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日记新年,跑!

Published by admin on

不知不觉到了二零二零年了啊。现在是二号九点二十四分,坐在星巴克写日记,我的2020年的第一篇日记。

昨晚把表定在了六点半,早上六点半闹钟一响,翻身起床,几天要参加麦克船长的99阶台阶的新年跑。约定的是七点到七点半注册,七点三十五开始跑。我到跑步的地点99级台阶所在的Thornton Bales自然保护区有30分钟的车程,保护区在New Market, 麦克所住的小镇。本打算,六点半起床,六点四十五出发,七点十五到。但没想到,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不足,起床,穿上跑步的长衣长裤,又披上一件防风衣。把换洗的衣物和一件浴巾带上,准备跑完以后在New Market附近的LA Fitness洗个澡在回家。又拿了新买的保温/冷水瓶,下楼吃了只香蕉,又烧了一壶水,泡了铁观音灌在暖水瓶里。一切停当,出门,Wow, 下雪了。心想圣诞夜自己在哥斯达黎加,没有我的多伦多也没下雪。新年夜,我回来了,雪还是飘落下来。好兆头嘛,心情大爽。但一看表,已经是快七点了,天已经有些鱼肚白,心里感叹到:果真是吃了冬至饭,一天长一线啊。虽然只是一线一线的变,日子还是飞快地往前赶,想到今年就要五十五了,真是变成老汉喽。嗯,自己老了,有些怕这些时光转换的标志性的日子,怕老也怕死。开车上路,心里有些急,在Nymark/Shaughnessy往南拐的时候,车子打滑,差点碰到路牙子,吓了我一跳。赶紧把车速降下,又把车换到四驱状态,稳了稳神,小心翼翼地往前开。在麦当劳要了一大杯咖啡,边开边喝。

上了404往北开,高速公路及时撒了盐,已经没有积雪,好开了许多,把车速提上来,但还是心有余悸。下了高速又开了十分钟,到了19th Sideroad/ Dufferin的路口,再往西开就进了保护区的小路,有些坡度,也有些积雪,不过还好开。我前面有一辆黑色奔驰450,心想肯定是来参加元旦跑的哥们,跟着这个车没错。果真,跟着奔驰,一路就到了停车的地点。停车场很小,有些车已经停在了路边。天还有些黑,但一眼就看到了船长麦克正在指挥安排大家停车。他看到我,指着一个停车场空出的车位,笑着对我说,大哥,这个车位专门给你留的,我连忙说谢谢。整个活动,麦克忙前忙后,考虑的十分周到。昨天,他领着他的小狗去跑道上绑路标丝带,一直绑到天黑,七公里山路,雪地,感动!停好车,脱了小棉袄,套上头套,戴上手套,准备新的一年的第一跑。碰到了一起去布鲁斯半岛冬营的霜梅,只是我在这个活动里除了麦克以外认识的唯一跑友。30号的时候,麦克建立了一个“99级台阶2020元旦跑”的微信群,从群里看到有六十四人报名,今天来了差不多有六十人左右。先男女(还有一个金毛狗)集体照,再女士集体,再男士集体照。分组跑,五到十人一组,出发前,麦克给每个组有拍了一张。没想到,一开始就是一个长长向下的台阶,差不多有三四十米的样子,非常陡,台阶上被刚下的小雪薄薄地覆了一层,雪下面却是冰,很滑。即使穿了冰爪的朋友也小心翼翼,我只是穿了野外跑鞋,更是感到心惊肉跳。好在,虽然有些地方跐溜了几次,但还是安全地下来。99级台阶新年跑已经是第四年了,我是第一次参加,没想到,这个野外跑还真有些难度,上上下下的大小坡不少,路也十分不平。跑下来一圈,不到七公里,已经是气喘吁吁,脚脖子也有些不适。跑之前,自己说是要跑20.20公里,这时已经放弃了。有五六个男跑友,问是不是跑第二圈,我咬了咬牙,跟了上去。跑了不久,一个远远的跑到前面不见了人影,三个抄了近路走开。只剩我前面的一人,赶上去,聊了几句,知道他叫大海,住世嘉宝,开始跑步才一年,但显然体力比我好很多。大海一直在我前面领跑,厮跟着一直跑完了第二圈,丝毫没有嫌弃我跑的慢,这里对大海说声谢谢。第二圈的时候,碰到四五个跑友,其中一个背着一个女子匆匆地反方向赶路。是有人崴了脚,要去诊所,看着那女子,好像是霜梅,问需要帮助吗?回说不需要,觉得没有大碍,就和大海继续前行。虽然五六十人跑,但将近七公里的路上还是很难碰到跑友。静静的树林,小溪,积雪,残冰,落叶,再配上阴冷的铅色厚云,以及偶尔露出的蓝天,很野,也很酷,喜欢的紧。路上看到粉红色艳丽的丝带路标,把整个暗冷挑出一丝炽亮,让心里像过电一样地暖了一下,于是对麦克的无私充满了敬意,谢谢船长,世界有了你们这样的人,才显得不再单调。

跑完两圈,12.61公里,爬上那个长长的台阶,竟然没有感到丝毫的困难。看来结冰路滑的时候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到了保护区的大牌子下,看到五个美女在照相,自报奋勇做她们的摄影师,美女们全都是红衣裤,再雪地里十分美丽,各种姿势摆拍,她们享受其中,我也了养老眼。到了停车场,感紧钻到车里,把泡好的铁观音倒到咖啡杯里,暖手,暖胃。虽然是十二公里,我却跑了一个小时四十多分钟,手脚全身冰冷。边喝热茶,边看朋友圈,有人已经把我们的集体照放在了群里,于是我也发了朋友圈。不过,把日期写成了星期二,当时丝毫没有意识。记得,前几天,就把今年元旦记成了星期二,当时就有人提醒我新年是星期三,但今天还是把朋友圈写成了周二,哈哈,有时一个人的想法非常固执,不是故意的,是潜意识的哈。

发完朋友圈,停车场的车走了一大半,一部分去了一个咖啡馆聚会,还有少量的跑友又跑了一圈,他们的目标是20.20公里。我则在Google Map上找了LA Fitness, 准备在哪里冲个澡在回家。洗完澡,浑身还是挺凉,就进了桑拿室。新年头一天,又是大早起,健身房人不多,桑拿室里只有两个白人老汉。其中年轻一点的,一直说个不停,他们的话题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开始是说出去旅游,抱怨意大利的威尼斯人山人海,和以往大不相同。后来话题转到工作,年轻一点的老人说他七十二岁,刚找到一份车行的工作,然后他问年纪大一些的年纪,那人说八十一,刚退休一年。哈哈,让我吃了一惊,我笑说,我已经退休了啊,两个老汉也没显得吃惊,不过扭头看看我,没有表情,不知道这个没有表情的表情是轻蔑呢,还是轻视。说完这话,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无耻,赶紧告别,两个老人一起说,Enjoy your retirement! 哈哈,是讽刺吗?

回到家,已经快中午了,吃了东西就休息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今天是2020年的第一天,看了手机看电脑,心里有些慌,真是到了2020年了吗?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