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 (三)

Alex Ning发布

游记刚刚写了两篇,电脑就罢工了,只有停下来先修好电脑再说。今天终于把笔记本彻底重装了系统,看来好一点,游记继续。

  • 登硫磺山 – 趴惊喜角 – 走强斯顿峡谷

出门西行到第五天,也就是9月28日。早上七点,天还很黑,我却彻底醒了。屋外房檐下的圣诞彩灯把屋里映衬恍恍惚惚,像是过节。灯我们昨晚挂的。每到一处露营地,我们都会把那串彩灯挂起来当成照明和标志,以免黑灯瞎火的野外营地去厕所回来,错进了别人的帐篷,嘿嘿。坐在床上愣了一会神,我决定从露营地跑到班夫小城喝杯咖啡。科里也起了床,我把自己的想法和他商量,他觉得昨天徒步了不短的时间,他还是走路去城里。我们约好在那里的Tim Horton见,其实我们并不知道哪里有这家咖啡店,但心想既然在加拿大的地盘,Tims肯定会有。科里看了看天气,七度,我觉得还行,就穿了短裤T恤,加上一个薄薄的跑步防雨夹克出了门。

在班夫城边跑步

出门没有觉得冷,温度正好是跑步的温度。跑出营地往右拐,是Mount Tunnel 路, 跑了两公里,还没到城里,就往回跑,看看能不能碰到走路的科里。跑了不远就看到科里走过来。请他给我拍了照,录了像,好在朋友圈炫耀一番,看看咱在神仙地班夫跑过步。告别科里,我继续往前跑,他则继续走路。Mount Tunnel路到城里就变成了水獭大街。班夫的大街小巷除了最主要的班夫大道,其余大多都以动物命名,倒是很特别。本来想好,到了麋鹿大街往右拐,过了菜店IGA再说. 我觉得跑的不够,临时改了主意一直跑到城的最后一条街水牛大街,然后往回拐,路过了一个Tim Hortons, 在一个看似生意很淡的建筑的一端。远远地看,门面很小,似乎还没有开门,或是已经不开业了。到了IGA也没见到其它比较大的Tim Hortons。因为图轻松,没有带手机,心想这下糟了,和科里失联了。小城很小,来回跑了几条街,突然看到一个很像科里的身影的亚洲男人,头发一样的短,方脸,蓝色外衣。想打招呼,但安静的街道也不好喊出声。走进一看,却不是科里,应该是个本地的土著,他们和咱们中国人长得一样。再后来碰到一个黑人当地女子,她去上班的而路上,问她咖啡馆的地址。她特耐心地给我指了又指,应该就是路过的那个。于是又拐回来往那儿跑。终于有见到了科里迎面走来。他看我穿的单薄,让我先跑去店里买杯热咖啡。我没带钱,他借给了我二十。等跑到咖啡店的的正门,才看到门面还是挺大的,人也挺多。一辆全涂成鲜红色的大卡车,上边写着,Tim Hortons, Canadian Coffee. 算是在这个世界各地游人集中的地方宣传了一下自己的品牌。但我想,和Future Shop当年一样,她现在它已经卖给美国当童养媳了,是个冒牌加拿大货,嘿嘿。

硫磺山上览群山

到了咖啡店,内急,先去厕所。正蹲着坑,一个白人小伙子推门进来,两人都十分尴尬。他退出后,我仔细看看门口的一行提示,说要使劲按一下门锁才可以锁上。我使劲按了又按,但还是锁不住,试了若干回,也不好使。只好作罢,坑蹲了一半就作罢了。出门,科里来了,两人找了地方坐下,他要了咖啡和一个百吉饼(Bagel), 而且是芝麻加黄油,竟然和我太太的爱好一样。记得他以前说过,他不喜欢英式松饼(English Muffin),而是喜欢百吉饼。这玩意硬硬的,像是中国北方得冷馒头。我笑科里说:“你倒像是中国西北的汉子,喜欢吃馍。”也不知他懂不懂什么叫馍。我喝完咖啡,把剩余的零钱还给科里,然后就跑回去。我担心科里不知道回去的路,又给他说了一遍。他说不用,他带了手机可以GPS, 然后给我看他手机上的Google Map. 他把我们停车位定位了,显示和我跑过来的路不一样,是沿着班夫大道,往上城走到头,再沿着高速一路就到了营地。我和他争执了一下,说应该是跑到水獭大道,一路往山上走就到了。两人也没争吵出个所以然,我就跑了出来。跑了一会儿,心想,两条路,干脆跑科里给我指的那条路,可以免得走回头路。

跑到一个叫Banff Rocky Resort的地方,路上标识往左拐到我们的营地,于是沿着这条公路跑,这是条没有了人行道或自行车道的公路,车还不少,心里有些奇怪。想到这应该是汽车行驶的路线,不是走路的路线。但很难回头了,因为此时我已经跑出了十公里。公路上车来车往太危险,我离开公路,跑进林子的越野徒步道。旁边还有个骑马道。偌大寂静的山林里,只有我一个人,突然感到了有些恐惧。沿着河,看起来似乎是昨天和科里一起走的那条,但又有哪里不对劲,后来才知道这是相反的方向。

又跑了几公里,终于离开了徒步道,上了一条破旧的公路,这条路似乎已经弃而不用。五六公里后又走到了一个岔路口,这条老公路被拦着了,但看到了露营地的路标,心里松了口气,但已经没有了力气,干脆走了一会儿。但一想到科里是不是也走了这条路,有点为他担心,他可别在大山里迷了路。于是加快脚步,又跑了两公里多,终于跑到了帐篷处,远远看到科里已经在帐篷前的折叠椅上坐着了。

上前问他:“你没有按你说的GPS走?

他说:“你建议我走另一条道啊。”

我哈哈笑了起来,原来他按照我的建议,我按照他的手机路线。我们去的那条道,是门口大妈指的步行路线,而他的GPS则是车行路线。

简单做了些早餐匆匆吃完,两人决定先去坐缆车(Gondola)上硫磺山(Sulphur Mountain),这是班夫小镇必去之处。开车沿着小城的班夫大道一路往南开,过了弓河上的小桥往左拐,不远就可以看到往缆车处行进的路口。到那里时,停车场还没有满,免费。到了售票处,也就七八个人排队,科里买了两张票,票价每人$69。缆车八分钟到顶,2千多米。上缆车前,我买了杯星巴克,端着上了山。上次和太太孩子们来这里时是八月份,下了小雪。这次晚来了一个月,但温度却要高出许多。此时班夫多云,很多云,云成了背景,蓝天却成了点缀。山顶景色壮丽,远处的雪山连绵不断,针叶林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山坡。俯瞰山脚下的弓河,像一条蓝绿玉带舞动在山峦之间。班夫小城的屋落,零零星星地散落在秀美的山河之中,而班夫温泉城堡酒店就像是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城头。不少游人和我们一样被这自然之宏伟所震撼, 时而驻足立在栏杆前,极目远望,似乎要让布满灰尘和杂物的心放空再放空。

俯瞰班夫小城

科里非常兴奋,和家人、兄长和他的老朋友Dan一一进行了视频通话,把美景与他们分享。二三十年前,Dan曾经是科里的英文老师,已经快八十了,最近有些抑郁,所以科里时常和他通话,科里是心地个善良的“香蕉人“。

雪山连绵

从山上下来,看到我们在缆车上的照片,黑乎乎的,工作人员问我要不要。我说,太那看了,不要。科里说我不Nice。 我心里说,哈哈,科里和我的两个孩子一样,这是富裕国家长大的人的特有虚伪。但却不能否定他们内心的柔软和善良。

登山摆个拍

到谷歌上查了查班夫城周围比较著名的风景点,选了三个:

  1. Vermillion湖,出城就是。如果要了解这里为什么出名,就要上一号公路的观景点,那里有几个立牌,说明此湖背后的几座名山的名字。如果你要拍美照,就不要上一号公路,而是要开进和一号公路平行的一条小路,而且一定要选择清晨或是日落时进入湖区。我们开到湖边,正是下午一两点,看不出所以然,也看不到被这群山宠爱的小湖之娇媚。
  2. Wonder Corner,在城的东南角,那里可以隔着弓河看到瀑布,还可以看到班夫最著名的酒店:费尔蒙班夫温泉城堡酒店。费尔蒙是个著名的品牌,不仅在班夫城边有他家的酒店,在路易斯湖的那家著名的酒店也是他家的。如果你时间充裕,钱包够鼓,在这个酒店下榻绝对值得。
  3. 约翰斯顿峡谷(Johnston Canyon)。这是加拿大落基山脉四大峡谷之一,由数千年的河水侵蚀而成,出了小城沿着一号公路向西,也就是路易斯湖的方向开,右拐就进入了弓谷公园大道(Bow Valley Parkway)。弓谷公园大道不宽,曲曲折折,上上下下穿行于茂密的森林中。此时的班夫秋意正浓,公路两边的落叶木已经全部变色,它们参杂于高大的常绿松树之间,泛着一种透明、耀眼、纯净而彻底的黄,再加上雄伟壮丽的雪山做背景,让人心旷神怡。到了峡谷,看到了三个阶段的徒步道:小瀑布(Lower Fall)来回两公里半; 大瀑布(Upper Falls)来回五公里,最远的是叫墨水潭(Ink Pots)来回十一公里。一路沿着峻峭山石间小溪往上攀,路修的太好,景色就显得人工痕迹很重,失去了徒步的乐趣。于是我们到了小瀑布就往回走了。
约翰斯顿峡谷

天黑回到营地,生火做饭,吃完饭还是伴着篝火喝酒聊天。

  • 路易斯湖泛舟 露营贾斯伯

二十九日,西行第六天。早上七点多起床,洗了澡,吃了简单的早饭:茶、咖啡、煎鸡蛋。然后打包装车准备出发去露易丝湖,然后露宿在下一个目的地贾斯伯(Jasper)国家公园马鹿露营地(Wapiti Campground)。

恋恋不舍离开小木屋帐篷的时候,竟然看到一只母鹿带着她的小鹿在营地了逍遥地吃草。后来又看到了雄鹿,算是一家三口。我和科里拍了不少的照片,这是我们这次旅行唯一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近动物。最后又看到了更大的一只雄鹿,似乎是个单身,独自一人吃房子旁边的树叶。

班夫露营地的单身雄鹿

从班夫小城,沿着一号高速,开四十分钟到了露易丝湖。露易丝湖三面环着高大雄壮的雪山,一汪翡翠蓝绿的湖水,四周长青针叶林环绕,静静地躺那里,像是男人堆里被宠坏的美人。班夫公园里大湖小湖的湖水大多是山上的雪水融着矿物质汇聚起来。很多人形容水的颜色是碧绿,但在我看来,那是介于蓝和绿之间,圆润饱满半透明状的翡翠色。我们到湖边时,天气多云,还是很多云,只有一小块的蓝天,风不小,气温十度左右。雪山、碧水、红船、绿树让我们砰然心动,虽然有些寒意,但我们还租了那红的让人上瘾的独木舟(Canoe),价钱139/小时,够贵的。风大,船就不太稳,心里有些慌。飘飘摇摇地,在梦幻一般的湖上做了短暂一会儿(五十多分钟)的神仙后,我们把舟划到船坞。还了船,风浪更大了起来,公园租船处停止了向外出租小舟。飘在湖上十几个红色独木舟慢慢往回划,一叶一叶地减少,直至湖面又重新变回一汪清一色的碧绿。

魅力四射的露易丝湖

下来船,先去了湖岸的那个五星级酒店,费尔蒙露易丝湖酒店。酒店一楼大堂富贵阔气,有不少卖奢饰品的高档店铺,还有一家餐馆和一家咖啡厅。大堂的天花板非常高耸,足有十来米,餐厅和咖啡厅靠着一排落地大窗,窗外魅力逼人的露易丝湖尽收眼底。心想,如果是泡妞,这里肯定一泡一个准,美人看了露易丝湖也会自叹不如,又有谁人不会被这绝世美景折服呢?

露易丝湖和湖边费尔蒙酒店

我们这次的旅行是穷游,坐在这里喝茶吃饭,似乎有些违背了我们初衷,于是在这里上了高大上的厕所后迅速离开。两人决定,在这里走一个徒步道,选了一个单程3.4公里的茶屋徒步道(Teahouse Trail)。沿着露易丝湖走了一二百米,就进了旁边的山,结果是一路上坡。才走了一公里左右,科里就说不行了。

他看到有登山的人把他的小狗背在背上,笑说:“我希望我是那条狗。”

哈哈,我判断出这句话应该用虚拟语气,可科里用的十分不对。

我笑说: :“赞成你变成狗,但变成狗,也没人背你啊。”

科里做了个鬼脸,哈哈大笑。

我不是不累,但我可以忍受,嘿嘿,这是我的强项。3.4公里的小山坡,我们竟然爬了1个半小时才到。本以为茶屋只是个名字,没想到,这里还真有一个茶屋,其实是个餐厅。木头做成的餐厅,不大,粗粝木头的房檐下有一排观景走廊,走廊上七七八八放了些纯木古朴的茶桌餐椅。餐厅里面也有些座位。餐厅外边是个小湖,湖水也像山底的露易丝湖一样翡翠样的蓝绿。排队的人挺多,排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坐在了悬崖边的一个座位。我要了一个本店特有的蔬菜汤和一杯茶,科里则要了热巧克力。这里竟然没有咖啡,我向女侍者抱怨,旁边一个白人大姐也附和,年轻朴素的女侍者笑而不答,只是说,对不起,我们只提供茶。茶水餐点上的很慢,但我们不急,巴不得在这里多欣赏一会儿湖光山景。就餐时,一个蓝松鸦(Blue Jay)叽叽喳喳飞来飞去,有时竟然落在我们的餐桌上讨食。下山的路上又碰到了一只,也是一点也不避人,灵巧的上下翻飞,很是讨人欢喜。

山上茶屋

下来山,已经四点多了。离开露易丝湖,换科里开车,我拿出相机换上长镜头,准备拍沿途的动物。几年前和家人来这里时,碰到不少的山羊和马鹿,但这次路上只有两处看到有车停下。看到是体型比马鹿小很多的驯鹿,就没有了兴趣,我们继续开车。路过的冰原,车挺多,我们急着在天黑前赶到露营地,所以这里也没有停。

傍晚,天刚刚擦黑,我们到了贾斯伯的马鹿(Wapiti)营地。Wapiti和Elk是加拿大马鹿的两个不同的名字。和网上评论的一样,露营营地树木被砍伐或是死掉的非常多,不多的松树也看起来病病殃殃的。看了营地的说明,才知道,九十年代起,加拿大落基山里超过一千八百外公顷的针叶林受到山松甲虫(Mountain pine beetle )的侵害,成片成片的山林变成了红色,甚至死去。马鹿营地应该是受影响比较厉害的一小片针叶林。为了防治,这片营地被砍伐了不少的树木。少了树林的露营营地显得格外地荒凉,很多营地几乎没有帐篷和营车,但我们定的FF的营地几乎被订满了,多是RV营车,也有帐篷。

贾斯伯马鹿露营地

爬了一天的山,科里的腿很酸,做了饭吃了就睡觉了。旁边营地里,一个中年白人非常不友好地盯着我们看。科里也发现了此事,他说也许是个仇视亚裔的白人鬼佬。晚上睡觉,竟然有些害怕,不是荒凉的营地,是荒凉营地里有个怪怪的家伙盯着你,嘿嘿这一夜有些失眠了。

  • 走五号高速 翻越落基山 到达温哥华

七点多起床,洗了澡,本想到营地后面的河里钓鱼,先去看了看,河水和露易丝湖的颜色一般,有很宽的浅浅的河岸,不像有鱼的样子。即使有鱼,河边太浅,也不好下钩,于是我们作罢。露营地背后的河叫Athabasca River, 也就是流经贾斯伯小城的那条河,河很美,河边的徒步道也很美。走了一会步道,竟然听见一个松树在树枝上朝我们叫,尖尖细细的叫声似乎警告我们这是他的地盘,不许我们入侵。

开车去贾斯伯城里,好看,但没有班夫小城好看。到Tim Hortons买了咖啡,又到游客中心看了看,然后加了油就准备离开。但心里惦记着这里的动物,不舍离开,就又拐到和城隔了一条铁路的对面河边。这次河边看到一个雄性马鹿, 后又看到一个雌性的,她悠闲地趟过Athabasca河,在对岸寻起吃食来。沿着河往东开,到了Beauvert 湖,湖水清澈见底,风景无限。

Beauvert 湖风光无限

耗到十二点半,我们才出发驱车往温哥华开去,这次走的是五号公路。钻进落基群山中不久就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雨时大时小,雨停的时候,又泛起白茫茫的雾气,有时能见度只有十几米,只好放慢车速,慢慢前行。到了Kamloops,我们加了一次油。

通往温哥华的五号公路气象万千

快到这个城市之前,科里说:“我们找个Costco加油吧?”

我说:“这么个小城市应该没有Costco。”

于是找了个路边的Co-op加油站加了油。但加完油往前开了不久,就看到路边的一个Costco。科里说:“这个城市非常有名,所有的火车都经过这里。”

我这才想起,他在一家德国的物流公司供职,这次是我的无知了。

但我不肯认错,笑问科里:“为什么不早说呢?”

科里微笑,没有理我。

快到温哥华时,科里订了一家酒店,叫Atrium Inn酒店,没听说过,科里说他也没听说过。但他听我说第二天想去斯坦利公园跑步,他就选了这个最近的,在我们预算内的酒店。离公园七公里。到了酒店,挺旧,门厅里都是仿古的白色西式沙发家具,房间还不错。简单下了方便面,吃完,两人又喝了整整一小瓶的威士忌才各自洗洗睡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