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腻中年之首马日记

Alex Ning发布

2019/05/05 星期天 晴

今天是我的大日子,我将仓促上阵,跑我的第一次马拉松。之前很长时间一直没有确定要不要跑一次马拉松,以前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如果把体重降到70公斤一下,就报名。三周前,体重减到了69公斤,于是决定注册五月五号的多伦多马拉松。但在两周前的周五的聚餐会上,有些动摇了。那个聚餐会是多跑北约克分舵的一个庆功会,以庆祝舵主康平他们五人顺利完成波士顿马拉松,其中一个叫金蕾的女士告诉我,如果没有经过训练,特别是没有跑过32公里,最好别试,试了也没什么意义。离多马还有两周,按计划已经应该是减量跑的阶段。那天早上刚刚跑过20公里,第二天肯定不能再跑32公里,怎么说都要等到下一个周二才能试试,但周二离马拉松只剩11天了。这样算来,应该是没有机会再试32公里了。但还是没有忍住,周二,也就是四月二十三号,一大早跑了一个31公里,除了腿上肌肉有些酸痛,其它还好,恢复也很快,于是下决心登记多伦多马拉松。接下来的两周,训练量骤减,每周只跑两次,每次没有超过10公里,力量训练还照常进行。两周很快地过去了。

昨晚想着今天的首马,有些紧张,九点多上床睡觉,但难以入眠,于是就按网上说的方法,默想着从脚趾头开始往上一个一个身体部位让它们放松,还挺有效,竟然睡了过去。睡到一点半,醒了,这次麻烦一些,不管如何默想暗示身体部位放松,也入不了睡境。起来刷手机,上网,折腾了两个小时,到三点才又睡去。

按照网上说的,比赛当天的早饭时间至少要提前两个小时。昨晚,在多跑北约微信群里,群主康平也提醒大家,开始马拉松之前的两个小时内不要再吃东西了。比赛的时间是7:30,早饭的时间应该在5:30之前。于是,昨晚把闹钟定在五点,五点一到,起床,煮了一块方便面,吃了两个卤鸡蛋,算是早饭。吃完,才五点二十,没什么特别的事,感到还很困,就又躺在床上睡了一会,直到六点半,妻子过来把我叫醒。起床开始做准备工作,先贴上“胸贴”,也就是把25分硬币大小的圆形创可贴,贴在乳头上(以前有过长跑时乳头被磨破的经历,后来发现“胸贴”很管用)。然后换上短裤短衣,短衣外套上黄色反光背心,背心前方用别针别着我的BB号:1737。外边我再穿上卫衣卫裤,等到跑的时候再脱掉。把昨天买好的四袋能量胶放在反光背心的前面的口袋里。拿了充好电的手机、苹果手表、和airpods, 吃了半个香蕉,下楼上车。

关于是不是穿反光背心,昨晚还和妻子商量了一下,我是觉得这样穿有些突兀(果真,我的反光背心独树一帜,看到的跑者里只有我一人这样,有些傻哈),但妻子说,可以让她更容易地找到我,看来老夫还有人惦着,挺开心。去年十月我跑完半马,人山人海,再加上之前又没约定好赛后见面地点,费了许多周折才找到妻子和儿子。这样一想,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就这么穿了,好看不好看是其次,这样她可以很容易地找到我。另外,由于对终点地安排不了解,不知道哪里会被圈起来,作为工作区域。为了慎重起见,我们约定了跑后见面的两个地点,第一地点和备用的第二地点,如果第一地点被占用,我们就在第二地点见面,免得跑完以后找不到亲人回不了家。

6:50分,妻子开车,带着我和我们的好朋友Sophia, 出发到位于Yonge/Sheppard的比赛现场。今天很容易在旁边的车道上找到了停车位,大家下车,我退下卫裤放在车上,卫衣还穿着,开跑时再脱下,让太太捎回去。到了比赛的出发地,已经是人山人海,我看了看手机,高中老同学霍艳军发了微信问是不是7:30开始,我回信说是,并告诉他我们已经在起始点。他和太太冯东华住在Yonge/Finch, 去年五月我跑我的第一个半马时,他们两个就到场加油,那次的出发地离他们家很近。但这次有些远了,大约有2公里吧。不知这次他们是不是还会来。起始点用充气的红色柱子围成一个大门,大门上方左侧是Toronto Marathon 的logo,中间写着大大的 START,站在起始点的大门,当然先照相,大门正面反面、穿着卫衣、然后又脱了卫衣、单身或合影照了个够,反正足够发朋友圈的。

第一次跑马,哈哈,不是那个“跑马”啊,是跑马拉松,不知自己的底细,有些紧张,但我想不会超过五个小时吧。最怕的是腿部抽筋,跑不下来,那人就丢大了哈。一紧张,就想去卫生间,当然也想排空一下。丢了妻子和Sophia在队伍里,一个人去排队上厕所。附近只有一个临时卫生间的地方,一溜排了大约十个临时厕所,排队的人很多。记得去年十月的那个Toronto Waterfront 马拉松,起码有三十个临时厕所,很快就能如厕。不知发生了什么,今年的Toronto Marathon没了GoodLife的冠名,也没有其它公司的冠名,是不是没了大的赞助商,资金有些紧张了,后来发生的事情给我的猜测加上了更多证据,供水站有一半只提供水而没有了运动饮料Gatorade, 另外昨天领BB号码的时候,T恤也由New Balanceb变成了Karbon,一个不起眼的品牌,而且只有一件T恤,没有任何能量棒、能量胶、蛋白粉之类的周边运动相关产品。看来Toronto Marathon是有点穷了,是不是这也显示加拿大经济疲弱?管它呢,自己管理好自己的身体就好了!厕所排对排了十来分钟,快到我时,已经七点半了,喇叭里发令起跑了。没有感觉到起跑时乌乌泱泱的激动场面,只是夹着腿焦急地等待临时厕所的available,好在很快轮到了我,本来肚子有些沉,想上个大号,看来不可能了,只有放了放水,拉开门就回到道上。道上已经空无一人,但那边等着上厕所的人还有很多。妻子有些着急了,向我急速招手,我赶紧回到跑道上,这时高中同学两口已经在哪里了,急急忙忙的照了合影,就开始跑了。这是已经7:33了。

把苹果手表的Nike Run打开记时,开始往前赶。路线刚开始时,从Sheppard/Yonge 沿着Yonge向北跑,到Churchhill Ave左拐到Beecoroft Rd再拐回头往北跑,一直跑到湖边。大约跑了两公里多追上了大部队,有些气喘吁吁,可能昨天睡得不好,心脏不如训练时那么轻快,有点担心,这才刚刚上路啊。快到Sheppard/Beecoroft 时看到了多跑的Jack,他举着牌子,写着什么记不大清楚,但记得有4:45的标记, 应该是跑的计划时间。他的T恤上写的是:This is my 100th 42.2公里(这是我第一百次马拉松)。Jack来自台湾,刚四十岁,个子不高,身材适中,不像长跑健将的干瘦体质,一脸的祥和,没想到这样一个温厚之人有着如此粗粝的灵魂。多跑很重视Jack这第一百次马拉松,平时大家已经称他是“百马王子”了,派了几个美女俊男陪跑,浩浩荡荡很拉风。我在他们后边跟跑了一会。他们不认识我,也觉得4:45好像有些慢。虽然我没有目标,但还是想起码跑到4:30吧,最好是四小时之内。于是就超越了他们,径直向前跑去。15分钟的时候,苹果手表的Nike Run报时说,只跑了2.42公里,配速6’04’’/公里,心里很不爽,平时跑一直都是5’40’’左右, 今天出奇的慢。Nike Run每十五分钟报一次距离及速度,30分,45分和1小时Nike Run报的距离和路上所表示的距离差距越来越大。怎么回事?这时突然想到,可能是把跑步模式定在了室内跑步机的计步模式,赶紧把计步停止。从新调整计步方式为室外,过了十五分钟,听到耳机里的计步是5’42’’/公里,嗯,这次准确了。

大约跑了十六七公里,看到了举牌为4小时15分的领跑兔子,开始跟着兔子的节奏跑。领跑兔子是个亚洲女的,大约30多岁吧,个子不高,不是很瘦的长跑运动员体格,但非常有活力,不时对两边加油的观众说Thank You,也不时对跟着她的跑者喊加油。由于她的英文很地道,还以为她是CBC, 没敢搭话。大约跟着她跑了十几分钟,她竟然用中文向我说你跑的非常好,让吃了一惊,立即对她有了亲切感。由于才跑了十七八公里,还没有觉得特别累,就和她攀谈起来。没好意思问她的名字,但从谈话中知道,她也在多跑(多伦多华人跑步协会,CRIT – Chinese Runner In Toronto)协会里,这是她的第八次马拉松,当兔子是义工,需要申请。另外还得知她也认识Bill Huang,那个最近在伦敦马拉松里破三的年轻人,他们都是91跑群里的成员,上次Bill约我进91跑群,由于感觉自己太菜,没敢应承,嘿嘿。当然谈话里,也知道了一些马拉松的一些简单术语,比如,Buffer,PB(Personal Best), PR(Personal Record)等等。她得知我是第一次跑马拉松,就打趣说,无论如何这次是我得PB了,也是,第一次,无论成绩如何都是最好的。所以人生不要怕冒险,只有冒险才知道你的潜力!问领跑员,为什么32公里是一个考验,她说,训练计划一般最多是32公里,如果再多,恢复起来不易,会影响工作生活。所以32 公里成了大多数人的一道坎,如果过了32公里,你感觉还有余量,才可加速。32公里之内最好控制好速度,真正的马拉松是从32公里开始的。在我和领跑员聊天时,旁边跟跑的另一个中年亚洲男人,也过来用英文搭话。我问他是中国人吗?他说是,但是从香港来,只会粤语。这是他第十七次跑马拉松,他的最好成绩是3个半小时,由于孩子才两岁,没有时间训练,所以才会跟着4.15的兔子跑,他自嘲说能跑下来就是成功,嗯,这也是我的想法。说到他孩子两岁,我不由打量他两眼,明明是个中年男,和我年龄差不多吧,孩子不会这么小吧?Anyway,这个香港朋友给了我这次最重要的一点马拉松诀窍,就是跑步时一定要分散注意力,不让自己的疲劳占据你的意识主流。他给的方法有,看风景、聊天、想心事和听音乐。我想还应该有看美女帅哥浮想联翩吧!

三人一路穷聊,真是把疲劳忘了去。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30公里,感觉还行。这时有一水站,于是停下来喝了两杯Gatorade,但领跑兔子和香港人没有停,他们继续往前跑者,我和他们的距离拉开了。虽然只有差十来米远,我也还有力气跑,但已经没有力气加速赶上他们了。过了没多大一会,看到了Luke,他与领跑兔子打招呼,看来他们很熟。等到我到Luke身边和他打招呼时,他开始竟然没认出我,好在我坚持,他才热情起来。可能没了领跑员领跑,也没人聊天了,再加上到了32公里这道关口,两腿像灌了铅,开始觉得疲劳。于是把苹果手机上的音乐打开,先听贝多芬的命运,这个平时让我热血沸腾的交响曲,一下子变得刺耳嘈杂起来,反而越发觉得腿沉。那就换音乐,这次是平时我最喜欢的拉三(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第一主题的那段惊人的优美旋律一下让我轻松起来,但没有持续五分钟,疲劳重新占据了我的意识主线。干脆停了音乐,但劳累感没有丝毫减轻,看到前面不断有人停下来走,有些动摇了。不过心里还是不服,就再试一试音乐的作用。听古典太装B,关键时刻激发不了激情,那就来点流行音乐,苹果手表里有整整一个小时没有间隔的老电影歌曲串唱,里面都是有“妹妹找歌泪花流”之类我年轻时的回忆。以前听它,沸腾的不得了,可现在,真是难听啊,于是终于完全停掉音乐!没多久,手表没电了,看来苹果手表对于跑者来说太垃圾了。过了标有三十四公里的标牌那座桥,彻底失去了斗志,开始慢了许多。过了35公里开始往回跑,有点撑不住了,小腿非常酸疼,还好没有抽筋。肚子也开始不舒服,想大便,但又不敢停下来上厕所,害怕急停会导致晕到。但其间还真是看到一个白人年轻女子,突然脱离跑道,上了旁边的一个土坡,直接脱了裤子撒尿,完全没有遮拦。

从后来多伦多马拉松的官网上查到自己的分时成绩,可以看到,35公里是我的分水岭,前面的速度一直保持再5’40’’左右,35公里时是6’55’, 但后面的配速是8’10’’/公里;最后七公里是我的软肋。下次马拉松前一定不能不训练了,训练一下,成绩应该会提高不少。再折回那个桥时,标着37公里,还有区区5公里,但这五公里比前37公里还难跑,这才体会到什么是强弩之末。走走跑跑,终于跑到41公里的标牌,心想不能再走了,如果让接我的老婆看到,好没面子,于是攒足了最后一丝力气撒腿跑了起来,看来虚荣心有时也是一种动力。可气的是,最后临到终点,有一个挺陡的上坡,坡上是过马路的天桥,过了桥,算是过了鬼门关,谢天谢地到了终点。先看到Sophia向我着手,大喊:宁老师,加油。隔了几米,又看到妻子激动的冲我喊:嗨,爹地,加油加油加油!连续三个加油!从后来她发给我的视频上看,我边跑边微笑,还扬手向Sophia和她招手。似乎我很轻松自信,其实那是最疲惫时的掩盖。嗯,生活从来不易,每个笑容后面都可能有一个含泪的过往,每个马拉松跑者的风光的背后可能都有一个令人唏嘘的动机。终于完成了我的首马,领了一个大大的奖牌,也按计划也很快找到了妻子她们,在妻子和Sophia的一致赞言中,我们开车班师回府!

后记:后来再Luke地介绍下,知道了那个领跑美女兔子叫Coco, 我们互加了微信成为了朋友。马拉松当天下午,小腿非常酸疼,走路上楼都有些困难。当天睡眠良好。第二天,恢复的相当好,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基本没有什么感觉了。到了第四天开始跑了一个6km。后来发现右脚的大拇指甲一片黑红,应该是指甲下出血。这次马拉松给了本油腻中年了信心,计划今年十月再跑一次。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