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 (一)

Alex Ning发布

今年元旦,自己列了个New Year Resolution List, 在第六项旅行一项中,自己写道:“疫情过后,至少两次:一次回国探望母亲,一次黄石、温哥华、班夫自驾”。到了八月,疫情根本没有消停的迹象,反而第四波反扑安省,一度每天的新病例过了千。心想回国探母已经成了泡影,但自驾也许能成。九月以后,疫情竟然逐渐有了些好转的迹象,心里那个西行的计划又渐渐浮上了心头。到了月中,和朋友科里(Corey)一次闲聊,他竟然也有这样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九月二十四日出发西行。

  • B计划

走前的两个星期前开始制定计划,一个Excel文件,三个表单:准备事项(To-Do List),行程计划(Plan A)、装箱单(Packing List). 科里香港出生、多伦多长大,能讲粤语,普通话巨烂。我的广东话只限于“我母鸡啊”之类的几句。所以我们之间的所有沟通,包括文档都是英文。所以我这里的“计划、实施、路线”都是英文。

去程我们想走加拿大的班夫,回程走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虽然加拿大早已对老美开放了所有边境,但加拿大人过境美国只能通过坐飞行,陆地边境还在限行中,限行期限是九月二十一日,在我们的行程之前。我比较乐观,所以制定了“加拿大去美国回”的计划A。但科里和我的乐观不同,他已经看了太多的“美帝国主义”的恶劣行径。尽管我们的疫情比美国大哥好很多,但大多的媒体并不看好美国陆地边境会按时开放给我们加拿大农民,所以只有等21号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通知。果真,到了九月二十一日,美国人宣布边境封闭继续延长一个月到十月二十一日再说。那时我们应该已经在家里准备猫冬了啊。没办法只有改变我们的行程,于是多了一个计划B。这里我把B计划,行程和实施列在一个表里。如果你想要自驾从多伦多去温哥华,这个仅仅可以做个参考:

Plan B, B 计划

计划14天的行程,最后用了15天完成。中间改了两个目的地:

  1.  到了温哥华,突然觉得应该在往西开,一直到加拿大的太平洋沿岸国家公园,才勉强算到了加拿大的最西边。于是在温哥华多呆了一天,把去BC省的曼宁公园换成了太平洋沿岸国家公园,这样我们这次行程露营了四个国家公园,两个安大略的省立公园。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有48个国家公园,这四个在所有媒体的排名中都稳稳地排在前十名。, 特别是在Canada Sky 上, Pacific Rim第一,Banff 第二,Jasper 第三,Waterton第八。而在US News上 Jasper第一,Banff 第三,Waterton第五,Pacific Rim第八。
  2. 行程的第十三天,我们计划从萨省的Calyle小镇往安省的Quetico省立公园。但到了晚上七点,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目的地,天已经黑了。我们没有预定营地,看到一路上都是小心熊出没的提示牌,临时决定这晚不露营了,再多开两个小时到雷湾歇脚。等到最后一晚再改去另一个著名的苏必利尔湖省立公园露营,没想到竟有意外收获。

我们在定计划的时候考虑到了计划有可能变化,所以a. 只预定了前半程的露营地; b. 没有预定后半程的营地;c.统统没有预定酒店。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这个时候露营地已经不是旺季,可以轻松的预定到,但班夫国家公园的特定帐篷oTENTiks必须预定,因为晚间山上气温可能会降到零度以下,而oTENTiks里面有电取暖设备,数量十分有限,分分钟被订空。

这次西行路线:

多伦多 ——》 安省白湖省立公园(White Lakes PP)露营 ——-》 温尼伯 ——-》梅迪辛哈特(Medicine Hat)——》班夫国家公园露营——》贾斯伯国家公园露营——》温哥华——》太平洋沿岸国家公园露营——》BC省伯尼(Bernie)小镇——》沃特顿湖国家公园(Waterton Lakes NP)—–》萨省卡莱利小镇(Carlyle)—–》苏必利尔湖省立公园(Lake Superior PP)—–》多伦多

下面的旅行笔记废话不少,不喜欢阅读的朋友,可以光看看图片哈:

  • 白湖省立公园

九月二十四日,早上的手机闹钟还没有响,电话铃响了,是科里的电话。

我迷迷糊糊接了电话,他在电话那头问“还在床上。”

我说“是啊,我们约好的是四点出发。”

他说“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赶紧起了床,看了看表,三点二十五分。下楼,先是把热水烧上,准备了两个暖水瓶,一个是1.2升的,一个是800毫升的,一共两升热水。这是我们中午泡方便面的量。然后把新买的车载冰箱拿出来,从家里的大冰箱里拿出冻好的五瓶矿泉水,放在车载冰箱的底层。又从冰箱冷藏室里拿出冷冻的烟熏三文鱼、汉堡肉饼和冷冻BBQ鸡肉块,大小非常合适,三样东西占了不到冰箱的三分之一。冷冻的东西就这么多了,冷藏的东西比较多一些,一大饭盒卤牛肉,十二个茶叶蛋,两袋子千张,两盒豆腐干。另外还有钓鱼用的一盒蚯蚓。装好车载冰箱,热水也烧好了,装满了两个暖水瓶。把昨天晚上没有装车的东西,一样一样往车里装,又拿了两个沙发靠垫准备做枕头。干完这些已经三点五十五了,赶紧给科里去了电话说自己要晚十分钟。

到了科里家楼下,他已经把自己的行李搬到楼下的大厅里等着。一个小型的旅行箱,一个睡袋和一个小袋子,估计装的是他的鞋子。但后来知道那时一些湿巾等杂物。把车停在,把后备箱到开,然后下车。科里笑着对我说,你迟到了。我说你好兴奋。其实我也非常兴奋。

装了他的东西,然后上路。先去Petro Canada的Tim Hortons,收银间的大门关着,只露出一个窗口,大概夜间这里发生过抢劫。隔着窗问里面的那个印度小伙咖啡店是否开门。小伙子没听清,这是时正好一个年轻印度裔女子过来开门,扭头对我说,五点开门。此时才四点十分。回来,给车上的科里说,他说前面有个乡村风味(Country Style)咖啡店,应该开门。果真那里开了门,一个穿着黄色的瘦高的白人老头拿了咖啡出来,我进去,店员看起来像是店主,五十多岁的白人,我问你们24小时,他说不是,三点半开门。够早的!买了咖啡,然后很快上了401往西开,再拐到400往北。快到Parry Sound的时候开始下雨,雨越下越大,科里开始迷迷糊糊半睡半醒。路上人不多,但过了Parry Sound的单向车道变成了双向车道,天黑雨大,卡车还挺多,不管是顺行的还是逆行的卡车都会带来雨雾,那会儿根本看不清前面的道路。心里有些紧张,把车放慢到100km/小时左右,才好一些。

到了萨德伯里城南,从400转到了横穿加拿大(Trans-Canada)17号公路,雨小了,时而还会停一会。科里醒了, 看了看他的手机对我说:“雨十点会停。”

十点雨果真停了。这时我们离Sault Ste. Marine还有180公里,17号公路有塌方,等了一二十分钟,才继续前行。本打算到了Sault Ste. Marine 再加油,然后吃午饭。但这一耽搁,油似乎不够了。雨又开始淅淅沥沥下了起来。干脆找了个路边的Esso加油站加油。一看价钱148,比多伦多整整贵了一毛钱,加了四十多升。看到加油站本身还是个酒铺(LCBO),以为是两家店一个门面。让科里拎了一件啤酒,科里知道我喜欢Coors Light, 他拿了六罐这个牌子的啤酒,付账时没想到加油站和LCBO是一家,第一次遇到这个情况。加了油,心里就不着急了,但肚子有些饿了。科里提议找个沃尔玛的停车场停下来做午餐。哈哈,我笑了,这是个馊主意。在人来人往的停车场找个空地支起个小桌子,再拿出折叠椅,拿开水泡方便面,两个看起来还不算落魄的中年国男对面呼噜呼噜吃面,这场景怎么说都有些怪怪的哈。

过了这个边境小城不久,天竟然转晴了,路边的树木也开始显出秋天的斑斓,但也似乎越来越荒凉了。很多路边成排的房子被遗弃,窗户上钉着横七竖八的木板。我们决定在一处荒芜的建筑物旁停车支起小桌板野外用餐。

野外午餐

科里支起小桌板和折叠椅,我拿出了方便面、茶叶蛋和卤牛肉,又拿出暖水瓶和小的切菜板,十分钟我们的第一顿野外餐就齐了。绚烂秋叶做墙,蓝天白云做顶,阵阵秋风弹奏着树叶,这个餐厅不错,便宜且浪漫,可惜还要开车,拒绝了美酒相伴。

茶叶蛋、卤牛肉、方便面

吃午饭,又开了两三个小时,就到了白湖公园,天又阴了起来。当初订白湖省立公园的露营作为我们的第一站,只是因为它的位置正好是一千公里左右,符合我们的计划。在Google上看到很多人对这个公园十分不友好的评价,总之是脏乱差。我的预期值也调的很低。露营营地的登记入住(Check In)时间下午2点,我们车开进公园,也就两点十分,但公园入口处门可罗雀,办公室也是空的。一个年轻白人,单身一人,把车停在我们前面,下车正在看办公小屋墙壁上的提示,看如可自助登记。加拿大的公园太多,经费有限,在淡季没有工作人员,或很少的公园巡护。但没有停止收费,收费采取两种:1. 机器(Kiosk)2. 手工填表,把表和现金放入一个信封放进门口的箱子里。无论哪种都需要自觉。

雨棚,床车

我们把车也停在门口,上前去看如可自助登记。我们已经在线注册过了,也交了过路费,门口提示说如果这样可以直接进入,但晚上的烧火的木材怎么办?这时另一个白人中年女子独自一人,也开了房车过来,她下车探头往办公室看了看,没人,一脸的不满,然后对着我们摇了摇头,上车离开了公园。我们和科里对视一下,说白人是真喜欢露营生活,往往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来了。驱车进入,没走多远,看到一个公园的巡护,问他注册的事,他说径直到你们的预定好的营地就行了。又问篝火木材,他把我们领到放木材的小屋,开了锁,交了现金,拿了一捆木材放在车上。

到了营地,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很多。干净、宽阔、树荫浓密,离湖还很近。露营地虽然没有夏天般得热闹,但入住率大约也有50%。大多是退休得老年夫妻,感觉我和科里这样的中年算是年轻人。最让我们满意的是卫生间、洗澡间和洗衣间。不仅全是新的设备,而且异常干净,特别是洗澡间,冷热水的开关不是自动关闭的那种,而是和家里一样,开关全由你掌控。热水很热、水也很大。能在已经冷意袭人的秋季野外,享受到一个暖烘烘的热水澡,实在给人一种快意。

新的冲澡间

搭好雨棚,卸下露营的家伙,我和科里去公园里闲逛。白湖很大,但这里的湖面对的是一个湖湾,湖面看起来并不开阔。偶尔遇到一两对老人散步,或是领着他们的狗,或是独自两人。踏在满地是落叶的公园小径或空落落的沙滩,有些闲适也有些落寞。

我打开煤气炉做饭,科里在野餐桌上挂上灯串,又升上篝火。今晚的晚餐是用小的电饭锅蒸米饭,用辣椒、西红柿炒了几个鸡蛋,切了小盘的卤牛肉,又开了包烟熏三文鱼。科里喝啤酒,我喝白酒。这算是我们这次西行的第一次晚餐,黑漆漆的野外营地,离我们不远处隐约有篝火火光,人们断断续续的说笑声像是提示我们远离了城市的尘嚣,但还在人间的边缘。

等篝火烧的差不多了,酒也喝的有些高了,去卫生间刷牙洗漱,看到科里脸红红的,他才喝了一罐啤酒就成这样了,笑了他,他也不在意。回到营地,两人上车睡觉。躺在自己的睡袋里,那头的科里在他的睡袋里已经鼾声不断,鼾声更衬托出四周的寂静,我突然闪过念头,自己是不是一个鬼魂在离家千里的地方游荡。

第一次起夜,也不知什么时间。披上外套下车解了手,回到车里脱下外套,钻进睡袋,四周寂静的可怕,突然有些睡不着了,想着白天路过萧条的公园一处展示板,上边贴着一些公园的地图和动植物的信息。特别提到了灰熊,说这里是熊的乡村。想到食物都在车里,熊会不会来扒我的车。又想到司机座位的车门,只要钥匙在旁边,按一下任意一个车门上的数字按钮,车门就会开。如果熊爬上了门,很容易就会开了门。越想越不安,越有些睡不着了。翻来覆去,但恐惧还是没有战胜困意,很快又睡着了。

不知何时,外边下起了雨,似乎越下越大,躺在车里可以听到雨点敲打着车顶,时缓时急,一直下到天明,庆幸搭了一个雨棚在车后。快七点,我实在睡不着了,已经睡了差不多十个小时了。天还在下着雨,科里也醒了,他让我先去洗手间。因为我们只有一把伞。去洗手间先解大手,有些拉肚子,可能是昨天吃的不干净,也可能是喝酒太多的缘故。刷完牙,又去洗澡间洗了澡。后来和科里一致认为,这里的洗澡间非常棒。是去过的最好最干净的。科里猜测可能是夏天露营高峰季节过去后,官方把旧的洗手间和厕所都换新了,说得有道理。在google上看到这个公园的评论都很差,说没人管理,脏乱差。

公园小景

我拎着东西回去,天已经亮了,路上遇到了科里去冲澡,把伞给他,他说不用了。雨确实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他去洗澡,我来做早餐。昨天和科里说好,今天早上就吃牛角包。但我还是试图让简单的早餐好一些。拿了苹果和茶叶蛋,烧了茶,煮了咖啡。想煎两个蛋,结果那个新买的不粘煎锅,把鸡蛋粘的一塌糊涂。刚做完,科里回来,两人吃了早饭,又稍微歇息了一会儿,开始收拾东西。十点刚过,天竟然晴了。看到天晴了,决定去走昨天决定要走的那个徒步道:鹿湖道(Deer Lake Trail)。

鹿湖徒步道

刚下过雨,但因为步道上落满了松针,并不泥泞,倒是踩起来软绵绵的像是橡胶跑道。先是去一个小湖的观景台看。Deer Lake不大,一眼可以看到对岸。从徒步道的入口处拿了一个说明,也没仔细看,塞进裤子口袋,想着写日记时再看。似乎这里的特点是可以看到Beaver的工作。徒步环道不长,一共2.5公里。大多是高大的松树,时不时会看到倒伏的树干,这些倒伏的树干,断口平整,肯定是人为的,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要砍伐这些松树,是太密了还是病了,后来到了贾斯伯露营才知道了原因。阳光穿过雨后的松林,显着生机勃勃和清新欲滴,虽然是秋天,倒是没有感到萧瑟凄凉。路上看到很多蘑菇,白的、灰的、粉的、红的各种颜色,大的、小的、高的、矮的各种形状。徒步道今天没有一个其它的有人,但每100米立有一个标有号码的木桩让我们并没有觉得荒芜人烟。科里打开手机,先是给他的两个儿子通话,让他们看看他们的爹在野外徒步。他是个好父亲。然后,他的老朋友Dan打电话过来,他也开了视频让他看看我们所在的Deer Lake,Dan说你好幸运。

各种蘑菇

走完徒步道,到了公园的门口,和公园的牌子合影。公园牌子上有个硕大的鱼,似乎提示这里是钓鱼圣地,这是我选择这里为我们第一站的原因之一。但我错了,进门时问那个唯一的公园巡护,他说没有什么鱼,如果要钓鱼,要开船到某某地方。车上的油只够开61公里的,Google上查的最近的加油站也要31公里,而且是往回开。心里有些沮丧,因为在Sault Ste. Marine看到油价是144.9,觉得贵,没想到后来的按省境内得油站都是155以上。只好拐回去加了油,然后一路向草原三省进发。

松林小道

(待续)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