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假期日记(7)

Alex Ning发布

2019/12/26 星期四 晴

昨天租的车,今天还,早上六点醒了,看到妻子已经出了门,就拿了车钥匙和照相机开车出门转转。出门向左,过了租车行继续往前走了三公里,有一处村落,标着什么酒店和沙滩。沿着标识,开车进去,两边有些小店和酒肆,时间才六点多一点,又是圣诞假期,几乎没有行人,安静的很。把车停在路的尽头,离沙滩还有些距离,七七八八的 房舍 被篱笆隔离开,下了车,在沙滩上逛了逛,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开车回去。把车停好,直接到了餐厅,餐厅没有围墙,只是用纱窗围着,以防蚊虫苍蝇进入。隔着纱窗,远远见到夫人正在窗边的餐桌喝咖啡,就进去吃早餐说话,并把今天的计划和夫人说了,夫人同意。

八点开了车到了度假村的大厅前的车道,接女儿儿子去玩ATV的车正在等他们俩,我就把自己的车停在此车的后边。跟着ATV的接车,不一会就到了ATV租车的地方,就在早上我兜风去的那个小村。把车停好,看到ATV的教练就是接他们的司机,我和妻子下车看着他们,教练非常简单地给两个年轻人介绍了ATV的操作,无非就是,如何加油门,如何踩刹车之类。租车行停了四辆ATV, 两辆红色的本田,还有两辆黑色的Kawasaki, 红色的本田ATV很漂亮,但教练却给了黑色的Kawasaki,妻子问为什么不开漂亮的本田呢?女儿抢着答道,本田是手动档,Kawasaki是自动档。原来,ATV也有手动自动之分啊。女儿带上头盔,身体稍稍向前弓着,非常英气。儿子瘦瘦的,腰板直着,还是有些孩子的稚气,和ATV配在一起,仍然文气十足,没显出一点狂野的味道。想起前几天,在偏远的海滩小镇上见到的那些满是纹身的肉壮男女也各自骑着ATV,鼻口围着花花绿绿的三角巾,眼里充满着不羁和反叛,成群结队在尘土飞扬的小镇上招摇着他们的荷尔蒙。比较他们,自己的儿女更像是城市顺从的年轻人。两人在教练的带领下,开着ATV上路,我和妻子开着丰田SUV在后边跟着。和清晨我的路线一样,拐到了村里通往海滩的路口,然后沿着海滩旁的的一条土路扬尘而去。土路很窄,我们的汽车进不去,只有把车停在了路边,下车,和妻子进入了海滩的这条土路。土路两旁长满了高大的热带树木,有榕树、鳄梨树、椰树、棕榈树等等。鳄梨树居多,树叶宽大,透过阳光,满眼的亮绿,棕色树干自然扭曲又粗壮有力,把那一树的绿叶衬得更加生机勃勃。这样安静美好的景象,应该每个人都想把它安放在心中不舍得丢开,更别说喜欢摄影的妻子。妻子拿手机拍个不停,又把手机交给我,把她也装进这美好之中,我又用我的单反,嘁哩吧啦照了一堆。又见鳄梨树上一对五彩大鹦鹉我在枝头,休息觅食,看见一个抓了虫子来吃。也见了松鼠趴在椰子上探头探脑,十分可爱。这里的松鼠,身子红褐色,尾巴浅褐色,比多伦多的松鼠多了一份灵俊俏和灵气。在海滩小道上盘桓到九点,开车去加油,路上竟然又看到宝贝女儿和儿子。这里的油不便宜,四分之一箱的油,用了差不多二十美元。加完油开车把妻子放在ATV的租车店,我则去车行还车。还车是看到出车行对面的房产经纪办公室的窗户上贴着一些卖房的广告,溜了两眼,十几万美元到六十九万美元的海景房,觉得还不算贵,就是离机场太远了啊。

还了车,ATV的教练把我们一家四口载了回到度假村,路上瞎聊一会本地的房产。教练说,今年哥斯达黎加的房子也在贬值,差不多有20%左右。又问道,地产税,他说如果自住,税率很低,他家的小房子,一年只有四五十美元的地税,但如果做出租地税就高了,大约几千美元。另外,这几年来到这个半岛的游客比前几年少了很多。我心想,中国人,尤其是大陆人来哥斯达黎加的人数很少,应该是没有宣传到位。

回到房间,还不到十一点,想着离午饭还有一个多小时,就拿了贾平凹的书到泳池旁来看。要了两杯伏特加加冰和柠檬,又拿了些炸玉米片(chips)和西红柿萨尔萨酱(tomato chip salsa), 来到泳池旁,找了个空的躺椅,有去取了了浴巾搭在上边。来时没拿手机,把手机放在家里了。一家四口,只有我一个人的手机买了当地的SIM卡,妻子和孩子们蹭我热点来上网。把书、眼镜、浴巾、酒和小吃放在躺椅上,自己先到泳池里游了十来分钟的泳。爬上来,躺在躺椅上,边吃边喝边看贾平凹,最后再享受一把中美洲的赤道之热。

中午吃完饭在房间里休息到了下午两点多,和妻子一起去海边玩大疆无人机。早上落潮时,海滩非常宽阔,下午一般太阳太毒,没有到海边来过,没想到,下午两点多一涨潮,海滩变得如此局促狭小。不过对于 大疆 无人机来说算是过宽敞了。把两个备用电池都用完,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回到房间,看到两个年轻人还在床上躺着,一个在读书,一个在打任天堂的Switch, 说好的去打乒乓球呢?变卦了哈!我过去拉了看书的姐姐去打网球,又差弟弟去沙滩通知妈妈我们在网球场。虽然雅子不会发球,但打的相当不错,不一会,弟弟和妈妈也过来。我推说去前台再借些球过来,把拍子递给家豪,让他和姐姐打一会。在前台,说是要拿信用卡才能借。又跑回房间拿了钱包,终于借了两盒球,脏乎乎的,应该弹性也不好,又借了一副拍子。回到球场,看到家豪和雅子打的正热闹,显然弟弟的球技不如姐姐。我有偷偷问雅子,为什么弟弟把网球课停了,雅子说不喜欢呗。我又问,不喜欢还上了三年多的网球课,费了我们好多的学费。雅子说,弟弟不是肯对妈妈说“不”的人。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家豪隐忍的一面,是好还是不好,很难说。

打网球到六点多,天已经黑了。回家洗澡换衣,去餐厅吃了在度假村的最后一顿晚餐后回家收拾行李,明天准备回多伦多。有点想寄养在宠物店里的小蓝了! (2019圣诞假期日记完结)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