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日记:Happy New Decade

Alex Ning发布

昨天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下午去接侄儿来家跨年,顺便去了Bayview Village 的LCBO 买酒。没想到队排了有三四十米长,一直到了商场的大门口外。好在买酒的人大多不会像女人逛时装店那样盘桓许久,但也等了半个多小时才进入酒铺。 拎酒和侄子回到家,已经快五点了,太太嗔怪我怎么去那么久。我就把酒铺的盛况给她说了,她似乎也被这少有的节日气氛感染到,笑着说,快快去洗手,做你那个八宝饭,大家等着开饭呢。六点和家人共进晚餐,喝了不少的各种酒:有妻子做的热红酒(Mulled wine),有日本的米酒,还有自己亲手调制的Mojito。就餐、喝酒、聊天、自拍,2020的最后一顿晚餐不知不觉中结束了。

想着自己今年计划的30篇博客的最后一篇还没完成,就早早离了餐桌,到自己的地方,最后修改和润色一下自己的第二篇小说《礼物》。九点多定了稿,先放在了自己的博客《零度左右》上(http://ice-point.net )。然后发在朋友圈里,最后又放在了多伦多的老资格论坛“肉联”的“笔耕枫下”里(http://rolia.net)。虽然觉得这篇不如第一篇的可读性强,但还是忍不住,不时去看看朋友圈和论坛里的评论和点赞。没想到在“肉联”上,很快有人围观,心里挺开心。睡前,又是不停去朋友圈和论坛评论区瞅两眼。心想,这个跨年夜过的不错,有别人的赞许,也有自己的期待!

今天是2021年元旦,一大早就起了床,因为要开车去参加船长麦克组织的99级台阶2021元旦越野活动。这个活动计划三个组,跑步,徒步和雪地自行车。由于第二波疫情导致的封城,省政府规定,室外集体运动每组不超过十人。报名参加跑步组的正好十人,徒步的倒是有十七八人,只有分成两组。雪地自行车,由于需要特殊的宽带自行车(麦克叫它肥车),没有几个人参加。昨天下午有人在群里说,99级台阶那个雪野山路上全是冰,根本不能跑。于是军心大乱,不少人临时退出。后来麦克赶紧在群里纠正说,没事,穿上冰爪或是野外跑鞋可以跑。嗯,麦克是个疯狂的野外狂人,他的话可信乎?心里不由打了个问号,不过还是决定去试一试。还有一个意外,就是跑步群里的健将丹尼尔突然说,被查出了新冠阳性,在家自主隔离,不能参加了。这是个不好的消息,但也提醒大家,疫情期间要严格遵守政府的规定。麦克再次在群里喊道,停车场大家一定戴好口罩,不要扎堆,分组走,跑步组先走。到了目的地照相留念,然后返回。

昨天晚上七点多,跑友丫丫微信我说:“Hello,宁老师好,明天你开车去99级台阶吗?可否开车捎上我,停车位有限,我就不开车了。”我确定了她家豪思离我的住址挺近,再加上她是首次参加这个活动,我是第二次,该算是高她一辈的长者。另外谁不愿意和美女一起啊,嘿嘿。于是我就愉快的答应了。群跑定于八点半开始跑,我在七点五十在丫丫的家门口接了她后,就往多伦多周边小镇Newmarket驶去。

跑步的地点是99级台阶,船长自己命名的。因为那个地方的入口处是一处高高的台阶,共有99级,其实麦克后来又重新查了查,好像超过了99级。这是位于小镇西南边的一处自然保护区,名字叫Thornton Bales保护区,丘陵起伏,林木参天,小溪潺潺,四季皆景。去年,我第一次参见了这个新年的越野活动,深深被冬天里的景色和大家的热情所打动,觉得这个跨年的活动挺好。由于今年保护区里不少地方都在修葺,道路封了许多,今年的越野路线,没有从保护区内部的停车场开始,而是从保护区外部的一处叫Joker Hill Trail的停车场开始。路线是穿越保护区,到保护区的入口处的99级台阶再返回,来回六公里。我们八点二十到了停车场,不少车已经停在那里。麦克也已经在入口处等候。停车场没有市政的维护,路面上是厚厚的冰,被行人磨得发亮,看起来十分滑溜,心想这真是个挑战啊。同行的丫丫带了冰爪,她穿上冰爪,小心翼翼地从停车场走到集合处。我没有冰爪,下了车试试脚,虽然滑,但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恐怖。走到集合出,已经有一男两女和一条哈士奇在那里等候。男的叫Richard住在Richmond Hill, 其中牵狗得女士叫Catherin。那条英俊的哈士奇叫Lucky. 另一位是Catherin的闺蜜。麦克说,Catherin就住在保护区的旁边,经常在这里遛狗,对地形非常熟悉。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觉得有了底气。来之前没有特别看船长给的路线说明,怕摔跤,就把手机放在了车上,有了Catherin的引路,应该不会迷路。Catherin看到我没有冰爪,就主动把自己左脚的冰爪脱了下来让我穿,心里非常感激。后来知道,她带了两双,给她她闺蜜一双,她又给了我一只,只留了一只给自己,真是加拿大的活雷锋。我心怀感激地把冰爪套在自己的右脚上。准备跑步,先照相留念,这时又加入了一位,名叫肖恩,是个跑步健将。他太太在徒步组。今天跑步组一共来了六人,加上船长麦克,七人戴着口罩留了影。

我和Lucky

六人开始往林子里跑。铺满了雪和冰的林间小径,显然是很多人来过,中间部分的雪已经被踏平,可能太阳出来后被踏平的雪融化了一些,晚上天气一冷又结成了冰。 真像群里的那个人说的,这条路如果再平一些,直接可以溜冰了。我们尽量走在路两边的雪里。我右脚套着冰爪,左脚没有,所以只有尽量跑在左边,这样左脚一般会踏在雪地中,而右脚即使踏在了冰上,也能被冰爪牢牢地稳在那里。但丫丫却没有那么幸运,她的冰爪是在Costco买的,十二爪,而且爪下的钉子很细很浅,要是徒步应该还行,但跑步差了点。Catherin借给我的这只,是她在国内的淘宝买的,十八爪,钉子是三角形,非常耙地。于是,丫丫开始和我们五人渐渐拉开了距离。我干脆慢了下来,等着丫丫,不久他们四人就不见了踪影。我和丫丫两人在后面慢慢跑,跑到一处三岔口,两人没了主意,我没有带手机,问丫丫,她带了,但手机没连网络。我们只好凭着印象选着了一条宽的路。这次选对了。但不久又是一个三岔口,这次选错了。一直跑了两公里半,又是一个三岔口,看到一个树上钉着路标,才发现我们跑错了。就往回跑,好在不久碰到了徒步组的Eagle,独自一人前行。一问,他住在附近,对这里非常熟。Eagle给我们指了路,但丫丫决定改跑步为徒步,跟着Eagle前行。我决定自己跑。虽然有了Eagle的指路,还是跑错了两次,好在最后到达了那个陡峭的99级台阶。

到达保护区入口处

在台阶下看到一人正在从高出往下跑,是肖恩, 他跑的相当快,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这时Eagle和丫丫也已经“兵临阶下”。三人在肖恩的带领下爬上了99级台阶,在保护区的大牌子下照了相,就下山往回走。

99级台阶,实际比照片陡峭许多

这次我跟着肖恩跑,丫丫和Eagle一起在后边徒步回。自以为还行,就紧跟着肖恩。但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比肖恩差了很多。因为比来时跑的快,不小心摔了两次跤。第一次觉得没有什么感觉,但第二次,可能是心里作用,害怕起来。同时也觉得膝盖疼的有些抬不起腿。其实是心里作用。好歹跑回到了停车场,七点五公里,如果在跑一个来回,就和去年的一样了。但心里已经被摔的没有了斗志,只有坐在车里歇息。后来看到肖恩跑了三个来回,好样的!回到家,在微信朋友圈跑步打卡时说,希望这两摔,把2020的疫情霉运彻底摔走。嘿嘿,挫折失败和摔跤一样,不一定是坏事,也可能是个好的彩头。

去年元旦来这里第一次参加越野迎新活动时,人声鼎沸,热闹非常。今年好像气氛被疫情摧垮了,冷淡的不行。记得那时大家在一起,有人见面没说Happy New Year(新年快乐),而是说Happy New Decade(新十年快乐). 当时就有人提出这种说法是错的。2020 不是新的十年的开始,而是旧的十年的最后一年。今年,2021年才是新的十年(Decade)的起始。最后,祝福大家和这个世界新年以及新十年和平、健康、快乐和富有,让TMD疫情留在旧的一年或十年里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