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杂记

Published by admin on

对于钓鱼的记忆,要从我十一二岁说起。那是七十年代中期,物质匮乏,粮油副食都是凭票供应。家里兄弟姐妹六人,生活不易,父母正当壮年,总想办法给我们改善伙食。那时全国特别是南方为首都特供的食品,像是活的猪牛鸡鸭之类,要用火车从各地运到北京,几乎都要途经郑州,经过一路颠簸,到了郑州有些动物已经死掉,于是就地处理,处理的方法很简单,高温煮熟,再以低价卖给火车行车部门的工人,铁路上的人把这种肉叫高温肉。父亲当时下放到郑州北段工作,有机会买到这种肉。记得当时母亲非常反对,担心其卫生状况,但父亲却很坚持,他的理由很简单,动物又不是病死,经过高温,没问题。当然我们小孩子们非常喜欢,那时吃肉是非常难得的享受啊。

另外,就是捕鱼或钓鱼。七十年代,中国是一周六天工作制,也没有什么假期,只这一天,父亲有时也会约上几个工友一起去水库捕鱼或钓鱼,天没有亮就出门,一直到很晚才到家。我对吃鱼一点印象也没有,但是对于盼望父亲回家的那种心情印象非常深刻,父亲回到家,我才能心安地去睡觉。这也是我对担心挂念的最初始的记忆。有一次,父亲钓鱼回来的比以住晚了许多,我在床上听到父亲与母亲的对话,说是游泳游到水库中间,突然觉得没劲了,差点没有把命丢掉。

后来家境慢慢地好了起来,我也大学毕业了。刚毕业,没成家,有时就与父亲一起在周末坐火车到处钓鱼。几乎都是在水库或水塘钓,我们把自行车带上火车,到了站,再骑自行车到钓点,有时甚至要骑一个多小时。记得经常与父亲一起钓鱼的是他的同事杨叔,杨叔原是部队上的团级干部,说话做事干练风趣,退伍后到了父亲所在的工厂做没有实权的副厂长。父亲当时是人事处主任,在一个国营单位,还是铁路单位,这个职位非常有实权,很多人求他办事。两人都算是厂级领导吧。两家都在厂里的家属院里住,来往密切,关系像是亲戚,好像有段时间扬婶还想把他家的闺女嫁给我兄长。多年以后,我去了北京,后又来了加拿大,等我再回国探亲,二人甚至两家都老死不相往来了,据说是为了争夺厂长的职位。这些年,我有时回国还会在家属院子里见到杨叔杨婶,也还打招呼,但我再也没听父亲提起过杨叔,直到父亲过世。杨叔应该是父亲的最好的朋友之一,为了虚名,他们毁了这段情谊。

在国内中学教书的时候,还与体育教研室的胖张(张友民)和老高(高振海)一起开车去水库里钓过鱼,是不是有鱼获已经记不清了,但记得水库在须水境内,四周没有人烟,安静的有点吓人,水清沏得一塌糊涂,以前从没见过这么清亮的水。还记得当时没有带泳裤,干脆就裸着身体在湖里游个痛快。晚上住在看守水库的屋子里,还与老高老师挤在一个床上睡了一晚,呵呵。高老师如果还健在,应该也有八十好几了吧。

来到加拿大后的第一次钓鱼是与高中的同学一家一起去的,那是米湖(Rice Lake)的Harwood。也记不得是不是钓着了鱼,但站在水边,面对着宽阔的湖面确实让我开始迷上了钓鱼。搬到蒙特利尔那几年,经常与邻居尹成刚一起去圣劳伦斯河钓鱼。真正让我迷上钓鱼是这几年,现在只要是天气还行,我几乎每周都会开车一二个小时到周围的湖边岸钓。大部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单独行动,有时会和鱼友或是夫人一起。喜欢钓鱼的朋友一般不会去讨论为什么会喜欢这项活动吧。但不钓鱼的朋友往往会问这样的问题。不知道其他鱼友怎么回答,我往往会解释说,钓鱼可修身养性啊。哈哈,推托之辞吧了。现在理一理自己喜欢钓鱼的四个原因:
1、给自己一个独处的时间: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里,其实我们单独的时间并不少,但心理上并不是独处,你要时刻想着接个电话或是与其他人交流一下。但是开车出去钓鱼,是真正的独处。任何人想打扰,只需说一声不在市内或正在钓鱼之类,一般人都不会再去讨扰。特别喜欢开车出城那个时间段,会把汽车的音响开到最大,放个交响曲或是枪炮与玫瑰一类的重金属,让激烈的音乐把脑子彻底清空,让自己飘在俗世之上撒个欢儿。
2、给自己一个安静的空间:到了钓点,整理放杆,然后静等。我喜欢去人少的钓点。开放的湖面,天睛或天阴,一切都似乎停止,安静且心静。这时自己可以想点什么也可以什么都不想,想点什么也是想想什么就想什么,大部时间只是坐着等着空着,我觉得这才是最好的休息。
3、给自己一个等待的机会:把鱼饵丢到水里,收线放线,看着红色的鱼漂在蓝绿的水面上浮动,等待着鱼漂的下沉。有时,只需等一两分钟就有鱼上钩,但有时却需要等上个把小时甚至一二个小时。现在世界,大家都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去匆匆,不知目的地瞎忙,都想的是一份耕耘一分收获,而且是一分钟耕耘就要一分收获,丝毫不能等。生活如此,生意如此、工作如此、学问如此、甚至连爱情也是如此。只有钓鱼时,才知道等待其实是一种美好的体验,等待是一种期盼,等待是一种希望,等待是一种优雅的状态。
4、给自己一个惊喜的瞬间:经过等待,鱼漂终于下沉,但不是每次鱼漂下沉都意味着有鱼上钩,即使有鱼上钩,也并一定是你设想钓的那种鱼,如果鱼的尺寸太小或是你不想收的那种鱼,还要把鱼放生。最后终于钓到了理想的鱼种和尺寸,也不一定会拉上来啊。等待失败再等待再失败,终而重始,经过种种的过程,终于得到一尾漂亮得可以亮朋友圈的大嘴BASS, 那种心情就是惊喜的瞬间。但也不是每次都有收获,钓鱼者把无功而返叫空军,很形象哈。

加拿大淡水资源占全世界的十分这一,安省滨临北美五大湖中的四湖,多伦多周围的湖泊也星罗密布,到处都是钓鱼的好去处。每年四月初到十月末是钓鱼旺季。最受华人欢迎的几种鱼是花侧、大嘴和碧古。冬天也有冰钓,汽车可以直接开到湖面上。去年二月的家庭日假期全家去魁北克试了一次冰钓,没有特别兴趣。明年一月份,还有一次在安省冰钓的机会,期望自己能够喜欢起来,毕竟冰钓是加拿大特有的活动之一啊。

Categories: 生活随笔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