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假期日记(3)

Published by Alex Ning on

2019/12/22 星期日 晴

早上五点多起了床,换了跑步的短裤,看到室外的温度二十四五度,决定不穿上衣出门跑步,沿着海滩往南跑,可能是昨天喝了不少的酒,跑了不到一公里就已经气喘吁吁,但还是坚持,黑色的沙滩有些松软,但比大多数优质的白色沙滩好的太多,但当然不如公路。大约跑了两公里处,看到小型飞机的降落,有些好奇。过了机场,又跑了一阵子,看到前面的沙滩边有木屋,就决定跑到木屋处往回跑,但还没到就有一条通向大海的河流截住了去路,不想把跑鞋搞湿,就再次打住往回跑,跑到度假村看了看表先是六公里,结果碰到妻子正在给一对夫妻中的女人照相。妻子也看到了我,她拿起手机,给我拍下了海边跑步的照片。告别妻子,继续往前跑,跑了一公里折回,正好是八公里。算是完成自己的目标。也就有了机会发朋友圈。

回到房间,满身大汗,进卫生间洗澡,结果水压低致使头上的淋浴蓬头不能出水,只有下边的浴盆放水阀可以出水,水流缓慢,想着是隔壁用水洗澡的缘故,后来几天都是这个样子,早上水压超低,不能正常洗澡。只有胡乱把关键得地方洗了洗,出门吃饭。吃饭时,选了一张跑步时的裸着上身的照片,照片上自己胸肌十分明显,又选了两张和老婆的合照,发在微信朋友圈里,引来很多朋友点赞,点赞的后边他们如何想,不在我的考虑之列。

今天我问所订得旅游项目是Canopy, 也叫Zip Line 或是Tree Top。这项运动还和中国、加拿大和哥斯达黎加都有渊源,在wiki百科里,是这样介绍的:
溜索(英文:Zipline)是一种渡河工具,中国古代称为撞,它以一条钢索或粗绳,连接山谷两侧,一头高,一头低,人可由高向低溜过河谷。可分为平溜和陡溜等。常见于山地,如中国的横断山脉。除渡人外,亦可渡货物、牲畜等。溜索主要使用者为中国的怒族人以及秘鲁安第斯山的印第安人。
但作为一项冒险运动,Wiki里竟然没有中文的介绍,只有英文的说明。好吧,自己就简单翻译以下,
70年代,野生动植物学家为了研究哥斯达黎加热带雨林的生态,又不打扰本地的动植物,就借鉴了中国的溜索在雨林里穿行。到了1992年,加拿大人Darren Hreniuk搬到哥斯达黎加,才把溜索变成了一个商业的点子来吸引游客。现在溜索已经在全世界流行开,我们多伦多也有,蓝山和Barrie都又这项深受青少年喜爱的活动。

八点整,两个孩子也吃完饭,全家在度假村门口等待Canopy Waterfall(瀑布溜索)的接车。同时等车的还有一对白人夫妇,问了他们,他们是要去一个岛上BBQ,和我们的项目不同。八点五分,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门口,同时接了我们和那对白人夫妇。司机是个三十岁的本地人,带着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孩子,孩子八九岁,一双大眼非常明亮,圆脸微胖,十分可爱。::司机先把白人夫妇放在一个小镇上,然后带着我们继续前行,不久就由柏油路进入了土路。九点四十分到了目的地,是一个专门经营Canopy的本地公司,名字叫Sun Trails. 今天的队伍有三个家庭八个人,一对五十多岁的英国夫妇带着他们十岁左右的女儿,一个年轻美国女子带着她的八岁儿子,还有我和家豪雅子。妻子有恐高症,不想在空中呕吐,决定沿着山路走到瀑布那里和我们会合。负责培训和运作的两个吊索教练,年轻一些的圆脸络腮胡很英俊但十分腼腆,一程下来没有说几句话。老一些的那个叫丹尼,干瘦,爱说,主动问我的名字,然后就一直Alex地叫我,让我感到很亲切。第一次玩吊索,不免有些担心,到底是在几十米的绳索上滑行,一是害怕自己英语不好,不能很好掌握技术要领。但第一次完了以后,就觉得十分简单,要领只有一点,就是拉绳索的右手,开始不要拉紧,只须轻轻放在绳索上即可。快到站时,再用力下拉,把速度降下直到停止。滑了三四个吊索,到了瀑布,大家在教练的帮助下,卸下装备,下到第一个瀑布的顶端。这里一共有三个瀑布,如果想看第三个,不能在这里停太久,要不然没有足够的时间。这时妻子在那个男孩子的带领下,沿着山路也到了第一个瀑布的下方。

在第一个瀑布,教练丹尼告诉我们,这里可以跳水,水很深,不用担心。我有些动心,雅子也动了心,妻子却很担心,瀑布的顶端里瀑布下的池塘有十米左右,妻子试图阻止。但已经晚了。我脱掉外短裤和背心,穿着内裤准备往下跳。走到崖边,又退缩了。这时那对白人中年夫妇和他们的女儿已经跳了下去,然后女儿穿着黑色内衣也跳了下去。我来到崖边,一闭眼,也跳到水里,确实很刺激。后来雅子又跳了一次,我也又跳了一次。儿子最终在姐姐和我的鼓动下,穿着外短裤也来了个瀑布跳水。从第一个瀑布顶跳下,就是第二个瀑布的顶端,一帮半大小伙子在那里跳水,我来到第二层的水边往下看,好家伙,这个瀑布高又二十米左右,看的我头晕,但黝黑似泥鳅的年轻人,一个一个跳了下去。勇敢,只能这样心里夸奖!

半个小时过去,十点半,我们一行十人攀行到另一个树的顶端,妻子则在男孩的带领下,沿着原路返回。回时有三段吊索,第一段非常短,只有十来米,第二段很长,第三段时最长的一段,大约有二百米左右,吊索正好在树的枝叶中,丹尼一再告诫我们,把头抬起,仰面朝上。最后的一段滑行,最长也最刺激,不是最快的,但是是最接近丛林的一段。吊索探险完成,没有特别的惊险,倒是在瀑布跳水更刺激一些。回到Sun Trail公司的休息站,接待员问我们是直接回度假村,还是路过小镇停二十分钟,我们选择在小镇上溜达一下。司机把我们带到小镇Montezuma, 有很多小旅馆,花花绿绿蛮有情调,不时有一些旅人在街上溜达,大多是晒得黝黑的白人。在海边看到了白色的三角梅,开的正旺,透过白色的三角梅,看不远处的海滩,倒是另有一番的美丽。来哥斯达黎加三天来,几乎没有见到过狗,正纳闷,在这里看到了一只瘦小的黑狗,不知什么品种。在墨西哥、古巴和巴拿马这些中美洲国家,狗有些过多,很多看起来像是流浪狗,很可怜,但哥斯达黎加的狗却很少,不知何故。小镇长不过百十米,宽也就五六十米,除了旅店,就是卖纪念品的小店,没有什么逛的。女儿儿子买了冰激凌,有给那个英俊的小男孩买了一只,三人津津有味的享受着闷热中的冰凉。十分钟后离开小镇,回到了度假村,妻子感谢了司机,又给男孩十美元作为小费。

回到房间,更衣洗漱,然后去饭厅吃饭。中午床上躺到两点多,换上泳裤,拿了书和手机去泳池旁游泳看书喝酒。这应该是度假的“主旋律”哈。泳池旁有健身教练带领大家跳桑巴舞,音乐、比基尼、阳光、棕榈树、海水、酒精,一派美好盛世景象。

晚上睡得挺早,九点就入睡了。

Categories: 旅行笔记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