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冬营

Alex Ning发布

(2019/11/23)昨天夜里八点半开始睡觉,睡到一点半,算是睡了五个小时,睡不着了。明天要去参加一个冬营活动,这是我的第一次,朋友也是全新的,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既然不能入睡,干脆起床,明天答应朋友带着无人机去,虽然买了两年多,但玩的次数很少,自己操作的非常不熟练。就打开油管,看大疆的教学视频,看了一阵,挺无聊,又乱七八槽的上网。熬到五点二十起床,想着未来两天不能洗澡,就急急忙忙地冲了澡,然后开始收拾最后的行李装车。

和其中的一个未见面的朋友隋霜梅约的是六点二十到她家里接她,她家在市中心的东边,昨天已经Google了一下,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六点出门,给霜梅发了微信通知我出发了。周六清晨,DVP上的车甚少,二十一分钟到了霜梅的家门口,然后打了电话给她,告之我到了。不一会霜梅提着一个行李箱和露营的其它东西出现在她家门廊上,一个比她大不少的男人帮她提行李,天还黑着,看不清,以为那男人是她父亲,后来才知道是她的老公。之所以没想到是她丈夫,是因为之前船长麦克在我们露营的六人群(后麦克加了艾伦老公丹尼尔变成七人群)里发了一个法语版的《因为爱情》送给群里的各对情人或夫妇。麦克不明霜梅的婚姻情况,含蓄地在群里问霜梅:现在时?霜梅回道:过去式。我以为霜梅是离异地状态,后来船长也提到这个,他也是这么想歪的。没想到,霜梅只是想表达浪漫已成过去式。嘿嘿,男人女人的脑回路还是有所不同的啊。我赶紧上前帮她把行李放在后备箱,前后五分钟,效率还是蛮高的,特别对于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士。

下一步是去接艾伦, 她住King City。从网上看,到她家要四十分钟。一路上和霜梅聊天,她是东北丹东人,但口音一点也没有东北味,倒是有些北京的口音。霜梅说话音调柔和甜美,有一种天真在里面,和她的长相十分吻合。知道她在一家公司里做会计,有三个孩子,最大儿子今年十四岁,最小的也是儿子八岁,中间的是个十岁的丫头。谈起她的三个孩子,霜梅滔滔不绝,是个爱心十足的年轻母亲。

我和艾伦约的是七点到她门口,感谢今天的路况,七点五分到了她家门口。好家伙,三个车库的豪宅,邻居大多都是如此。打电话给艾伦,她说马上出门,不一会看到一个高挑的女子出了门,这是艾伦了,她的老公丹尼尔在后边帮她拿行李,丹尼尔白白净净、瘦瘦高高的一点不像福建人,倒是有些上海人的味道。后来听船长麦克调侃艾伦夫妇知道丹尼尔对待老婆也真的像上海男人一样体贴入微。之前艾伦为了把她家的地址给我,加了我的微信好友,我得以逛逛她的朋友圈,看到她和老公非常喜欢户外,老公跑铁人三项,两人八月去了冰岛,十月又去了尼泊尔。最近刚从古巴陪父母度假回来,算是一对神仙夫妇。艾伦有一个幸福的家挺,她提到她的儿子,大学毕业在DT做IT工作,偶尔回家住,说已经空巢了几年了。听到艾伦埋怨她的儿子,知道那是爱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接了艾伦就去Newmarket接船长,加入多跑以来,不知为何加了船长的微信,一直在关注他的朋友圈,看到他跑超马,冬天野外背包露营,雪地山里骑肥车等等。给我的印象是非常狂野的一个人。但只见过船长两次,上个月,朋友约着去Newmarket谈合作。谈完事,朋友邀着吃午饭,但合作还没着落,就没有应。但此时才十一点,想起船长麦克家就住在附近,他现在做房产经纪,正在推美国奥兰多的度假房产。现在手里有些闲钱,对他的项目挺感兴趣,于是就微信问他可不可以见一面。于是两人有了第一次的短暂见面,和他微信上的照片一样,虽然皱纹很多很深,倒也没有显得老气。很粗犷热情的一个北京汉子。当然,既然是北京爷们儿,一定很能侃,他没有例外。第二次见面是参见他的一个投资Airbnb的说明会,他和其他的房产经纪十分不同,在“忽悠”的同时,加入了不少理论,听的我有些晕,但也很享受,像是大学课堂。可惜这个“教授”在两个小时的演讲中起码有一个小时是做低头沉思状。让我这个曾经的教育业内人士在心里偷偷打了个小X。后来在多跑群跑时碰到他的一个朋友,好像是乔安娜(Joanna), 给她说了麦克的“缺点”,乔安娜又传给了麦克,麦克问我,让我很尴尬。哈哈,我这算是小人背后说人闲话。

在麦克家的车道上装上他的行李,刚刚好可以全都放下。我不好意思地说,自家汽车的自行车架子的零件没找全,就没有带,他的肥车带不了了。其实,我没有仔细去找,想着带个自行车挺麻烦,大冬天,冰冷沉重的铁架子一定会把我们的兴致破坏掉。如果露营群里的朋友看到这里,请大家特别是船长,原谅老汉撒了个小谎。

四人聚齐,在麦克家附近的Tims买了些咖啡吃食就上路,一路往布鲁斯半岛开去。从Newmarket到布鲁斯半岛一共是268公里,一路上都是限速八十的省级高速,最多可开到100km/hr, 我们花了三个半小时左右,中间在一个加油站休息了五分钟。麦克和艾伦两口很熟,他们一起去过野外背包徒步露营,听他们讲背包徒步的经历,让我佩服不已。心想,如果有机会老汉自己一定会试试。艾伦的老公今年跑了个半铁,是艾伦偷偷给丹尼尔报的名,报名时丹尼尔连游泳都不会。艾伦直到快比赛的时候才跟她老公说。麦克笑说艾伦真狠。哈哈,我也觉得艾伦够疯狂,但我喜欢,相必他老公也喜欢得紧。生活是一张无聊单调的画布,偶尔添一些高亮出格的线条,会好看许多,谁人不喜欢呢?意外来了,艾伦给我们透露,她又给她老公报了了大铁,丹尼尔还不知道,艾伦让我们千万不要说出去,要不然会影响她老公的训练情绪。艾伦一说,我们三人哈哈大笑,说艾伦真的很疯狂。大铁是指超级铁人三项运动项目(Triathlon, 希腊语),先是3.8公里野外游泳,然后是180公里公路自行车,最后是一个全马42.2公里,关门时间是十七个小时。当然半铁是指半超铁,三项运动都是大铁的一半。安省比较有名的应该是Muskoka(蜜月湖)的赛事,每年七月举行。

一路说说笑笑,沿着六号高速公路,到了布鲁斯半岛的最北边的Tobermory小镇,和一起露营的另外两个朋友汇合。这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不知是不是大家的肚子都在抗议,我已经开始有些饿意。船长下车问了一个路人,说整个镇上只有一家餐厅还在营业。想象着夏天这里游人如织,每个餐厅都一座难求的热闹场面,不禁有些落寞。人生大体也是如此,当你年轻得志、春风满面的时候,你的生活一定是高朋满座、笑语喧天;但当你年老势衰、谢幕退妆以后,如午夜散场灯暗烛灭的剧场,留下的只有寂寞的月光和一排排的空座。

另外两个朋友很快也到了小镇,其中一个叫弗兰克,我曾经再多跑的一次活动中见过他,他为大家讲解如何为跑步锻炼核心肌群。弗兰克四十多岁,很精干,无论是长相和举止都十分像我的高中语文课代表魏向阳。另一个叫戴安娜,三四十岁的样子,开朗活泼大气的一个高个子湖南女子。弗兰克、戴安娜、麦克和艾伦是老朋友,见面互相打趣。我和霜梅在一旁笑着看着他们,我们一群冬营六人组算是到齐了。

大家到齐后的第一件事,当然先是合影留念。麦克指着路边的一个灰白的石冢侃侃而谈。这是一个有灰白色石灰岩石头和水泥砌成的一块石冢。底座约有一米宽,顶部稍窄成弧状,整个石冢约两米半高,一米半处,有一镂空的圆形孔,孔内是个水泥制作的箭头。圆孔下方的石冢上嵌一块方形黑色大理石,大理石上则刻着字,来表明这块石冢所立时间的缘由。石冢立于1967年,来表明此处是著名加拿大布鲁斯步道的最北端。

布鲁斯步道位于安大略省的中南部,长900公里,是加拿大最古老、也是北美洲最长的徒步远足步道。这个步道开始于安大略省的Tobermory,中间穿过了多个保护区、省立公园,最终到达尼亚加拉悬崖边的Queenston。布鲁斯步道保护区官方,有一个非常流行的项目,是一年或是数年徒步穿越步道,每周走其中的一段,直到把整个九百公里步道全部走完。官方会给你发一个证书。麦克已经走过两回,嗯,这是个骨灰级的野外运动爱好者。

照完相快十二点了,大家的肚子都饿了,简单商量,一直同意午饭吃这里的白鱼。Tobermory的白鱼是这里的特产,当然,本地人只会一种烹饪方法,就是油炸。弗兰克去路边的一个杂货小店打听了一下,整个小镇只有一家餐厅开门,离我们不远,就在路的尽头。一行人徒步到了餐厅,餐厅的名字叫Pincess Dinning Room, 是Tobermory Princess小旅馆的酒吧餐厅。六人进门,看到餐厅不小,十几张桌台,窗外就是停满游船的港口。餐厅的一边是个长长的吧台,上面花花绿绿摆放了不少酒,四周墙上也挂着当地的一些风景照片,算是典型加拿大风格的小镇餐厅。餐厅不见人影,对着后厨喊了Hello, 才过来一个年轻女子,笑盈盈地过来招呼我们。现在正是饭点,又是周六,即使是小镇也应该有些当地人用餐吧。可惜没有,只有我们六个中年国人孤零零地独占一张长方形的台子。没有我们得闯入,餐厅安安静静的应该十分美好。我们几个人进来,叽叽喳喳一说话,竟然有了回音,反而显得餐厅的孤寂和冷落。天气零度左右,在外边走动,大家都有些寒意,要了开水,女士们端着开始捂手,男士们则打开菜单来看,选了白鱼、汉堡、薯条和蔬菜浓汤,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大家分享几个菜,边吃边聊,填了肚子,又互相有了初步的了解。

吃完饭,六个人,两辆车,往布鲁斯半岛国家公园开去。这是冬天,但公园没有完全关闭,还有些营地可以自助露营。在停车场,看到有七八辆车,应该是来这里徒步的游客,大部分应该不会过夜。麦克来这里冬营多次,熟门熟路,把我们引到二号停车场对面地营地Tamarack Campground, 选一处离营火木材和入口最近的露营点,应该是239号。和夏天不同,营地的入口被铁栏拦住,汽车开不进去,只有把一个车子停在入口处,另一个车停在对面的二号停车场。一行人开始从车上卸东西,帐篷、椅子、睡垫、睡袋、食物箱、瓶装水等等等等。然后是支帐篷,六个人三个帐篷,我和麦克各一个,霜梅和艾伦一个,弗兰克和戴安娜准备睡到他们的车里。帐篷都是简易小帐篷,很快完工。这时才看了看四周,松树居多,落叶的植物不多,所以公园还是郁郁葱葱被绿色笼罩着。除了有些冷和安静,没有想象中的冬天那么肃杀。我们刚进来时,竟然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亚洲小伙子,独自一人在对面的营地里做饭。麦克小声对我们说,看来此人是来这里思考人生的,大家一阵善意地哄笑。我心里想,我们难道不是吗?

安排好营地,就是徒步了,这次我们计划露营只住一个晚上,所以徒步只能有两次,今天下午和明天上午。两点半,大家聚集出发。天气虽然很好,但毕竟一是十一月末,温度只有五度左右,稍微有些寒意,大家穿着薄薄的棉衣,就足以御寒。沿着Cyprus湖边的小径(Cyprus Lake Trail)往Grotto悬崖走。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并入Georgian Bay Trail, 一直走下去,快到Grotto时,步道并入著名的布鲁斯步道(Bruce Trail)。今天天公作美,蓝天白云,路上偶尔遇到零星的有人,一路上风景美不胜收。看到了硕大的一只黑白相间的兔子,大耳朵竖着,朝我们好奇的观望,和在家里后院看到的那些小小的灰色兔子十分不同。三点半左右我们到了Grotto,这是这个国家公园最著名的地标。Grotto本身就是岩洞的意思,这个岩洞位于Georgian湖湾的悬崖边,岩洞下是异常美丽的蓝绿色的湖水。如果是第一次去这里,一定会被它的美丽的惊到。悬崖不高,大约有三四十米,可以沿着岩石拾级而下,一直到湖边。湖水是冰凉的,我盛夏的时候来过几次,即使是夏天这里的湖水也是冰的,那时下去游泳,被冻的上下牙直到颤。麦克不愧是这里的常客,他为大家指了一条常人不经意的探险之路,路口被奇形怪状的石头围着,算是路,也算是洞,窄的地方只能经过一人,而且必须是瘦人,胖子根本过不去的。大家嘻嘻哈哈说,幸好自己身形保持的还可以。也是,除了我是运动的菜鸟,其他人全是运动达人,身材绝对标准,个个俊男美女。我拿出自己的大疆开始空中拍摄,刚拍了不到十分钟,一个全身武装的军人模样的高大白人向我走来。我还奇怪,怎么这里会有持枪的军人。更没想到的是,他是冲我来的。他来到我身边,说这里不允许用无人机。我问为什么,他说会影响到野生动物。这人应该是公园里的保安。他进一步让我把无人机里的SD卡取出交给他,我着实吓了一跳,心里扑通扑通的。不过,保安和我说话是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让我心里有些安慰,告诉他,我没有拍摄很多,回去就把影像删除。保安听我这么解释,可能也看我一把年纪慈眉善目,不好意思强我所难,就又一次提醒我不要再用了。我答应后,他转身离开。我们一帮人奇怪,他是如何知道我们用无人机在这里拍摄的。

后来查了查加拿大公园关于无人机的使用,才知道国家公园禁止使用个人无人机,商业无人机要经过公园官方许可。安省省立公园则要求先得到公园官方的许可,才可使用个人或商业无人机。

往回走时,已经五点,天渐渐暗了下来,走回到Cyprus湖边步道时,西边的残阳,红的像火一样,把Cyprus湖映射的格外美丽。回到营地,天已经黑透了。大家分头行动,开始野炊。我们选择的营地离放木材的小仓库很近,仓库分成十二格子,每一格大约存有二三十根手臂长短粗细的烧火木材。仓库没有门,但有棚来遮挡雨雪。仓库的柱子上有一个木盒,上面写着,每捆木材五元。我们先是取了两捆,往木盒里投放了十元纸钞。我带来一个烧天然气的野炊炉子,拿了烧水的壶和做饭的锅,麦克拿了一个真正野炊的铸铁锅,据他说是和他一个日本朋友那里得到的启发。麦克的锅,三个铁支架支撑在篝火上,锅则有铁链悬在支架上端,非常有野营的气氛。六个人带的食物酒水挺丰富的,有茶有酒有小食有下酒菜,当然还有各种火锅食材、调料。来之前我自报奋勇带了两升的伏特加,还带来了写苏打水和柠檬。麦克和艾伦说这是豪华的野炊。他们两个以往的冬营,往往是Backcountry野营, 车不能深入到营地,只能靠步行,吃、穿、用、住的东西全部背在行囊里,包括帐篷、睡带、水、食物等,所以带的东西尽量少,吃的也就非常简单。我们这次的冬天露营算是Frontcountry, 车可以开到营地,如果夏天,汽车还可以停在帐篷边。然后就是边吃边喝边聊边唱。没想到冬天里围着篝火另有一番情趣。一直到一点,酒喝完了,嗓子也累了,大家才各自回到帐篷里休息。自己酒喝的有些高,大家聊的什么、唱的什么统统记不起来了。唯一记得是开心舒展的氛围。第一次冬天露营,拿了比较厚的睡袋,倒是没有觉得冷,就是拿的野营的垫子小了点,睡惯了了大床,有些小小的不适。还好,酒喝的多了,就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大家陆陆续续地醒了,一起动手做了早饭,泡了热茶。戴安娜是第一次露营,就碰到了冬营,昨天又喝了不少酒,胃疼发冷,她和弗兰克先开车回多伦多。我们剩下四个人决定再走一次步道,又走了两三个小时,直到十二点多回到营地,简单吃了东西,然后卸帐篷装车,开车回多伦多。这是我的第一次冬营,喜欢,期望不是最后一次。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