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閑談

Alex Ning发布

早上兩點醒了一次,四點又醒了一次。好在不久又都順利睡了去。六點四十分時再次醒來,隔著窗簾看到外邊已經大亮。這次意識到今天是冬令時的第一天,時間比夏令時晚了一個小時。今天預報有雨,拉開窗簾看到天雖然鉛黑,但沒有下雨的任何跡象。再看手機上天氣預報,十一度。昨天這個時候,和多跑北約克的朋友群跑,氣溫是零下四度。和今天相比,真是冰火兩重天啊。穿了短褲跑鞋,出門跑步。由於蘋果耳機故障,決定今天跑步不聼音樂或其它音頻,只戴了佳明手錶記下跑步的數據。不聽任何音頻,就可以一邊跑,一邊想想今天的要寫的這篇關於跑步的博客怎麽入手去寫。像村上春樹的散文集《當我跑步時我談些什麽》說的那樣,“一個不寫成文字就無法順利思考的人,想找尋自己跑步的意義,非得動手一個字一個字寫出這樣的文章才行”。那就開始寫吧。

起了跑步的念頭,是在2016年的年4月底。當時自己還在一個學院裏任職。春季學期開學時學,學校請了一個銀行的朋友,來給新入學的留學生講如何辦理銀行賬戶。那家伙叫Luke Chen,他在網上管自個兒叫金剛小熊貓。我們聊的挺開心,聽説他跑馬拉松,非常好奇,就問他了很多關於跑步的事情。於是就有了跑步的念頭。到了五月份,決定戒烟,同時開始嘗試跑步。當時我是遵循”能量守恆法則“:就是一個習慣的戒掉,要用另一個習慣來補充。於是跑步作爲戒烟的補充習慣進入到我的生活。

後來看了村上春樹的《當我跑步時我談些什麽》才知道大作家也是爲了戒烟開始跑步的。這點我倒是很隨我的喜歡的作家,我心裏自是暗自喜歡。題外話,榜樣(現在叫偶像)在一個人的生活裏其實作用挺大的,這些潛移默化的影響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所以年輕人盡量不要把歌星影星體育明星種種各類明星作爲偶像。他們是商業操作的木偶,目的是你的錢袋子。一邊給你洗腦,一邊去陶你的口袋。説起來,這些造星的公司無異於小偷,只是合法的把你的錢騙到手,他們並不在乎把你的腦袋搞坏掉或是掏空掉。喜歡村上春樹是從喜歡他的作品開始的。無論是小説還是散文,他的作品都非常和我的胃口。一度非常癡迷與他作品中的那種有點神經質的主人公和緩緩平靜的故事敘述。現在自己喜歡的四種活動也都是村上春樹所喜歡的:看書、寫作、古典音樂和長跑。自己喜歡喝酒,也和作家的酒館老闆的出身相配合,嘿嘿,牽强了點。

2017年五月第一次參加長跑比賽

第一天戒烟是是四月二十二日。同時開始了跑步。記得在戒烟第十天的時候,自己在朋友圈裏發了四張校園裏發芽柳樹的照片,配上順口溜:煙史三十年,戒斷已十天,今年春風遲,才見柳如烟。”春風遲“其實講的是當時和生意夥伴衝突不斷,不見和解的任何可能。心情鬱悶也是戒烟跑步的主要動機。朋友圈發了以後,十幾個朋友留言鼓勵。其中老朋友Grace趙留言說:“好詩好景好毅力,這戒烟后眼明心亮,才思泉湧。這柳芽還真有幾分煙模样,不過我們吃貨的眼裏更像小辣椒。” 現在看來,當時自己戒烟的決心有,但能堅持住,多半源於這些朋友的鼓勵和支持。如果戒烟沒能成功,跑步多半也會半途而廢。結論是,想要做件事情,想好了,把決心公佈與衆,在大家的支持下,就沒有了退出的理由。微信朋友圈是個不錯的平臺:想好要做的事、立個Flag,、天天打卡朋友圈、朋友點贊、沒了退路、堅持下去。當然,臉皮不能太厚,如果自己説的話總是食言,那麽什麽事也幹不成。我每每跑完步,都會發微信朋友圈打卡,總是得到朋友們的贊許,夸我堅持和自律。其實這哪裏全是自己的功勞,是衆多朋友們幫我完成了“堅持和自律”。這裏要感謝點贊鼓勵過我跑步打卡的朋友們,你們是我跑步的動力,是正能量的來源,謝謝啦!

2017年6月第一個10公里比賽

記得剛開始是在健身房跑。天氣暖和以後,開始在室外跑步。第一天開始記錄跑步是五月二十二日,也是我第一次在室外跑。那天天氣十五度,在East Don Parkland連跑帶走地完成了7.75公里,時間一小時五分四十一秒,配速是8’28”/km,用的是蘋果手表加上Nick Run Club手機App。還記得當時跑步的感受,由於是折回往返跑,所以跑了一公里,就對自己説,今天可以完成兩公里。因爲去時一公里,回來必然還要一公里。所以跑到四公里時往回跑,心裏大悦,感謝上帝,今天可以完成八公里了。2016年初夏回國省親,6月6日在鄭州跑了我第一個十公里,這是開始跑步后的第二個月。完成十公里後,跑步的自信心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心裏想,五十一嵗開始跑步不算晚。六月回國、七月帶夏令營學生到薩德伯裏、八月倫敦巴黎度假、十月洛杉磯出差、十一月再次回國、十二月巴哈馬度假,去一處跑一處,算是把跑步堅持了下來。

2018年5月我的第一個半程馬拉松

到了2017年四月份,第一次參加了一個長跑比賽。比賽叫Race Roster Spring Run Off 8K,在高地公園舉行。當時受了教會的台灣朋友Ronny的鼓勵,報了名參加比賽。朋友圈我這樣寫道:“星期六上午與教會的一個朋友一起參加了在高地公園舉行的【跑步迎春】公益長跑活動,共兩千六百多名的跑步愛好者參加了比賽。公園裏人山人海、彩旗飄飄、人聲鼎沸!八公里用時47分鐘,比平時訓練要快一些。第一次參加長跑比賽,很興奮”。 妻子親自到場,給我照了不少照片。這一年五月十四日參加了多倫多Sporting Life 10k比賽,六月十七日參加了Toronto Waterfront 10K的比賽。

2018年10月我的第二個半程馬拉松

2017年底去墨西哥的 Cozumel度假,遇到了一家中國人,男的姓呂,長得非常像我曾經的好友小康。閑聊中得知他今年參加了一個半程馬拉松,而且是從來沒有經過訓練和跑步的那種。讓他這麽一説,激起了我要跑半馬的決心。度完假,回到多倫多,就開始為半程馬拉松做準備。2018年3月21日注冊了五月六日的Goodlife冠名贊助的多倫多馬拉松的半馬。這一年除了這個半馬,還在10月21日,跑了我的第二個半馬。第一個半馬的成績是兩小時十五分,第二次提高到了兩小時之内,1:59:54。到了2019年,參加了兩個全程馬拉松,由於四個多小時的長跑異常艱辛,自己分別寫了博客,題目分別是《油膩中年之首馬日記》和《二馬》,算是對兩個賽事的記錄。讀者可以在我的博客裏找到。

2019年5月我的第一個全程馬拉松

從2016年春天到今年這個秋季,四年半過去了,跑步的習慣基本算是養成了。有很多人贊許我堅持跑步的意志,好像跑步是很苦大仇深的運動,其實不是。這一點我非常贊成村上春樹在談爲何堅持跑步時説的:“人生向來如此,喜歡的事情自然可以堅持下去,不喜歡的事情再怎麽也堅持不了。意志之類恐怕也與‘堅持’只有一丁點瓜葛,然而無論何等意志堅强的人,不喜歡的事終究做不到持之以恆。就算做到了,也對身體無意“。但如果不試試,怎麽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呢。當然試試不是淺嘗即止,起碼應該試著要跑個一年兩年。跑完第一個全程馬拉松就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歡跑步了。

2019年10月我的第二個全程馬拉松

引我參加第一次長跑比賽的Ronny告訴我他的一個同鄉,四十嵗出頭,已經跑了一百多個馬拉松了。我當時覺得此人太瘋狂,現在知道跑圈裏的人說這是太“虐”,當然“虐”是跑圈裏的褒義詞,説起來,應該配合滿臉的崇拜之情。這人叫Jack Lee, 來自台灣,我們稱他為百馬王子。自從跑步以來,Jack自然成了我的偶像。雖然我和他都在跑群的各種社交媒體中,但一直沒有機會和Jack見面。邀他一起喝咖啡,他總是說太忙。微信上我對他說我是他的粉絲,他謙虛地說他跑步只是爲了健康和減壓云云。減壓我信,健康我打了問號。健康可能是初衷,跑到一定的階段,上癮才是跑步的真正原因。爲什麽會上癮,是因爲快感。跑步的過程當然是辛苦的,但辛苦裏的自我肯定,和辛苦后身體的輕鬆,和心裏上戰勝自我的愉悅,和打電子游戲有類似的地方。當然結果不同,打電游是給電游公司送了錢,換來了快樂,但失去了健康。比起來,還是跑步的投入產出划算,投入的金錢少,不僅得到了快樂,還得到了健康。健康最終會成為每個跑步者的獎賞。但健康不是長命,健康是高質量,充滿活力地活著。村上春樹說:”在個人的局限中,可以讓自己更爲有效的燃燒,哪怕只是一丁點,這是跑步一事的本質,也是活著(在我來説還有寫作)一事的隱喻“。

2020年7月參加抗疫雲上公益跑

本來2020打算跑一個半馬,再跑一個全馬,但由於疫情,所有的現場比賽都取消了。只有參加了兩個云半馬,沒有什麽意思。倒是和多倫多華人跑步協會(CRIT)北約克分舵的朋友們有了更多的機會一起群跑。寫到這裏,感到這個博客有點像女人的裹脚布了。關於我們北約克跑群的一些趣事,只有下次有機會再好好寫寫嘍。

2020年10月多倫多湖岸馬拉松改成雲跑,跑回后小蘭相迎

(有幾個朋友來自大陸以外的地區,捎信説是有點看不懂我的簡體博客,所以用了繁體)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