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马

Alex Ning发布

二马 (1) 湖滨马拉松/训练

今年五月五日,多伦多马拉松成为我的首马。那时没有任何训练,成绩是4:26:57,但也得到很多朋友的鼓励。记得当时过了35公里,累的几乎崩溃,走了很长时间,还好坚持到了最后。随后在博客上发了自己的首马日记,叫做《油腻中年之首马日记》,够油腻,嘿嘿。上个周日,也就是十月二十日,我跑了二马,自认为已经少了许多油糊糊的感觉,就把这篇博客叫《二马》了。跑之前,自己的最低目标是4:15,如果能进四小时,那一定会让我大喜过望。最终结果是4:08:08, 介于最低目标和理想目标之间,还算满意,到底比第一次快了将近十九分钟。

说到《二马》,大家一定会想到的是老舍先生的同名小说。小说通过身在海外的老马小马的爱情故事,反应咱们中国人的暮气、懒惰和不思进取,算是比较早地写实油腻中国。我把这个马拉松记也取名《二马》,算是有意告诫自己,洗去油腻清爽做人从马拉松做起。

跑首马之前,已经跑了两个半马,当时对马拉松是无知者无畏,以为和半马一样,咬咬牙就过去了。跑了首马才发现,全马和半马,不是1和2的关系。全马的难度起码是10倍于半马。但难度越大,越有挑战性。当你跑完第一个全马,你一定会知道了什么叫身体极限,什么叫绝望中的坚持。废话不多说了,还是说说我的二马吧。

跑完了首马,有三点遗憾,一是跑前没有进行任何系统的训练,在最后一个星期才试图跑了一个31公里,然后就仓促上阵。二是自己最后没有坚持全程跑,起码走了五公里。三是预计结束的纠纷并没有在首马前结束。所以,首马结束后,很快决定报十月二十日的“枫叶银行多伦多湖滨马拉松”,这是多伦多最大规模的马拉松比赛。

湖滨马拉松的英文正式名称是Scotiabank Toronto Waterfront Marathon,简称STWM。赛事开始于1990年,今年是它的三十周年。在维基百科里这样介绍:多伦多湖滨马拉松赛事是在加拿大多伦多举办的年度马拉松赛事,比赛也包括了半马和五公里的比赛。但奇怪的是维基百科上的第一届记录的是2000年,今年是第二十届。虽然比每年五月的多伦多马拉松晚了十几年(多伦多马拉松始于1977年),但它却迅速地超越了多马,成为加拿大最大的马拉松赛事,也是北美五大马拉松赛事之一。其中 2013届,男子马拉松打破加拿大记录,2011打破女子马拉松加拿大记录。其中最著名的跑者是Ed Whitlock, 他在2006年创下了75-79岁老人组的世界马拉松记录,用时3:08:35, 那年他75岁。2016,他85岁,又创下了3:56:33的85-89老人组的世界记录。两项纪录可能不会有人超越了啊。去年的比赛,Cam Levins再次创下加拿大的最好马拉松记录,用时2:09:25。今年湖滨马拉松的男子最好的加拿大人成绩是2:09:59, 位列比赛的第七名。前六名皆是非洲选手,第一名是肯尼亚选手Philemon Rono,成绩是2:05:00。

六月份报了今年第二次全马以后,加入了多跑的夏训营,其实一次也没参加过集体营训,只是在微信的夏训营的群中下载了一个跑步计划。跑步的训练计划从六月十七日开始,那天正好是多伦多猛龙队庆祝第一次拿到北美总冠军的游行日,多伦多全城沸腾,我的训练就此开始。计划在比赛的前一日,也就是十月十九号结束,一共十八周。开始还行,每周跑量五十到七十公里不等,但到了七周,发现跑量增大到了每周80公里,有些吃不消了。仔细看了看计划,第一行的标题写着AM 3:18 Maratho Trainning Plan. 哈哈,自己原来下载了一个目标是三小时十八分的训练计划。感觉自己好蠢啊。不过已经跟这个计划快两个月了,咋办?夫人平时说我不仅傻,还特固执。这次训练计划的事已经傻了,干脆就再固执一把,只要别人不知道,管它呢,嘿嘿!于是还跟着原计划跑,装模做样地再墙上的计划一天一天地打卡,只是有些时候偷偷把跑量减了下来,但跑步的时间没有改变。每完成一次训练,就在微信里发朋友圈, 看到的朋友们往往出于善意,点了赞,甚至还时不时发出些惊叹。不管大家是不是恭维,我很受用,更加让我不敢懈于训练。发了朋友圈,就是你对大家的一个承诺,守住承诺也是一种动力和约束。

训练到了第十周,缠了一年半多的纠纷终于结束,非常开心,终于可以实现独自去德国背包自驾的新年愿望,也终于可以回家陪一下老母亲了。但训练怎么办?在德国的两周,训练完全停止。因为全程住的Airbnb, 和住酒店不同的是,店家给你的不是门卡,而是一串沉甸甸钥匙,跑起来带在身上十分不便。当然这只是个借口,最主要的是,出加拿大海关的时候忍不住带了一升的伏特加。晚上独享自由的时候,不免都要来上一两杯,第二天早上当然就云里雾里地不想起床。还有,万一在德国跑丢了如何是好。回来把这个担心说给夫人听,她笑得花枝乱颤,好像是觉得这老家伙丢了更好,嘿嘿。两周得德国执行结束,到了北京,三天喝了三场酒,每次都超量,但第二天还是跑起来了,为什么?时差啊,四点就醒了,睡不着就只好跑步了,边跑边安慰自己,喝酒太多不好,跑步正好可以赎罪,还可解酒。一次跑到了天安门广场,正好是十一大阅兵得彩排期间,到了工人文化宫,路就被封了,非要我得身份证,我这个流浪汉那里有那宝贝,只好趁着检查者不注意,循着原路跑了回来。回到家乡郑州,天天陪着老太太,没什么公事要做,早早起来跑步让母亲也看看,她的儿子不是小时候的瞌睡虫了。期间去了西安一次会见朋友,这里也算是我的原籍,老爹工作过的地方。哪有不跑之说,沿着古城墙跑了一次,就让我爱上了西安。嗯,去一个城市,就在清晨跑上十几公里,对它的感情就有了,无论是好是坏!

从国内回来,又是时差,但正好可以早起训练。整个十八周的训练,坚持的还算可以,给自己评分70%,下次训练会更好些。

二马(2)跑前几天

当时加入多跑马拉松夏训微信群时,群主说了一个规则,就是夏训营的成员必须在马拉松时穿上多跑的队服。群里征订了几次队服,阴阳差错都没有赶上。在本次马拉松前几天,我有些慌了,既然入了伙,一定要遵守纪律不是。于是在多跑多伦多分舵的微信群里,问是不是有人有多跑的短袖可以转让给我。后来,群主康平说他那里还有一件蓝色的背心,一直没人领,让我在周六,就是马拉松赛的前一天,早上7:30am去参加他们周末赏枫跑时领取。于是,周六七点起了床,看了看天气,才1°C,没有短打扮出门,换了长裤长衣,去参加群跑。跑步地点时Sunnybrook Park. 我到时,已经有了七八人,有一个叫婷婷的女孩子,长手长脚,长相甜美,相当活跃。交了钱,取了背心,和大家一起跑,跑的比较慢,我约莫到了五公里,就停了。明天要跑我的马拉松,悠着点劲。

跑完去健身房洗澡。犹豫要不要桑拿,最终还是进了桑拿房,天太冷,出出汗没问题吧。但后来看到一篇跑马拉松的介绍说,最好跑前不要蒸桑拿,会破坏电解质的平衡。下次吧,一定注意。出了健身房,给老婆打电话问她是不是要和我一起去Downtown的CNE去领我的Bib号码。老婆说要送孩子去做义工,不能去了,让我自己去。于是开了车往湖边的Enercare Centre开去。没有把车停在Enercare Centre的停车场,那里太贵了。我把车停在了靠近湖边的停车场,上边写着收费时间是Monday-Sunday , 12:00am – 11:59pm, 这个12:00am是指午夜还是中午?如果是午夜,那就是24小时了,不需要再写时间段了吧?微信语音问了一个博士朋友,他也觉得奇怪,不知如何解释。后来,查一查Google,Google给出的答案是12am是midnight,12pm是noon,哈哈,我理解错了,好在后来没有拿到罚单,可能警察周六上午都还没有上班吧。领Bib号的地方是Enercare Centre的D号展厅,离CNE的气派大门最近的那个厅。还没进门,就见到一个巨大的立体标牌,上写Toronto Runs Together和巨大的赞助商New Balance的logo. 有志愿者帮助来访者照相,我也排了队照了一张。进展厅大门,是一排领Bib号码的桌子,大约有十来个,我的号码是2959, 后来知道这次全马报了3938人,但还有号码在2、3万的,应该是半马或5公里之类的。如果不知道自己的Bib号码,也可以在一排触摸屏上输入自己的姓名来查。再按桌子上的号码顺序来领取自己的号码信封。在第二个桌子上领了自己的信封,里面有一个带有磁块的号码布(纸),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和号码。这个磁块应该是来扫描成绩用的。信封里还有一个写有自己Bib号码的存衣袋。如果只身前往比赛,可把衣服手机钱包之类的放进衣袋,上面贴上自己的Bib号码,跑前存入临时存衣处,跑完后凭自己胸前的Bib号把衣物领出。

拿着袋子,进入Runner Expo。进门时需要把袋子扫一下码,因为扫的是Bib号码纸上的磁块,不需要把Bib号码纸从袋子里拿出。门口的验票人员只需隔着袋子用机器扫一下即可算是登记了。然后进入Runner Expo, 先是领取自己的跑步T恤、透明存衣袋和其它一些赞助商提供的其它小件物品。一袋子东西还挺沉,就知道这次的赞助商不少。这次的T恤是New Banlance的黑色款,专门为多伦多湖滨马拉松三十周年设计的,不丑,但没有打算穿,因为要穿多跑的蓝色背心。去年半马也跑过湖滨马拉松,T恤也是黑色的,但是加拿大著名品牌lululemon款,质量好,款式新。领了一袋东西,回头看到很多人在排队,等着转幸运轮,这是New Balance的促销活动,最少可转出一个10%的折扣卷,也有20%和免费礼物的卷。自己转了一个10%的优惠卷。在Expo里买了Runnig Room的小腿腿套,据说可以促进小腿血液循环,也可防止静脉曲张。后来在第二天跑步中穿上腿套,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还真挺有效果。又在Expo买三双跑步专用袜子、一双冬天的跑步手套、六袋能量胶和一件跑步外衣。后来来到黑色的留言板前,志愿者主动递过一盒彩笔,挑了一个绿色的,在已经密密麻麻的签名的一个缝隙间,写下:加油,ALEX NING!一下笔才知道原来绿色的笔写出来是蓝色的。还好周围的签名留言都是粉、橙、黄、红等暖色调的,我的蓝色倒是有些凉爽的感觉。心里感叹道,人生大抵如此,你想象的和上帝赐予的往往南辕北辙,自己喜欢舞文弄墨,偏偏文采奇差。不喜欢按部就班,却是擅长逻辑数理。

出了Expo, 天气非常好,蓝天白云,气温适度。在湖边走了一段,看到大部分的树木还是绿的发光。只有湖边有一株年轻枫树,红的似火一样在阳光下摇曳。湖边有些跑步的人来来往往,典型的多伦多温暖的早秋风光。

回到家吃完饭,已经近两点,上床睡觉,也不能入睡。但还是墨迹到了四点多才下楼。吃了晚饭,六点多,想到明天要跑第二个马拉松,还是有些担心。六点多牵了小兰出来遛弯,回到家,七点多,看了马拉松前的策略,说是跑前三个小时必须吃完早饭。明天八点四十五开跑,岂不是要五点四十五之前吃完?那么,五点半就应该起床了。这样一想,七点睡觉应该不算早。躺在床上开始睡觉。昨天夜里折腾了一夜,喝了酒才把自己搞睡,今天却睡得非常好。我想可能是昨夜的无眠才赢得今天的安眠。

二马(3)比赛

十月二十日,星期天,天气非常好,七到十三度。昨晚把闹钟定在了凌晨五点半,上帝保佑,一贯有睡眠问题的我竟然睡得跟死猪一样。闹钟一响,满血复原,精神抖擞。这一夜良好的睡眠给了我足够的信心。跑前一个多星期前,入手了一个佳明飞舞5(Garmin Fenix 5),换掉了用了三年多的果表。Fenix 5 非常给力,训练数据十分详细,特别是知道了自己的训练心率。按照一般的最高心率计算公式,最高心率=220 – 年龄,我的应该是166, 应该把跑步心率保持在最高心率的90%以下,也就是150以下。这点非常重要,因为心率太高,会很快消耗完身体的糖元,让你精疲力竭。以前的果表应该也有测心率的功能,但一直没有设置,所以平时跑步只是凭感觉。马拉松要跑三四个小时,开始的阶段保持体力非常重要,不然,一定会跑崩。于是在跑步前两周,观察到,自己如果把配速控制在5’40”左右,十五公里的平均心率大约是148, 看来这个配速应该是我马拉松的配速了。我的目标是4:00:00 – 4:15:00, 这个速率应该可以达到,数据给了我信心,看来几天的马拉松不用太过担心。

五点半起了床,家人还在睡梦里,悄悄下了楼。先看手机,多跑北约克的微信群里,群主康平早早就起来了,提醒大家什么时候吃早饭、什么时候喝水、什么时候停止吃喝、天气如何、抓紧排空等等。嗯,康平是个优秀群主,昨天夜里就开始不断提醒我们这些菜鸟如何备战首马和二马。烤了片面包,煮了方便面,又吃了一个香蕉算是早饭。吃完早饭,又到厕所里努力排空。一切完毕,才六点多一点,还想睡一会儿,昨夜睡了九个多小时,竟然还有些困,哈哈,是个好事情,说明自己心理没有负担,想想挺开心。于是躺在床上又眯了一个小时。七点,夫人醒了,过来把我叫醒。我们约好的是七点半出发,她有些急了哈。从容地起床,把Bib号码用别针别在多跑的那件蓝色队背心上,又换上短裤,把六管能量胶放在跑步腰包里,把腰包穿在背心的外边,还好不重。穿戴好,在镜子前臭美了一下,看到老汉身上腿上还有些肌肉,又多了些信心。上次的首马日记提到的“胸贴”没有再用。训练的十八周里,一次也没有把乳头磨破的经历,可能是适应了,也可能是“乳皮”变厚了,嘿嘿。

七点半,在背心短裤外边套了件夹衣和卫裤,再穿上去年的那双耐克跑鞋,开车出门。这次二马,儿子恰好有事情,女儿又不在多伦多,家里本来只有夫人前往把我送到战场。夫人觉得有些冷清吧,又叫了她的一个闺蜜陪着,这里要感谢她闺蜜一路的相伴。沿着DVP,向DT开去,天没有完全亮,但已经可以看到DVP两边的美丽秋色,夫人说,今年的秋天特别漂亮。大约八点十五,我们到了去年马拉松停车的路边公共停车场,位置是45-59 Richmond Str E, 看到有两个停车位,一个在路边,一个在里面。我先把车停在了路边,夫人说不安全,就又开出,结果里面那个很快被占用了,把车开回路边,路边这个也有车停了进去,哈哈,在选择不多时,最好别这山望着那山高了哈。没办法,只有找了个大楼的地下停车场,没想到,我们回来取车时这家停车场竟然免费,夫人说可能是给今天的马拉松开福利。停好车,三人出门往位于Queen Str/University Ave的马拉松起始点走去。此时已经开始封路,穿着带有Bib号的运动衣的比赛参与者开始往同一地点云集。越靠近,人越多,到了市政厅对面的Queen Str那一段,已经人山人海了。这里也是比赛的终点,和起点挨得很近。市政厅的水池边,面向大街的一面,设有十几个临时存衣处,还有不少临时厕所。人老了,看到厕所,就有了放水的意念,看排队的人太多,就拐到对面的一个Tim Hortons咖啡馆,结果,也是排长队。咖啡馆里的厕所是男女通用,一次只能进一人,排了三十秒,果断离开。出了门,见到了Luke, 好开心,他是我马拉松的引导者,当年正是看到他跑马拉松,我才动了跑步的年头。 和Luck寒暄拥抱。夫人的闺蜜从国内过来没多久,好奇的问我,男人见面也可以拥抱。我装B地回她,嗯。但心想,其实平时不会,只是今天是马拉松,心情有些小激动。今年Luke跑的是半马,后来知道他今年半马破了2,相当不错。别了Luke, 还是不想在临时厕所排队,就进了隔壁的希尔顿酒店,好家伙,酒店里宽敞的大堂里也是人满为患,热身的、休息的、聊天的,全都是参加马拉松的男男女女。找到厕所,长长的队伍,有男有女,没办法,排队吧。结果,一个中年人,对着大家伙喊,小便池不用排队。果真,进了男厕所,七八个小便池都是空的,看来排队的都是要卸下固体垃圾的。也不对,还有女的也在男厕所排队等坑,嘿嘿,这些女的挺机智的哈。出了希尔顿,找到夫人,一起往起始点挤,人太多了,终于找到了四个小时的蓝色Corral旗帜, 越过栏杆加入进去。脱掉夹衣和卫裤递给夫人,心里开始砰砰直跳,很像小时候参加运动会的感觉。回想小时候的运动会,也是人山人海,也是旌旗飘扬,也是大喇叭里传出亢奋的声音,那时是“现在播报高二二班来稿,天高云淡彩旗飘,运动场上真热闹,高二二班齐加油,欢呼声声上云霄”!现在的是男女播音员用英语一通乱嚎,哈哈。

这次400的领跑兔子叫Eddie, 东亚人,想上去套个近乎,用英语问他是不是中国人,他说是,于是就用普通话问他,叫什么,他说他不会普通话,只会粤语,从香港来。我突然发现,多伦多的香港人对华人的认同度很高啊,比有些从大陆来的人还要高。顿时心生好感,不一会,不知从那里来了四五个香港汉子,几个人看来和Eddie挺熟,互相用粤语打趣。我一点也听不懂,也没法参与到他们中间。环顾四周,看到我旁边也有个中年亚洲人,搭讪过去一问,也是我们的港胞,他叫Patric, 五十七了,但一点皱纹也没有,看起来比我年轻许多,可惜他也不会普通话。看来,爱国上进的港人都移民到了加拿大了哈!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女同胞,两人聊了一阵,原来是九八跑群的,和上次我跟的那个叫聪聪领跑兔子认识。这次聪聪还是兔子,但不是415,而是 410的领跑员,后来看到她的朋友圈,知道她这次遇到了非常严峻的挑战,这里为她鼓个掌!

终于开始跑了,前两公里人挨人,基本上只能跑直线,严格按照马拉松圣经,不横跨超越。过了两公里,来到了Bathurst Str, 竟然看到了老朋友Alice王的老公里根,在和一帮多跑密西沙加的跑友做义工,他是一员优秀的跑者,我的另一个偶像。本想打个招呼,但挤不过去,只有作罢,希望他两口可以看到我的博客。

这次跑没有带耳机,路边各种加油的活动足以让自己保持兴奋,一直试图和加油的人们保持互动,见到有人举着“Tap here to power up” 一定会去击一下牌子,见到小朋友伸出手“Give me five”, 也一定会击掌迎合。当然看到辣妹啦啦队,要吹个响亮的口哨来回应一下。最搞笑的是,有个美女举了个牌子,上写:Runing is easyer than dating! (跑步比约会容易)。前三十公里,没有太多的故事。看到了一个华人中年在后背上贴着“Run for my fater: Jun Jie”,想着那一定有什么故事,每个马拉松跑者应该都多多少少有些故事,跑步是人生的一种,跑步的理由也是人生的一种,无论什么理由,一定是感动或被感动了的。和我一起跑的Patric跑了不久,就开始大口地喘着粗气,让我十分担心,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是不是坚持了下来。到了二十八公里处,有些倦怠了,但突然看到了高中的朱同学一家四口,在路边做志愿者,有意在等我的到来,心里又激动又温暖,一下次又有了劲头。后来才知道他们把我跑步的实况在同学的群里做了直播,让我也出了一次名,嘿嘿。过了三十公里,显然没有太多的能量了,每见一次水站,就喝上一大口Gatorade, 每五公里吃上一个能量胶。最后不仅把自己带的六管能量胶吃完,还吃了四管比赛官方提供的能量胶。看来下次要起码带十管胶。Gatorade和能量胶非常起作用,补充能量很迅速。过了三十公里,和领跑兔子慢慢拉开了距离,开始还有些心焦,但后来爱谁谁吧。只要坚持下来,不走路成了我的目标。后来从佳明手表的记录来看,前三十公里的配速非常均匀,一直在5’35”/km 左右,30公里时变慢,配速5’53”, 31公里成了6’03”,再往后几乎没有快过6’/km的,四十公里处最慢,配速时6’35”。但最后冲刺速度高到了4’36”。能在最后还有精力冲刺一把,说明自己的跑步策略执行的不错。但佳明手表的GPS显然有误差,最后显示,全程的距离时43.8公里,但官方的距离是标准全马42.195公里。

冲入终点,看到自己的成绩是4:08:08,还真有些失望,领了纪念牌子,披上发的白色挡风披风,慢慢走。遇到一个二十厘米的台阶,刚想抬腿,突然小腿不能打弯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赶紧扶住旁边的柱子。我后边的白人女子跑者赶忙过来,直问,Are you okay? 我回她说,No problem. 其实心里挺紧张。按照经验,把脚趾努力往上翘,算是缓解了小腿的抽筋。这时后边一个说中文的美女,过来和我搭话,说她一直跟着我后边跑,最后追上了我,一问才知道她叫Annie, 也是多跑北约克的,但和我一样不大常参加群跑,她告诉我非常想喝多跑提供的八宝粥,看来是饿了。两人开始在人群里找多跑的志愿者,终于看到了我们的群主康平,还真有八宝粥啊。告别康平他们,顺利找到了夫人和她的闺蜜,我的另一个高中霍同学和她夫人也来捧场了,心里非常感谢。自从跑马拉松,霍同学两口一直坚持到场鼓励,这样的朋友那里找!五人一起合影,然后回到停车场,开车回家。

后记:跑完马拉松,和上次一样,腿疼了两天。但这次按照网上的经验,第一天,用冰水泡了两三个小时,酸痛确实缓解不少。第二天上午,去健身房桑拿了十分钟,下午腿基本上不酸痛了。当天跑完,躺床休息,全身燥热,根本不能入眠。晚上,身上的热劲儿好了许多,但也不能很好的睡眠。到了第二天晚上,睡眠才有所改善。后来看了看佳明手表的记录,这次马拉松平均心率160,峰值心率186,这是为什么睡不好的原因。

非常感谢家人同学和朋友们的支持,这篇博客献给你们!也感谢捏着鼻子看完我的《二马》的网上的朋友们!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