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假期日记(2)

Published by Alex Ning on

2019/12/21 星期六 晴

昨天路上折腾了一天,到了Barcelo Tambor度假村已经有些精疲力竭。晚上九点大家就睡了,和儿子挤在一张Double Size的床上,还好,没有想象的那么别扭。平时一个人睡大床惯了,以为和别人挤一张床会不习惯,其实没有,说明自己不挑剔,还是苦孩子出身,没有什么不能适应的。睡前和妻子说忘了把家里我新买的垫子拿过来了,妻子点头同意,另外我提议是不是要问前台再加一张床,得到大家的反对。儿子说,第三张床放哪里。女儿说,别麻烦了。妻子说,就你事多,这不挺好的嘛。哈哈!我倒成了那挑剔多事之人。

早上五点多就醒了,但窗帘拉着,也不知是不是天亮了。磨蹭到六点多,拉了妻子一起出门到海边散步,Tambor是个湾,半月形的沙滩,月形的两边是不高的山。但立在北太平洋的海边,显得山也秀了些,海也没有了粗犷男人似的宽广豪迈,倒是有些媚态,加上浅浅缓缓延绵的沙滩后边高大的椰树、棕榈树和矮小的宽叶灌木,更是有些像丰润犹存的中年贵妇。本来想跑步,但空气里的潮湿,让二十几度的气温搞得身上有些黏糊糊的。再说第一次来这里,还是先拜一下北太平洋吧。沙滩不是银沙滩,黑褐色,沙子非常细,细的有些像泥。海浪一浪一浪的涌来,把黑褐色的细沙裹上,在透明的水了泛起了阵阵黑云,显得海水没有那么清爽。但越过这些滚到岸边的海浪,向远望去,海水湛蓝,在远处与中美洲异常洁净的天空混在一处,分不清那里是天,那里是海。

在海边走,迎面碰到十几个晨跑的年轻男女,个个皮肤黝黑发亮,让的脚底板有些痒痒,对妻子说明天后一定在着沙滩上跑一跑。太阳开始在云里脱出,沙滩更加妩媚动人,妻子本来就爱照相,免不了拿起相机一阵乱拍。碰到一对三十来岁的白人夫妻,后来知道他们来自加拿大的Halifax, 男的叫Brad, 女的叫Joanna, 请了他们为我和妻子照了合影,后发在朋友圈里。

散完步,七点,直接去了Tucan Restaurant. 这家度假村一共有四个餐厅:自助餐厅Tucan,  日本餐厅,牛排店和吧餐厅。另外还有三个酒吧,算是度假村里规模中等的。自助餐厅的的餐食中等,该有的都有了,早上要了一个洋式的鸡蛋灌饼(Frech omelette), 里面少了菠菜,但多了葱花。可能在costa rica没有菠菜的缘故,只有用葱花来代替了。

吃完饭,去大厅旁边的服务台那里定今晚的晚餐,我们打算今天在日本餐厅(Miyako Japanese Restaurant)用餐。七点半到时,已经有十几个人在排队,八点开始预约。刚到这个热带地方,湿热,心情当然有些不爽,于是想起了网上对这个度假村的诟病之一就是这个订餐程序,只能当天预定当天的,差不多要一个小时,但后来想象也有好处,这样给每个人更多的机会来预定正式晚宴。度假村里只有两个餐厅需要预定,一个是日餐馆,另一个是牛排店EI Rancho Steak House. Miyako日餐馆不需要正装,但需要半正式,拖鞋和背心不可。Rancho牛排店需要正装,来之前做了功课,没人有带一套正装过来。

定晚餐排队的时候,又遇到那一对白人为我们照相的夫妇,聊了起来。他们本来和他的兄弟一家约好一起来,没想到兄弟家有事放了他们的鸽子。Brad有些谢顶,但瘦瘦高高的非常和蔼,脸上一直挂着纯真的微笑。Joanna很漂亮,总是附和着丈夫的话题,两人很配,后来也在餐厅和别墅的小径上遇到过几次,作为加拿大人,有一种天生的亲和感。预定完晚餐,已经八点半了,Air Transat的工作人员昨天在车上说好,今天九点开个会议来确定几天的活动安排,特别是走的那一天的的安排。

九点准时到了Air Transat的工作台,不像是开会的地方,更像咨询的临时台面。Air Trainsat的旅游代理叫Alexanda, 和我的英文名一样。他是昨天接我们下飞机,送我们上小巴的那个小伙子,二十来岁,会讲英法西三语,穿着带有Air Transat图标的蓝色T恤,一直在电话上。那天在车上的十五个人的五个家挺到了四家。说西语的那对年轻女人,第一个和代理聊完,然后是我,我问了问一些旅游的项目,没有急着定下来,要回头与妻子孩子们一起商量一下。来 “开会”还有一对居住在多伦多的爱沙尼亚三口,儿子已经26了,看起来胡子拉碴的像三十岁,但和人说话的腼腆羞涩像十五六岁,他的父母对他也像小孩子一样看待,让我严重不适,心里甚至想是不是这个年轻人有轻微的弱智。十点到了第四家的夫妻两人,女的看起来十分强势,瘦长脸,他们是住在多伦多的波兰人。女人一直抱怨旅行公司,刻薄地说这个度假村哪里像五星级酒店,可能是二十年前的五星级吧。这夫妻二人在我给代理咨询的时候,与那一家三口的女主对上话,由于都是来自东欧,他们聊的很欢,波兰女人鼓动爱沙尼亚女人投诉旅行公司,对从机场到度假村的三个半小时要求赔偿,她说这是恶意隐瞒,本来假期就十分宝贵,却在路上耽搁了太多的时间。她们说时,妻子也在一旁凑过头来听,后来妻子对我说,支持一下他们,如果他们要求我们也要求。我打哈哈同意,但心里不以为然,自己是图便宜,并没有做好太多的前期工作,另外也只是想一家人找个暖和的地方聚一下,不能怪罪旅行公司。

和代理咨询过,就来到大厅,妻子女儿儿子在沙发上聊天,我过去给他们说了旅行公司提供的额外项目,又说了我的想法,最后大家同意了三个旅游项目:

  1. 22日:半天Canopy Waterfall
  2. 24日:半天Curu national park hiking
  3. 26日:2小时ATV (女儿和儿子)

去订的时候,一共是七百四十六美元,给了5%的折扣,据说是定三个以上的可以给这个折扣。想争取更多,但看他很坚决,就没有坚持,这里也没有其他的旅行代理,只有这样了。最后付了七百美元。一切完事,已经是十一点。离早饭还有些时间,想到上网是个问题,就和家人商量是不是去镇上办个SIM卡,女儿反对,说,酒店一天上网费是十二美元,一周是五十五美元,我们打车的钱就可以了。我说,酒店只有大堂才可上网,十分不便,另外如果我们出门自驾,如何是好?还有,四人每人五十五美元,不就是220美元吗?大家一听有道理,决定去镇上转一转。问酒店的服务台的小伙子Markeal,他说可以买SIM卡,最近的镇是Gollo Cobano, 他的小册子上说单程35美元,但可以更便宜一些,要看那个出租车司机。于是Markeal打了一通电话,说一个司机可以40美元来回,司机叫Eric,可以说英文,于是订下车。Eric十分钟以后到了。沿着度假村前的这个柏油马路向右行了二十分钟,到了小镇。Eric先把我们领到一家当地人开的小超市,办卡的人吃午饭去了。于是Eric把我带到对面的一件超市,这家的生意还真不错,人来人往,比对面那家人气了很多。Eric和收银员说我的需求,那个女收银员给我们一个SIM卡,不到两美元。于是买了,但却不能激活,Eric按SIM卡的包装上的服务电话打了电话过去。对方要我把护照号码姓名发了过去,不久SIM卡激活,但花费如何办?得知可以在收银这里买通话时间和流量,就像收银员要求买,女的收银员不会操作,叫来了一个连面胡的小伙子,断断续续听到他们好像讲粤语,就问小伙子,Are you Chinese? 小伙子笑着说不是,我也没有再问。Eric和小伙子继续交流。不久那个女收银员过来,竟然和脸面胡说起了国语。脸面胡小伙子这才不好意思对我说,我们是中国人。一路上都是西语,偶尔有些不太流利的英语沟通,突然有了说母语的人,非常非常亲切。大约是人都最求舒适感吧,语言的舒适感也是如此。

回到度假村已经是一点多了,吃了饭躺在床上睡了会午觉。我打开热点,一家人在家里上网,开始了“热点”网上生活,网速还可以,但不知道这2万科隆能用多少个流量。到了晚上入睡前看到,一家人已经用了1.2G,是挺快的。

下午三点多,和妻子一起到泳池边休闲,拿了贾平凹的《自在独行》,这个散文集看了两个月了也没有看完,看到了第三章《独自走一走》里的第四篇,算是看了四分之三。躺在蓝色的泳池边,旁边一群黝黑肥硕的本地男男女女穿着泳装走来走去。年轻女子的粗腿上大多起了橘皮纹,布料少的不能再少的比基尼深深地陷入臀沟之中,但腰却像蜂窝似细的,倒也是另一番性感。男人们也大多有着啤酒肚,肌肉男很少,让我这个坚持健身、有些胸肌的中老年男人光了膀子也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虽然自己也有些小肚腩,但那些目光却也让我有些喜的忘乎所以,这在其它地方是万万没有的感觉。和妻子要了些Magarita, 她看手机,我看书。棕榈树下、大海旁边,耳边是西语声声、浪涛不断,我却再看描写陕北土的掉渣的贾平凹,哈哈,倒也是一种强烈的对比。眼累了,就跳进泳池有一会,泳池的另一边设有一个吧台,吧台立在水里,一群穿着泳衣泳裤的男女围在吧台前喝酒聊天,也有情侣拥抱着对饮,好一个极乐颓废的景象,像是罗马的酒神节。自己也走到吧台,要了酒,想和人聊一会,但那人一开口就是西班牙语,只有退出那个酒圈,回到妻子旁边看我的贾平凹。

六点多回到家,一家人都回到了房间,开始梳理穿衣准备去日本餐馆Miyako用餐。我们订的是七点的餐,六点五十五分到了餐厅门口竟然没有开门,原来餐馆开门时间是七点到十点,我们是第一批客人。七点准时开了门,我们前面是一家白人,两夫妇带着两个和他们同样高的儿子,其中一个穿了无袖背心,门口的餐厅领班和他们说了什么,那个穿无袖背心的小伙子离开,大概是回家换衣服了。看来虽然说这家没有正装的要求,但还是不能像自助餐一样穿着随便。进门时,餐桌好像并没有完全准备好。餐馆不大,有十来张桌子,我门选了一个靠吧台的四人台坐下,每人都尽量保持优雅的用餐风度。点了酱汤、温热清酒、毛豆和一个四人共享的寿司鱼生拼盘,餐后甜点是奶酪蛋糕。用餐时,女儿和我又聊起了电影。聊《爱尔兰人》时,我们竟然都是第一遍没有看完,觉得电影背景和我们各自的文化背景相隔的太遥远,我说我印象最深的是男主在电影一开始介绍自己时说自己是“刷房子”的,女儿说让她最感兴趣的是电影的主创平均年龄七十多岁。当然,在日餐馆里又聊起了日本电影,女儿说她最近看了《小偷家族》,老婆非常喜欢这个电影的导演的片子,我们曾经一起看过他的《比海还深》,这下子我们有了共同的话题。只有儿子有些不能参与到我们的电影话题,后来妻子还抱怨我不顾儿子的感受。当然其中女儿谈起了她在纽约的学习生活见闻也是挺有趣的。一家人说说笑笑度过了一个温馨愉快的夜晚。

吃完饭,女儿儿子回房间看电视后看书,我和妻子这在度假村里闲逛。天黑以后,天空异常晴朗,显得星星和我们很近,一颗一颗都可以数清楚,真是星光灿烂。

Categories: 旅行笔记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