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 (二)

Alex Ning发布

  • 草原三省

开往温尼伯的路上,科里订了酒店,假日酒店快捷店(Holiday Inn Express)。晚上十一点多才到了酒店,忙忙碌碌做好饭,科里夸我做饭很快,我问他几点了,他把手伸出来,让我自己看手表。好家伙,已经十一点四十了,吃完饭喝完酒洗澡刷牙后倒床便睡了,什么时候科里洗漱完毕我都不清楚。第二天科里说我昨晚睡得好快。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因为睡得沉,觉得已经休息了过来,但还是有点不想门去跑步。科里鼓励说好不容易来了一次温尼伯,跑一次纪念一下。问他温度如何,他看了看手机说十度。觉得有些冷,但酒店房间里只有短袖短裤,车里倒是有个跑步的薄夹克。起床,换了跑步的短裤T恤,带上手表、手机和汽车钥匙出门。如果冷,就打开车门取了夹克穿上再跑。当然也带了口罩和手纸以防半路要方便。

下了楼,看到大堂里有一家看似中国人的五六口人围着餐桌吃饭,心里想,挺好,可以堂吃。因为昨天科里Check In时被告知,必须把早餐带到房间里吃。

出门没有一丝冷的感觉,于是沿着门口的Ellie Ave 往西跑。跑了几百米就觉得口干舌燥,想喝水,也不太喘得过气。跑到Berry Rd 往南跑,一路都是工业区的枯燥,没有野外公园般的风景,没有住宅小区似的恬静。跑到一号公路才算看到些商铺和住家,但没有高楼,显然是因为机场周围的缘故。

温尼伯 Assiniboine 公园

跑到Overdale St.,左拐穿过一号公路就是一个过河的小桥。河是Assiniboine河。此时朝阳升了起来,本来姿色平平的小桥、小河及河边的树林一旦被披上了金色的霞光,也显得妩媚动人。过了桥不远,风景越发漂亮,直到看到一个特别宽大的草坪和草坪后边的一个尖顶的建筑,才感到此处是个绝世美人。我把跑步的终点定在了一个Manitoba Cricket Stadium, 快到时,我没有拐到那里,而是继续往南跑,直到跑到公园的大门。大门处标记着这个公园的大门和这条河同名,也叫Assiniboine。大门左边入口处有个雕塑,拉车的老牛,铁的,锈迹斑斑,也许就是这个调调。而大门的另一边不远处是个老式的黑色蒸汽火车头,却被一圈铁丝网围着,让人大倒胃口。

火车头,我透过铁丝网拍的照

往回走时,看到一个特殊的花园,走近看,有个牌子写着厨房花园。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花园,好奇的停了跑表,进入内部。不大,散落着一些小的花床,中间像是个炉子,炉子后边是五六排长形餐桌,每个餐桌大约可以做六个人,桌子中间也有一小片植物。先看到了些长寿菊之类,后看到了长得挺好的剑兰,各种颜色。再仔细瞅,有些蔬菜和香料,看到西红柿、南瓜、谷鸟之类。每种植物前面都一个小牌子,写着植物的名字。急着跑步,就没有久留。离开花园,往北回跑,看到不少跑步和骑自行车的人。这些早起运动的人,给色彩斑斓秋天里的公园,添加了更多妖娆的姿色,我们也在这“美人”怀抱之中,心情不禁大好。

Assiniboine 公园早练的人们

跑回酒店,正好十公里。冲了澡和科里下楼吃早饭。因为疫情,简单的早餐没有采取自助方式。一排桌子把厨房隔离起来,里面一个看似亚洲的女子给客人服务。她先介绍今天有什么,然后客人来选择。今天有炒鸡蛋、烤面包片和培根,还有麦片粥和燕麦粥。我让科里帮我选,我去取咖啡和茶。我们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我选了些照片发到朋友圈和Ins上,科里很快吃完了,他看我还在忙着更新我的这些东西,笑我说我像个孩子还玩这些破玩意儿。我笑着说,我喜欢让人知道我的存在。吃完早饭,再看朋友圈,已经很多点赞和评论。

Assiniboine 公园里的厨房花园

吃完早饭,收拾东西。把从家里菜园里带来的辣椒和西红柿洗了洗再擦干。科里上下跑了两次才把东西全部装上了车。一切完毕,科里拿着暖水瓶去打热水,厨房竟然关闭了。科里回来说,看来是中国人老板。他说的不错。我的燕麦粥少了核桃仁和葡萄干等佐料,去要,给那个女店员说不清楚,干脆问她是不是中国人,她说是的。我用中文问她有没有,她说有,但发现是即食燕麦粥,一盒一盒的,泡开水的那种,我就算了。

开车上路,先去沃尔玛买了一个不粘锅和一些零食,科里抢着付了钱。然后去Costco加油,让科里搜了一下,离沃尔玛才三分钟的车程,到了一看,没有加油站。我开玩笑说,你好蠢,应该搜Costco Gas而不是Costco。其实这个错误我也犯过才知道的。他又搜,搜到了一家不远的Costco Gas。外边的加油站价格131.9, Costco是124.9,还可以。加了油,科里又去店里买了两个$1.5的热狗,上了路,十一点十分。在科里的手机上定位Medicine Hat, 一千公里多一点,九个小时。好奇,为什么会比昨天的一千公里少了一个小时,科里说可能这里的限速是120. 果真,一上一号高速,不久限速变成了110, 我把车速定在了126, 全速往阿省开去。后来知道其实是因为两个地方有一个小时的时差。

大漠孤烟直

昨晚到温尼伯时,天已经黑透了,看不到1号公路两边的景色。今天开车出城,才发现城外非常平坦宽阔,一眼望去就是地平线,几乎没有任何遮拦。怪不得很多人说这一带没有什么景色。不过人烟稀少的草原也是景色,堪比“大漠孤烟直”,有一种豪迈的英雄气概,苍凉孤傲。

草原公路上寂寞的卡车

开了四个多小时,下午三点到了萨斯卡通的首府Regina, 在城边停下,查了查旁边的Costco Gas, 很近,三四分钟的车程就到了,油价仍是124.9,加了油上了厕所,科里又要去买热狗,这次我要了一块披萨,吃完上路。继续往西行进。五点多我们路过一个盐湖,味道难闻。路边的牧场逐渐多了起来,被矮矮的木桩和铁丝围着,不时看到一群群黑色的牛在悠闲的吃草。让我想起了茶卡盐湖和青海湖边的牧场,还真有几分相似。

大草原的苍凉孤傲

科里开车,八点刚出头就到了梅迪辛哈特(Medicine Hat)。梅迪辛哈特是个因天然气而富可敌国的加拿大小城,但我们的计划里并没有它的地位,它只是个歇脚的地方。预定的酒店仍然是假日快捷酒店,但多了个套房。可惜套房已经被定完了,不然我们会有一个小厨房,或许还有个大冰箱和一个小炉子用,这让我们做饭就可以方便许多。

天苍苍 草茫茫

下车卸东西,杂七杂八的要带上去的东西真不少,科里在酒店门口看到帮住客运东西的行李车,推过来。在车上找到要用的家伙还真不容易,废了些时间,把行李车塞得乱七八糟,因为这些东西不像飞机旅行时那样都在行李箱里。两个cooler, 锅碗瓢盆,换洗衣服等等。让人看了有些囧,有些尴尬。好在科里并不埋怨,和我一起把东西运到楼上。忘了拿水,也忘了拿大米,又下楼拿。下楼时,科里问我饿不饿,我说不饿,因为路上吃了不少的饼干。他又说,他看到游泳池还开着门,里面有热水池,我们可以去玩一会水。我说好主意,让我先把米饭先用电饭锅做上,然后再下楼玩水,等再上楼时米饭可能已经好了。

我拿了大米上楼,然后把米蒸上,两人换了游泳裤下楼。科里的泳裤是紫色带些小斑点的,我笑他说像是内裤,他也不介意。游泳池不小,一边是按摩热水池,一边是个三层楼高蓝色的螺旋滑水道,泳池边上七七八八放着一些座椅和躺椅。可能是阿省的疫情很严重,一个人也没有。平时这里是家长带着孩子玩耍的热闹地方。

游了不大一会,觉得池子太浅,没什么意思,上去泡了一会按摩池。我们走时才有一个白人中年男人进来。上楼进了房间,电饭锅里的米饭已经沸腾,水也剩下的很少,眼看就要熟了。我赶紧动手,打开一个豆豉鲮鱼的罐头、切了一个生菜加了自家菜园里摘下的一个西红柿和两个辣椒,又剥了两个茶叶蛋,切了剩下的一个豆腐卷。一切完毕,米饭也熟了,科里去外边找制冰机取些冰块,我打开了两罐啤酒,两人坐下开始吃喝酒完饭。突然觉得浑身不舒服,可能是刚才的热水按摩池和泳池的缘故,耳朵里灌了水,头有些发晕。心里说,千万别病了,倒是没想到是COVID。我吃完饭,科里还没有,他听说我不舒服,就让我去床上休息。我爬上床,很快就进入了迷迷糊糊的梦乡。

九月二十七日早上,六点五十分醒了,已经睡了差不多七八个小时,觉得身体恢复了体力,没有了任何生病的迹象。科里还在熟睡中,我下床穿上便衣短裤拿了笔记本电脑下楼写日记。心里有些担心,昨天卸车的时候笔记本电脑掉到了地上,不知会不会搞坏掉了。

到了楼下的餐厅,只有两桌人吃早饭。我找了一个离电源近的地方,把电脑放下,然后先去去了咖啡,回来打开电脑,很慢,可能是因为连上了酒店的WIFI, 一些乱七八糟的垃圾网页弹出来。电脑更慢了,好在还工作。后来发现,电源不能给电池充电,但插了电源可以用,去掉电源立马关机。心里祈祷电脑不要坏掉。

下楼前把相机的SD卡取出,放进了电脑的插槽,先把照片和录像转到电脑了备份。然后去去了早餐,和昨天晚上的早餐擦不多,但可以自取。吃早餐时看了看照片和录像,依旧很慢,特别是录像。心里有些懊恼。楼下用餐的人越来越多,可能是一些出差的人,我看人多,觉得还是上楼去些比较安全些,毕竟阿省的疫情第四波正是高峰期,每天的新感染人数超过了1600人。此时安省才600左右,安省的人口可是安省人口的若干倍啊。

上楼,科里已经醒了正在打电话。见我进来,他挂掉电话,说不好的消息,班夫和贾斯伯这几天都是雨天。我说不会吧,心里仍惦记着我的笔记本,上楼插了电源,电池依然不能充电。写了两行字,科里提议退房,我们收拾东西。一次运不玩,我在楼下整理车上的摆放,科里再次上楼去拿剩余的东西。

车启动前,我们看到旁边的一辆车,司机正手动地擦前窗玻璃,我们的车也是被飞虫的尸体搞得非常脏,甚至有些影响的视线。科里说,我们也可以用湿巾去擦一下,我说好主意,找湿巾没找到,到找到了清理车的湿巾,两人合力把前窗清理了一下。我让科里去搜索班夫营地的地址,又搜索Costco Gas的地址。Costco在我们去班夫的路上,十来分钟。去了Costco加油,八点五十,人不多,油价124.9,比阿省外边的135.9便宜不少。我加油,科里去买水,他还买了一瓶酒。这里的Costco竟然有个酒铺,他买的皇冠威士忌是1.75升的,加上税才61刀,很便宜。另外水加了4块钱的瓶子的环保押金,这是安省没有的。九点十分上路,一号公路的限速还是110,GPS显示1:27到,希望到时不会下雨或下雪。

快到卡尔加里时,GPS让我们避免走市中心,绕道201号公路,应该是卡城的北边,过了卡城就可以看到落基山脉的山峦,起起伏伏在一片片黄橙橙的秋叶后边显现的风姿绰绰。科里给他在卡城的朋友罗杰打电话,电话断断续续,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班夫营地,我们的特殊帐篷 oTENTiks
  • 初到班夫

离班夫越来越近了,洛基山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山渐渐高大起来,一片片厚厚的黑云层裹着白边罩在山顶,针叶林多了。科里开车,我写笔记。写到此处,电脑越来约慢,受不了了,开个新的试试。好像不行,干脆继续写下去。科里挺激动,说上次看到山已经是很多年前了,我想着自己上次看到山是什么时候,应该是18年和家人去秘鲁的阿尔比斯山。我对科里说,我现在有了离家的感觉了,那种Far from home的陌生感和激动,似乎到现在才算是真正地逃离了日常的琐碎。

班夫小镇

一点钟,我们就到了国家公园的山门,公园门票每人每天十元,我们买了两天的门票进入到班夫国家公园。到了我们订的露营营地Tunnel Mountain Village Campground,一点二十分,门口的白人老大妈说:“三点才可以登记入住。不过让我先给你们讲讲,再来时就可以不用浪费太多的时间了。”

小镇边的弓河景色

于是她拿着一个班夫的路露营说明(Camping in the Banff Area 2021)讲了几个最重要的地方讲了讲,她的英语乌了哇啦,加上我心情激动,根本没听进去什么。其实订营地时已经读了不少的规定,比如食物能进入帐篷,必须锁近食物的。

白人看门大妈给我们罗嗦完,我问:“请问如何去班夫小镇。”,我用的是Town.

她说:“到市中心很近,出门左拐,开车五分钟就到了。”她用的是Downtown.

按照大妈的路线,果真很快到了大妈口中的市中心,一个典型的、异常美丽的旅游小镇。小雨停了,大朵的白云间露出湛蓝的天空。我在2016年,和太太带着两个孩子在这里住过一个星期,对小镇的美丽已经有了预期,但科里是第一次来,从他眼里可以看到我当年的惊讶和赞叹。班夫小镇如何撩拨游人的心弦,我就不多说了,网上已经有太多的赞美之词。我只想说的是,班夫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山城,而且到现在为止,没有之一。在城里逛了一圈,照了不少照片,又到游客中心看了看。肚子有些饿了,找了一家叫“筷子”的亚洲面馆吃了面,我要了牛肉汤面,科里要了泰式咖喱面,味道超出了我的预期。

小镇主要街道就是班夫大道

再回营地时,大妈笑眯眯的果真没有再费口舌,给了我们钥匙就放行我们进入了。正要发动,大妈开口问:“能再告诉我,这里露营最重要的事情吗?”

我笑说:“不要把食物放在营地和小屋里。”

大妈笑了说:“不全对,是要保持小屋里的整洁。”

以前了露营都是订帐篷营地,这次订了一个看似小木屋的营地。但其实第一进门时,大妈说那不是木屋,是个我们支好的帐篷。我们进了小屋,果真是几根固定的木架子和厚实的帆布之类搭成的帐篷。屋里很干净,有一个木制的长条椅,四把椅子和一个桌子。我第一次进门时,大妈说不能在小屋里吃饭,我反问她说不是里面有张餐桌吗?她纠正我说,那只是个桌子,不是餐桌。屋里当然还有床,六张单人床,双层,下面四张,上边两张。屋里还有一个小的电暖器,看到这个心里想,这么小管用吗?后来证明,非常管用,屋外接近零度,屋内热的像夏天。

营地除了木屋还有一个上锁的食物柜子,柜子里面是烧烤的炉子。柜子边不远就是放烧烤炉的架子,架子下面是个常规的煤气罐。当然营地和普通营地一样有个可以做六个人的野餐桌和一个铁圈篝火炉。国家公园的野餐桌和安省省立公园的不同,它不是纯木制可移动的,而是固定在地上的一种仿木的桌子。不可移动是缺点,但却容易清理,非常干净。营地除了卫生间、洗澡间和洗衣房外,还有不少公用开放式棚子,里面放有三四张野餐桌,下雨时可以在里面烧饭用餐。

一切收拾停当,才五点多,天不错,云层很厚,但也偶尔露出些蓝天。两人决定今天先就近走一个徒步道: Tunnel Mountain Trail。除了青山绿水的美景,还看到了这里特有的Hoodoo景观。Hoodoo本意是不祥之物,班夫Hoodoos由沉积岩组成,上面覆盖着更难侵蚀的坚硬岩石。 一旦较软的沉积物侵蚀岩针或塔样物,这个自然的庞然大物就形成了。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徒步道,回到营地已经是快七点了,生活做饭的时间到了。用营地的烧烤炉做了汉堡,又做了几样小菜,吃完饭,喝完酒,两人就开始围着篝火剥花生聊大天。这里的篝火木材已经包含在了营地费用里了,随便用。

图中那个灰白的东西就是Hoodoo

(待续)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