

在凯雷的晚餐

第二天,十月六日,也是我们西行的第13天,早上不到七点醒了,出门跑步。小镇和中国大点的高中一样大小,跑了一公里已经到了小镇外边的一个露营地。这里应该是私人的露营地,有一个非常大的儿童乐园,还有一个戏水的游泳池,现在池子里已经没有水。营地没有见到房车和帐篷。小路跑到头,没有了路,只有穿过一片荒地,到了对面的石子路上,就是那种汽车一过,就掀起一公里的狼烟的那种砂石土路。路的两边都是麦田,路过一个农舍,里面的狗凶狠的叫了起来,听起来还不止一只。心想一定是个大型恶犬。心里有些慌,跑过农舍,还不住往回张望,怕农舍主人放了恶犬出来。当然荒郊野地,也怕有野狼之类的动物跟随。又跑到一家农舍,里面圈养着三头牛,一公两母,都体型巨大。见我跑近,它们也吓着似的也跑了起来。心想到底是乡下的牛,没见过跑步的城里人,嘿嘿。终于跑到高速路上,柏油的,在路肩上跑,感觉好了许多,不怕动物了,也没有石子膈脚,但大卡车一过,把我的棒球帽子给吹跑了,拾起来继续跑。后来,每当有卡车驶过,我就把帽子脱下攥在手里,也许司机看到,还以为这个跑步的傻逼挺懂礼貌哈。心里这样想着,脸上浮起一些贱贱的笑意。

我跑过的沙石土路

跑回镇里,到最主要的那条街道,Main Stree. 只看到两个人,一个是年轻的白人女子去开她路边店的店门。一个白人老头,坐在一个旧咖啡馆里喝咖啡。旧咖啡馆的屋里飘来隐隐约约的乡村音乐。街道中间立着一排路灯,造型奇特,上边写着一些人的名字或是家族的名字,想必是这些人捐了这些路灯,查了查,一共有几十上百个呢。

回到酒店房间,洗完澡,吃了酒店提供的早餐,发完朋友圈的跑步打卡,十点上路,设了GPS, 先说是七点多到,然后是八点多到,最后变成了九点左右到,这是因为跨了三个省,有两个小时的时差。

到温尼伯之前,看到不少的油井和咸水湖,也看到了一直被撞死的棕熊和黑熊。终于看到了熊,虽然是被车撞死的。两点十六分到了温尼伯的一个Costco, 加了油,买了热狗和炸鸡,边吃边继续往安大略省开。刚出温尼伯城里,以前国内的一个学生,热情邀我到她温尼伯的家里坐坐,因为忙着赶路,我婉言谢绝了。三点科里跟Quetico安省省立公园打电话说我们可能晚上八点多才能到营地,营地工作人员说,营地八点下班,但可以自行入住,带电的营地费$43, 把现金放在信封里,填写入住信息即可入住。听到此,我们放心,今晚不会没地方下榻了。

和山火后的树林合影

越走天越黑,到了快要从一号高速转往安省622高速的时候,天已经快八点了。那么到Quetico省立公园就是九点,公园里黑灯瞎火,又有黑熊出没,而且第二天一早又要赶路,什么也干不了。于是我们决定今晚不去这个公园露营了,而是沿着17号公路,直接开到安省的雷湾(Thunder Bay)。科里很高兴,其实他是个城里的家伙,不喜欢在荒郊野地露营。他马上在网上订了一家雷湾的酒店,还是Ramada酒店,机场附近的那一家。晚上十点我们终于到了雷湾。这个Ramada酒店巨大,但设备非常破旧。没想到,我们入住时停车场竟然已经停满了车辆,并且还有不少的人陆续登记入住,今天可不是周末,而且已经十点多了,感觉有点怪。不过这一路太漫长,两人都已经十分疲惫,吃了点东西,洗洗就睡下了,明天准备去安省的苏必利尔湖省立公园(Lake Superior Provincial Park)的阿嘎瓦湾(Agawa Bay)露营地露营。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