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VS 花金子

Alex Ning发布

从大前天(十二月二十号)开始,国内的媒体开始重新翻出法(法子英)劳(劳荣枝)一案的旧闻。媒体的标题往往是类似《背7条人命的“美女魔头”劳荣枝:性奴还是帮凶?》,美女、魔头、多条人命,再上性,阅读性一定很高。这些媒体的小编们,应该十分感谢劳荣枝。这样暴力加色情的故事,一定会让阅读量像打了鸡血,蹭蹭上涨。老板高兴,当然小编也就仰望着老板的悦色眉开眼笑。

故事发生在二十年前。劳荣枝,女,1974年生,江西九江人,原系小学教师。1996年以来,她伙同男友法子英,以色相勾引他人去其出租屋后实施绑架,勒索劫财,残忍杀害了7人,作案踪迹遍及江西、安徽、浙江三省。1999年7月,法子英被捕。劳荣枝在男友的掩护下得以逃脱而隐匿民间。法子英12月被执行枪决。2019年11月,潜逃20年的劳荣枝落网。12月5日,厦门市公安局向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移交逃犯劳荣枝。2020年 12月22日,从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一案将择期宣判。(以上摘自百度)

作为一个读者,我当然也是被这样刺激的情节所吸引,于是乎看了不少新闻、评论、街头(大众论坛)巷议(自媒体)。不知为何,倒是对法子英和劳荣枝这一对雌雄杀手有些另类的“钦佩”。为此,心里着实有些罪恶感。扪心自问,到底什么原因致使自己有如此“没有良知”的感受?劳荣枝的美丽?法子英对劳荣枝的爱?两人直面鲜血的胆大包天?好像都不是。直到今天早上在油管上偶然地看到了80年代的电影《原野》,才好像有些思路。电影《原野》改编自曹禺同名三幕话剧,刘晓庆、杨在堡主演,1981年香港公映,大陆则到1988年才解禁。劳荣枝和法子英、花金子和仇虎(电影的男女主角),这两对儿还这真有些相似的地方:一对儿是真实世界里连杀七命的雌雄魔头,一双儿是作家笔下虚构作品中,命案在身的逃命鸳鸯。

电影《原野》宣传画

话剧《原野》,分别于1936年和1947年上演,都未获得成功,更是被当时的文学评论界视为曹禺的失败之作。中国话剧研究泰斗田本相老师早年指出,《原野》失败的原因之一就是“戏剧冲突和人物性格都缺乏现实主义基础而显得是人工编织的”。花金子是仇虎杀父仇人焦家的儿媳,花容月貌。而仇虎却是逃犯,长相丑陋。曹禺在剧本中形容仇虎: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人会惊怪造物者怎么会想出这样一个丑陋的人形。但偏偏花金子撇开俊俏善良的老公,也是仇虎儿时伙伴焦大星,和仇虎私通,并协助其杀害了丈夫,害死了儿子,一同私奔。对比一下,劳荣枝当年19岁,小学老师,算是知书达理、如花似玉;但法子英矮小瘦弱,形象猥琐,初学都未毕业,还曾因抢劫坐过牢。但劳荣枝却爱上并跟随他杀人越货、亡命天涯。这是现实,比《原野》的剧情更血腥、更没有逻辑、更缺乏现实主义基础,但却不是人工编织的,而是血淋淋的现实。

到了八十年代,无论话剧还是电影,《原野》都掀起了一股热潮,虽然电影一度被禁,事隔七年解禁后,还是得到了中国电影的最高观众大奖 — 百花奖。话剧和电影是观众的艺术,既然征服了观众,一定是成功之作。于是话剧评论界开始反思,《原野》的魅力和成就如何解释,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解读,《原野》不仅仅是现实主义作品,还夹杂了自然主义、浪漫主义,甚至神秘主义的成分。哈哈,这些评论家真是高级知识分子。不过对比《原野》的剧情,法劳一案,可不是艺术,不是什么主义,是活生生的现实。生活往往比戏剧更戏剧化,比神秘主义作品更吊诡, 比现实主义作品更惨淡,也比浪漫主义作品更放荡,比自然主义作品更残酷。

法律自有它的评判标准,劳荣枝是不是罪该枪毙,那是法庭的事。但道德层面,社会层面,人性层面,我们如何解读,如何面对,做如何的思考?用现在流行的犯罪心理学解释,法劳一案就是反社会人格造成的悲剧。这种人格如何形成、如何避免,那是心理专家研究的话题,作为老百姓,我只是想分析一下这对雌雄杀手的感情。当年法子英的辩护律师俞晞接受采访时说,他对法子英最深刻的印象是“对生命的漠视,不光是漠视别人的生命,也漠视自己的生命”。律师说的好,这句话用流氓身上是残忍、血腥、没有人性良知。但形容英雄烈士时,它也可解读成此人具有不怕流血、不怕牺牲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不管如何,都是一种英雄主义,起码也是草莽英雄。放在水浒里,不会比那108将逊色多少。如果在动物界,法子英一定是物竞天择的雄性胜利者,雌性同类追随的对象。俞晞在谈到法子英和劳荣枝的关系时说:“从始至终法子英的家人都没有出现,他也不提自己的家庭,但是对劳荣枝却是非常关心,在被捕后闭口不谈劳荣枝,甚至不断欺骗误导警方,提供错误信息,致其顺利逃脱。当法子英被判死刑的结果已定后,我告诉他劳荣枝逃脱了,一直没有抓到,能看出来他发自内心的微笑”。这是不是可以解释劳荣枝为什么会爱上法子英。一个最没人性、最残忍血腥的恶棍,却给了他的女人最温柔的体贴,这种感情出于性,出于本能。不管我们承不承认,这就是爱,是原始的爱,纯粹的爱,是曹禺《原野》里想表达的那种原野的感觉和情感,虽然粗糙,但这是血淋淋的人性之恶。

《原野》里仇虎在围捕中自杀,留下花金子独自对天长叹,即将面对残酷的审判。这点仇虎不如法子英。法子英对劳荣枝的爱却让劳荣枝多活了二十年,我想劳荣枝这辈子已经活够了。

参看:

  1. 法子英辩护律师回忆: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115165
  2. 百度劳荣枝: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A%B3%E8%8D%A3%E6%9E%9D/24172128?fr=aladdin
  3. 人民日报,劳荣枝是无知少女吗?:https://news.ifeng.com/c/82RDeNYgCmK
  4. 搜狐:曹禺原野:https://www.sohu.com/a/166356610_488276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