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乡间生活小记

Alex Ning发布

(2020/08/08 – 11 星期六 – 星期二)星期六早上,本来“多跑(CRIT)”有群跑活动,但由于今天计划中午动身去乡下别墅度假,群跑的时间有些晚,于是爽了约,一个人早早地起床先出门跑了十一公里,回家洗洗涮涮吃了早饭,开始准备度假的东西。其实昨天下午,七七八八就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今天主要是在菜园里摘菜带到别墅分享给同去的同学两家。

在多伦多,我有两个高中同班同学和一个同届不同班的同学。不知从什么时候,我们之间有了不成文的习惯,每年几家至少聚会两次。冬天一次,往往在圣诞节或中国新年左右;夏天 一次,在加拿大国庆节(七月一日)或安省市民节(八月第一个周一)。冬天是聚餐,夏天是露营或一起去乡下别墅小住几天。今年本来定了国庆节的露营,营地是布鲁斯国家公园。这个公园非常热门,好不容易抢了两个营地,谁知疫情一来,公园统统关闭。想着七月一日会重新开放,于是五六月份的时候,天天去查公园的开放状态。最终等来的还是坏消息,这个国家公园七月十四日才开放。几家人没有因为公园的关闭,放弃了聚会的机会。其中朱同学的太太Grace,在微信上看到一个国人别墅的宣传美文,就把文章发给我们。文章写的美,照片也照的美,大家很是兴奋,结果就有了这次乡下四天三夜的同学小聚。这是一处水边的小木屋,位于皮德堡的鸽子湖北端,距离多伦多接近两个小时的路程。

计划中午出发,但一家人和家狗小兰磨磨蹭蹭到了一点半才出发。路过好运渔具店买了活的鱼饵—一盒蚯蚓和两打中号鱼苗。渔具店人很多,奇怪,今天没有中国人,都是南亚裔和阿拉伯裔的人在买钓鱼的东西。老板不在,老板娘值班,心想坏了,一定给的鱼苗又不好又少。一般中国人渔具店,卖一打鱼苗,往往会给个二三十条。但好运渔具的老板娘几乎数着条数给你,一打顶多给你十五六条,中号中会参杂好多的特小鱼苗。果真,后来钓鱼的时候发现,鱼苗又少又小,严重影响了我们钓鱼的数量和质量。当年老板和他儿子主要管理这个渔具店,我是他们忠诚的顾客,但现在,只要可能,就不会到这个店里来。不知这个老板娘是精明还是不会做生意。

出了渔具店,直奔乡下的别墅。由于中间休息了一次,到了目的地,已经快四点了。到那里时,霍同学伉俪已经在那里了。卸车,安顿家狗小兰。还没卸车完毕,另一个朱同学一家四口也到了。因为疫情,三家人很久没有见面,互相问候寒暄,很是热闹了一番。无论是露营还是乡下别墅,几家人最主要的活动就是想着花样做饭吃饭,其次是喝酒聊天,然后是钓鱼、徒步和到附近的旅游景点走一走。其实这些活动都是些表象。在异国他乡,我们各自的小家远离父母兄弟姐妹,高中同学之间自然就成了亲戚。每年不多的几次相互走动,大家都看得比较重,这是我们和故土之间的一丝难舍之情,也慰藉着游子心里的思乡之苦。像歌里唱的那样,是叶对根的情谊。

一切忙妥当,才仔细里里外外看了看别墅。木制的房子不是很大,面向湖面、背靠森林。一般的别墅不会有地下室,但这个别墅由于建在斜坡上,就有了地下部分,一半是封闭的地下室。另一部分是半封闭的储物空间,里面放着船只、木材和一些杂物。地上部分有两层,第一层又分室内和室外两部分。室内是一间卧室和厨房、起居室、饭堂连在一起的大厅。厨房里,冰箱、炉头、微波炉、各种厨具和餐具,和居家的厨房没有太多差别。饭堂里,木制的大餐桌被六把木制餐椅围在中间,上面是个挺古朴的吊灯。起居室这是沙发、电视、壁炉。一切摆设像城里的居家,但又有些不同,一是几乎说有的内壁家具都是原木色、二十墙上的油画是描写乡间风景的,其中餐桌后面的一副更是这个别墅的肖像,一模一样。一层的另一半则是宽大的露台,露台面对湖面。露台的屋檐下摆着四个红色木躺椅,加拿大人把这种躺椅叫Muskoka Chair,以安省的著名风景区Muskoka命名。露台上还放有六人座的户外餐桌和一个木碳烧烤炉来做BBQ. 露台由于立在斜坡的低端,下面是刚才提到的半开放的储物间,所以在露台前面有一个三米宽五六米长的木梯直通草坪,傍晚坐在这个木梯上吹吹湖面上的清风,一定非常惬意。别墅的楼上是个阁楼,有两个挺大的卧室和一个不带淋浴卫生间。第一次住房顶倾斜的阁楼间倒是另有一番情趣。

我们住的乡下木屋

走出别墅,是没有围墙的院子,大约一千多平方米吧,靠近森林的地方有个沙盘,沙盘上则立着大大小小的五六个各式各样的秋千,是个儿童乐园。不过,大人或大孩子坐坐也挺悠闲的。儿子和女儿就经常在这里回顾他们的童年秋千情结。靠近湖的一边,除了码头外,还有另一个十米见方的木制露台,可以站在这里钓鱼或发呆。院子的东边靠着一个非常豪的别墅,西边立着几个高大的松树把另一家邻居隔开。正好可以在两个松树干上绑上我的吊床,躺上去看看书听听音乐还不错。

加拿大特有躺椅 – Muskoka Chair

很快到了做饭的时间。这一阵子,妻的身体不太好,我就自告奋勇地拍着胸脯说,我来承担我们家做饭的那份责任。其实自己本来就比较喜欢在厨房掇拾,又喜欢些花花草草,妻子有时笑话我说,下辈子我应该做她的女人,她做我的男人。不过这次,她没有力气笑话我了,嘿嘿。记得前些年在国内,妹夫揶揄我这个大舅哥说:二哥做饭比较生猛,不按常理出牌。想想还真是,自己比较不爱看什么菜谱,往往喜欢按照自己的想法胡乱搭配,说是烧菜,倒不如说是做实验。别说,有时还做出特别的味道。其实,人生也是如此吧,按别人的路子走,和按自己的路子走其实也没什么大的不同,生老病死,一样的流程。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人生苦短,无需特别在意别人的眼光。

认真烧第一顿饭菜

来到乡下别墅的第一顿饭我来主厨,主食米饭,烧了四个菜:排骨炖豆角、蒜蓉炒瑞士甜菜、西红柿炒鸡蛋、胡椒干煎双椒。霍同学夫人拿出带来的卤猪蹄,又切了一盘酱牛肉,笑着说,这都是她老公的杰作,哈哈,看来做饭的不仅仅是我一个男人啊。朱同学夫人Grace, 用她家的新式电高压锅做了一道清烧茄子,非常美味。几个人七手八脚,不到半个小时,满满的一桌菜就上了这乡下别墅的餐桌。饭菜是齐了,酒不可少。我把自家地里的摘取的薄荷叶拿出来,放入青柠、冰块、苏打水、白糖,最后在加入白色的罗姆酒,调制了八杯Mojito。别说,自己调制的这款鸡尾酒不仅好看,味道也足(放了更多的烈酒,嘿嘿)。在炎炎夏天的乡下喝,它的清爽足以把我们从都市带来的风尘一扫而光。三家,六个大人,加上已成年的女儿雅子,七人八杯酒?嗯,是我故意给儿子也备了一杯,他今年十七,离喝酒的法定年龄差两岁。但我想稍带酒精的鸡尾酒应该没问题吧。但儿子却拒绝了我的盛意,要严格按照加拿大法规不沾酒精饮料。我不知是应该为他的恪守律法高兴,还是为他的墨守陈规担忧。哈哈,不管了,他自有他的生活,只要他开心就好,不必强求。

做饭吃饭,忙忙活活,七嘴八舌,笑语不断。快八点,告一段落,天已近黄昏,下一个重头戏“钓鱼”开始了。别墅里有五条小船:两条kayak、一只Canoe,一条脚踏船和一个铁皮船。铁皮船就是用来钓鱼的,可惜这条钓鱼船没有加马达,需要划桨。好在湖不大,从别墅的码头到深水钓鱼的地方也就四五百米,两人划上个十来分钟就可以到钓鱼点儿。今天钓鱼的“选手”是我、朱同学和小女雅子。我坐在船头,老朱在船尾,雅子坐在中间。把船划出码头附近的浅水区,到宽阔的水域,才发现湖上很多人在玩快艇,有些快艇还带了类似冲浪的滑水板,上面一般是半大的孩子。开快艇的可能是他们的父母,快艇飞快,孩子们一阵阵尖叫声和快艇一样划过水面。这才想起,今天是周六,度假的人很多。

钓鱼归来

这个湖叫鸽子湖,和安省的大多数的小湖一样,细长又曲折,来来回回总有三四十公里。湖面宽的地方也不过一二百米,窄的地方更是不超过十米,中间大大小小不少的岛屿。湖面不大,所以风浪也小,是水上活动绝好的地方。它们虽没有五大湖的壮阔,但秀丽却是那几个像海一样的大湖无法比拟的。如果说,五大湖像粗犷的高大男人,这些小湖就像低眉顺眼的小家碧玉。湖的岸边密密麻麻地建了很多别墅,别墅都是木制的,尖顶回廊、错落有致,每家都有木质阶梯通往湖边私人码头。别墅被郁郁葱葱的树林裹着,倒映在平静的湖面非常娴静美丽。

美丽的鸽子湖,儿子女儿在划船

我们租住的乡下别墅在鸽子湖最北端,据说鱼类资源非常丰富。今天三人在湖上的拐弯处钓了一个多小时,晚霞从浅红到深红再到暗红,收杆的时候已经是鱼满仓了。六七条大嘴鲈鱼,还有些黄鲈、石鲈和太阳鱼。女儿没钓上鲈鱼,倒是钓上来了一条大的花鲗,很是稀罕。花鲗是中国鱼友的心头好,模样俊俏、肉质鲜美,妥妥的小鲜肉。味道很像是国内的鲫鱼,一般花鲗只有春秋两季,而且没有人工饲养的,全部野生。有些中国人拿花鲗炖汤来给孕妇催奶,在微信渔群里经常看到喜当爹的小伙子给他的月子婆姨高价求“鲗”,嘿嘿。两老一小三人划船上岸,岸上的霍同学已经在哪里等候,对于我们的渔获啧啧称赞,我们谦虚的说,这只是小试牛刀,好戏明儿早还会上演。

左边是大嘴鲈鱼,右边是花花(花 鲗 )

天彻底黑了下来,大家一路疲乏,又喝了酒、钓了鱼,所以没有长聊,各自进房间里休息。我就寝的地方不在室内,而在屋外的露台。订别墅的时候,屋主听说我们要带狗,不太乐意,好说歹说才勉强同意,但有条件是狗不能进入室内。但小兰天生胆小,从没有独自在户外呆过,把她自己放在户外,她一定会吠声不断。于是我们就决定带个小帐篷,晚上我来和她“同居”。加拿大的夏天的好处之一,就是白天再热,到了晚上也要盖上被子才能入眠。但今年刚入夏那会儿,天气燥热难当,不仅是白天,夜里也要开整晚的空调才能安眠入睡,这是我来加拿大将近二十年没有遇过的。好在八月份以来好了许多,白天照常热,但晚上又变回了加拿大夏天的常态。帐篷支在高高的露台上,一点也不潮湿,打开帐篷的顶端还能看到点点繁星。在帐篷里睡觉,更接近自然,虫鸣、蛙鼓、风声、叶语,让人心静的像天上的星星。有了我的陪伴,小兰很乖,任何动静都不会惊吓她。一人一狗都睡得非常熟甜,半夜下了小雨,也没有把我们吵醒。

我和小兰“同居”的帐篷

睡得早,起的就早。五点半醒来,穿衣出门,朱同学和他夫人已经在客厅了。我们昨晚约了今早天一亮就起床一起钓鱼。没想到天下起了小雨,天阴,再加上已经八月初了,五点半天还没有亮。等了一会,看雨小了,天也麻麻亮了,三人划船入湖钓鱼。刚到湖中心,雨点大了起来,但已经不能回头了,冒雨钓了一个清晨,收获也不错。后来我们又钓了两次,都有收获,离开乡下回城时,每家还拎了一兜鱼。

接下来的两天,乡下别墅的生活休闲自在。钓鱼、喝酒、聊天、看手机、听音乐、跑步、酒铺参观、烧烤、划船、篝火、看乡下风景、还有发呆。走的时候大家还有些依依不舍,期待着下次的聚会,也盼望疫情快快滚蛋,正常平实的生活赶紧回来!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