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假期日记(4)

Alex Ning发布

2019/12/23 星期一 晴

早上还是早早地醒了,六点光着上身,穿着短裤跑鞋,出门跑步。今天计划六公里,沿公路跑。出了度假村的大门,往右,跑了大约七八百米看到了飞机场,有一架小型飞机停在那里,大约有十来个座位。飞机场只有一个跑道,想着离首都圣何塞应该很近,最多一个小时,不知机票贵不贵。过了机场,远远看到一些白的东西七七八八的竖在一棵大树下,以为是本地人的墓地。跑到跟前发现是一些白色的牛立在树下一动不动,让我哑然失笑。继续往前跑,两公里处,到了一个叫海豚餐馆的地方,后来知道这里是一个高尔夫俱乐部,也算是度假村的一种。第一天在订晚餐时Brad和Joanna提到这里的高尔夫挺便宜,大约五十刀打一场,我对高球没有概念,不知是不是真的便宜。过了海豚餐馆,又跑了两公里,实在是湿热难当,中间停了四次。往回跑,跑回度假村正好是七点,一个小时。

今天没有订任何酒店提供的旅游项目,就在度假酒店里溜溜转转。这个酒店有一个鹦鹉园,就在大门口的右侧,每次过这里,都听到金刚大鹦鹉的鸣叫,此起彼伏,应该鹦鹉挺多。这里还有一处挂着牌子,牌子上表明这里是哥斯达黎加鹦鹉保护研究中心,但大门紧锁,越过一人高的篱笆,可以看到里面一个非常大的铁丝编的的鸟屋,里面有一些花花绿绿的金刚大鹦鹉,鸟屋的铁丝网外边也有一些鹦鹉,和网内的鹦鹉互相逗趣。看来这里应该是鹦鹉觉得安全之地,也是轻易可以觅食之地。听工作人员说,笼子内的鹦鹉需要救治,暂时关在这里,等身体恢复就放回自然。但愿如此,18年去秘鲁的时候,参观了一处动物庇护所,听两个从英国来的义工说,金刚大鹦鹉的羽毛非常鲜艳亮丽,成为非法交易里的宠儿,这些偷猎者把鹦鹉做成标本,或是把羽毛拔下做成各种观赏品兜售。无论做标本或是做羽毛制品,都需要趁鹦鹉活得的时候动手来保持羽毛的成色,残忍至极。大概太过美丽也会引来暴力和杀戮。要不然说美人多薄命啊。

说是鹦鹉园,其实就是一片林子,进门口是度假村的健身房和SPA房,健身房的屋前修有一个小的温泉池,看到池里已经有些男男女女躺在里边泡着,也有小童随着父母在里面玩水。绕过健身房和温泉池,就进入了鹦鹉园,鹦鹉园的门口立了牌子,上边用西班牙语和英语写着:WELCOME TO ASOPROLAPA, 然后说在这个地方,动物有优先权,这里不是动物园也不是马戏团。这里是要让我们明白动物值得我们人类的尊敬。但讽刺的是,里面的所有鹦鹉都被关在巨大的鸟笼里,游人或酒店的客人鱼贯观赏消费着他们,这是人类的尊敬吗?嗯,人类不是自然界最聪明的动物,但是是最虚伪、最狡诈也是最残忍的物种。仗着有上帝的庇护,为所欲为,迟早上帝会取回那个放在人类头顶的光环,而受到自然的惩戒。这样心里想着,但作为人类的一份子,依然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自然界的至尊待遇。林子的尽头是马厩,养了不少马,是供游有人骑乘的。这个度假酒店的网站封面上就是一对俊男靓女在落日的海边骑马浅行的浪漫镜头。

上午在鹦鹉园里耗了一上午,中午吃完饭,又在泳池边读书、喝酒、游泳、刷手机。到了五点发现网络流量用尽,五点和妻子度假村的小卖部问是否可以在这里买流量,被告知他们没有。但隔壁的那家海豚餐厅那里的小卖部里也许有。说是隔壁,其实也有三公里远,走路差不多半个小时。但妻子和我还是决定走路过去。五点半到小卖部是,两人都出了一身汗。小卖部的年轻女店员不会英语,叫来一个在这里住的客人来翻译,好歹算是给手机续了些流量,也不知是多少,只是付了5000科隆的钞票,大约合十美元左右。走回度假村,已经是六点半了,今天订了Rancho牛排馆的正餐,时间是七点半。赶紧回到房间洗漱整理。这个餐馆介绍的是正装,我们都略有准备,虽然不至于西装革履晚礼服,但起码要长袖衬衣深色西裤正式裙装之类。这里空气湿热,这几天都是短打扮,突然裹得严实了,非常不自在。一家人到了餐馆门口,已经有些人排队,看到他们个个短裙短裤,甚至是人字拖都有,比前天的日餐的非正式还非正式,一家人相视都笑了。但也无意在回去换衣服,将就吧。这里的餐馆都是四面透风的夏威夷风格,不会有空调,但是坐下来还是觉得比室外要凉快的多。我们四人,三人要了牛排,一人点了海鲜,食物没什么特色,倒是服务绝对按西餐的格式来的,一家人共餐就是天伦之乐。记得一个朋友说,什么是过年,过年就是一家人,一桌菜。话很朴素,但却很深刻。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