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乡愁

Alex Ning发布

今天,庚子年腊月初六,这是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第二次严厉封城的第五天。

女儿本来要去英国伦敦开始她盼望已久的国际留学生交换课程,因为疫情搁浅了。下午我不得不改签她的机票到四月,这已经是第二次改签。心里一点也没有把握: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改签。

前天,儿子抱怨他们的数学课里的”对数”部分讲的太快,网上课程只上了三节就结束了。又说,他自信虽然老师讲的快,但他都接住了,这个章节的考试至少可以得到八十五分以上。老汉听了,心里甚慰。但昨天的数学测验成绩出来了,儿子只得了不到八十分,他发了风似地把他卧室的一个茶几砸了一个大洞,同时也伤了自己的手。太太悄悄告诉我不要对儿子手上的绷带提问,给儿子点时间平静下来。我遵循了太太的嘱咐,轻描淡写地略过了这个让我担心的分数。毕竟这是他报考大学的必修课程。

昨天,饭前女儿瞒着太太和她弟弟,跟我小声说,她周四约了心理医生,她觉得自己有些抑郁。我理解,女儿的大学在美国,治学严谨,小班上课,班上的人数从来没有超二十人。教授看的紧,项目也繁多。上大学一年半,刚刚适应课堂教学的节奏,偏偏又遇上疫情,改为线上上课。压力如山似地压在她稚嫩的肩上,有些喘不过气。她有小声对我说,弟弟也应该看看心理医生。听她这一说,心里顿时坠若千金。

烦心事不少,都是这疫情闹得。晚上喝酒看油管,迷迷糊糊就看到了一个视频,是费玉清、李克勤和周深唱的《另一种乡愁》,曲调很熟悉,是谷村新司的《星》的调子,只是填了新的歌词。音乐老旧,歌词烂俗,但还是拨起了我心里的无尽的伤感。“没有哭泣的那一种滋味/那种使人刻骨铭心的乡愁/如果深深经历那种感受/才会明白为何占满心头”。这文字算什么东西,心里边骂边腾起阵阵的心酸。

“乡愁”里的“愁”是显式的,是由于思念不得而以引起的惆怅。但“乡”确是歧异的。“乡“原意是”故乡“,是指你来自的地方。突然想到郑钧最近的新歌《父的三北》里唱的“你来自哪里?”。难道“你来自哪里”只是指地域的哪里吗?难道,不可以是心灵上的某个地方吗?不可以是你的初心吗?不可以年轻时的理想吗?不可以是你的初恋吗?不可以是你的童年记忆吗?甚至不可以是你上次心碎的时候吗?这样一想,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文人骚客要冠他们的愁为“乡”愁? 突然想明白了,今天当下自己的愁,是因为女儿儿子已经不是那两个不知愁滋味的懵懂小儿了,他们竟然有了自己的“愁”,竟然已经可以有些许抑郁了。他们的快乐时光,也是我们的快乐时光已经不在了。而我的胡须渐变灰白,藏匿其中的“乡”愁也就越攒越浓稠了。本可以出门走一走,散散这不快的愁绪。但这操蛋的疫情,让一切似乎都凝固成了一个词,TMD。

不由翻看以前的日记,发现自己竟然也写过乡愁的诗句,如果算是诗句的话:

 错过就是一刹那
错过就是一辈子


瞬间崩塌

缺席
只是欲望的流淌
性的潜行


如此深沉
情却薄似
蝉翼

初夏夜星疏
酒酣未能寐
月圆人不圆
憾负相思泪

伊人不解千年风情
何谈共婵娟
醉眼杯中幻影
可否渡我万里云月
叹又叹
嘘又嘘
他乡岂能成故乡
泪满衣襟愁满腔

(本来想写余光中先生散文集的读书札记,没想到写成了这个样子。也好,这篇也是自己的心里话。下篇一定不跑题,写一下余老的散文集,关于乡愁)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