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自驾行(上)

Published by admin on

第一天 九月十八日

九月十六日乘海航从多伦多飞往成都,到达时已经是十七日凌晨,小睡了几个小时,上午约了三十年没见面的高中老同学吃饭后逛了宽窄巷,晚上研究生同学和他的一群成都朋友喝酒聊天。第二天早上九点接到郑玉龙电话,他和刘丁租好了车,并己到所住酒店的楼下,时磊,赵跃辉和我下楼,装车准备出发西藏。车是沃尔沃新款XC90, 七座,2.0 P。在加油站加油照相买水,玉龙开车,开始了我们两周西藏自驾游。

这次进藏走的是川藏南线即318国道。318国道始建于1950年,1954年建成。起点为上海人民广场,途经江苏、浙江、安徽、湖北、重庆、四川、终点为西藏聂拉木县樟木镇友谊桥,全长5476千米,是中国目前最长的国道。十一点到雅安,十二点到了天全县城,天全小城十分干净。后沿青衣江而行,过了二郎山隧道,雾散,像进入另一个世界,清朗干爽。后沿着大渡河一路来到泸定,远远看到传说中的泸定桥,这一段,大渡河河面不是很宽,但水流很急,在路边一家面馆吃午饭,己是三点十四,面馆墙上贴着藏地旅行攻略。吃完饭,上车才发现第二排座椅不可后调,大家费几多心思也没奏效,只有让玉龙座后排,时磊较痩,坐第二排,期望明天可以修好。

过了泸定,时差来袭,昏昏睡又过去。同行朋友的一阵骚动把我唤醒,玉龙要每人报一下手机测海拔App上的显示数据,其余三人都显兴奋,包括司机时磊,“快四千了”;“四千了”;“4289, 今天的最高海拔”;此时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异常,在一处立有康定机场巨大石碑的地方,停了车。大约这里要建个机埸。大雾,一丝绚色在天际忽隐忽现,植被覆盖率比前面地方减少很多,有些地方裸露乱石,显得空旷、神秘和玄幻。 赵警官第一个开门下来,一阵二冷湿空气扑面而来,不禁打了个冷颤。这时,突然一阵眩晕,知道高反终于如期到来,但并非不能忍受。问问刘丁如何,答也有反应。三个年轻的旅伴丝毫不受影响,一路上让我们调侃的高反没有落在他们身上,一阵拍照,跃辉甚至拿出竹笛吹奏康定情歌和苍天一声笑。短暂停留后,带着一种高原征服感又上了车,当然我也带上了高原反应,改换警官开车,路况变得差了,车也多了,跃辉反应敏捷不免急刹车多些,时差,高原反应,和路途颠簸让我觉得更不舒服,头晕,肚痛,浑身冷。但还是可以接受,为避免引起大家扫兴,只能佯装睡觉,以时差引起困意做借口。也许真是时差在做怪。

又开了大约一个小时,快八点,夜色降临,按计划到了新都桥,路两边有很多建好的和正建的酒店旅馆,一律张灯结彩显示川藏行第一站门风姿。原计划入住天使酒店,但没有找到,就让人在北京的石毓电话退了预定。天色已黒,就近找了一家看来不错的酒店, 名字叫香奈.星空(旅行)酒店,酒店的装修像其名字一样挺有文艺范儿,房间也干净整洁,招待我们的姑娘是藏人,三十来位,长发披肩,温和友善,与汉人略有不同。同伴们点了牦牛火锅,看起来很油腻,一点胃口也没有,勉强喝了碗汤吃了两叶蔬菜就上房间睡觉了,从九点睡至凌晨三点多,醒来,高反几乎没有了,就写下这篇游记。再睡一会儿,明天还有挑战!



第二天 九月十九日

早六点四十从房间走出,四周山顶天空己布满朝霞,四周都是在建的工地,不时有些积水的坑洼,早餐完全是中式,白粥咸菜鸡蛋馒头豆腐乳小菜,吃完饭上楼洗漱,果然和网上攻略说得一样,没有洗发水,香皂和牙膏。

九点从新都桥出发,向巴塘挺进,先到达高尔寺山,海拔四千四百多米,突破了昨天的记录,一路看到的几乎都是非常具有西藏特色的民房,二至三层,石墙红窗,顶层大部分修有露台,红黄相间衬着湛蓝的天空白云,非常西藏。

从高尔寺山一路下行来到雅江县城,海拔只有2530米,过了雅江又开始一路爬坡,先到了剪子湾山,后经过天路十八弯到达今天海拔最高处卡子拉山口,手机显示有4700多米,这时植被也从矮灌木变成了青绿的草原,牦牛多了起来,一片片青色大地上点缀着繁多的黑色牦牛,其间偶尔也有些白色的帐蓬。

过了最高处走不远,大家饥肠辘辘,就在红龙乡的错柯一村落脚,找一个非常乡下的小饭馆要了西红柿鸡蛋面,土豆丝和拌黄瓜。竟然在这里碰到对面小学的校长和两个女教师,三人都是非常年轻的藏人,学校汉藏双语教学,校长象腼腆大男孩子,脸色黒红,一头卷发。吃过午饭开车上路,半小时后到了世界高城理塘,海拔4014米,可能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城镇, 进城出城皆立有城门,上书世界高城理塘。其实后来的那曲比这个县城要高的多。

过了理塘不久就到了姐妹湖,很美,但没有传说中的惊人。过了理塘一路下坡,坡度较陡,路开始差了起来,很多地方一侧标识着施工,来往车辆只能共享一侧行驶,大卡车多,行走缓慢,小车往往试图超车,弯道又多,惊险自然不断,好在三个年轻人都是老司机,都一一化险为夷。

从理塘的海拔四千多米一直下到了巴塘的二千六百多米,足足下降了近二千米。巴塘县城非常旧,国围山水看似贫瘠,又到处修路,在寻找所定旅馆途中迷路,竟然无意中上了茶马古道,只有标识,没有任何修复,十分坎坷不平。终于找到预定酒店—鹏城迎宾大酒店,酒店不错,宾客盈门,只剩两个房间,五人将就过夜吧。据说明日路途更不好走,又要过一海拔五千高地,心有悸怕焉!这第二天虽有些高反,但比第一天好太多,可以忽略不计。

第三天 九月二十日

夜入住巴塘鹏城迎宾大酒店,由于只剰两间房要住五人,只有和时磊与赵跃辉同屋,两个年轻旅伴鼾声此起彼伏,再加上时差,即使用了耳塞也难以入眠,看了一夜的《走进西藏》。

昨天提到茶马古道,查了查维基,上面说,茶马古道是可与“丝绸之路”相媲美的中国古代商业路网,位处于中国西南部的横断山区与青藏高原之间,起自中国四川省的成都、雅安,云南省的昆明、思茅等地,终点为西藏自治区的拉萨以及东南亚等地。路网遍布四川省、云南省、贵州省和西藏自治区,横跨长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及雅鲁藏布江等四大流域,为中国西南地区各民族间互通有无,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纽带。

六点半左右竟然听到了鸡叫。茶马古道上这清晨鸡鸣,让我仿佛回到几千年前,想象着那些穿行于古道的商贾,冒生命之险长途跋涉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世道轮回,今天的川藏线仍然熙熙攘攘,重复演绎着相同或不同的人生故事。早饭前,去街上转悠,看到县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中心矗立着一个展翅大鹏,估计巴塘县别称鹏城,这也是鹏城大酒店的名字的来源,据说这家酒店是原是县委招待所。广场周围看到很多小学生,随着他们到了不远处的巴塘县教育学校,才刚刚七点,学生己云集校门,几乎和内地一样穿着蓝白相间的运动校服,挂着胸牌,唯一不同是陪同的父母或爷奶有些穿着着藏袍,甚至有个别披着红色袈裟。

九点从巴塘出发,沿巴曲河走约半小时,巴曲河汇入了金沙江。巴曲河是条清澈的溪流,而金沙江则是泥黄色的激流。又沿金沙江开车约二十分钟,到了金沙江大桥,桥面不宽仅来往两车道,也设有行人道,桥也不长,高高地架在金沙江上。但此桥意义却非同小可,它是从四川进入西藏的必经之路,在桥中间设有川藏分界线,桥廊上也被游客们刻下不少的字迹。过了桥, 有一检查站,立有碑刻,上书“善妙芒康 美丽西藏欢迎您”,至此标明我们正式入藏。

从入藏开始,路面变得异常凶险,一面是悬崖峭壁,一面是万丈深渊,路边有时会有被撞的东倒西歪的护栏,大部分连护栏也没有。峭壁处有时会有防落石的铁网,但铁网年久失修,多处被落石冲击撕破,露洞百出。很多地方连破洞的铁网也没有,可看到怪石遍布头顶,有随时落下的危险。路面不时可以看到还没来得及清理的碎石。到处是抢修、塌方、落石、水坑和基石塌陷。大货车、小车有时挤做一团。在山角拐弯处看不到对而车流情况,路窄,必须鸣笛警示对方来车,对面如果有车,也往往鸣笛回应。此种路况出乎我们的意料,不断引起大呼小叫。三个年轻老司机换着把握方向盘,个个是集中精力,丝毫不敢懈怠。

这样的路程大约走了七八十公里,路才好了起来,从刚才的激流与密林渐渐进入了山林与草原相间的平缓山地。

这是宗拉山山顶,海拔4150米。大家被这美景吸引,停下来照相。景色十分像是Windows XP 的开机桌面。不久,车开过
4385米的乌拉山,然后一路下坡,近三点,到了海拔只有二千多米的觉巴水电站,电站横跨澜沧江,此时刹车盘已被一路刹车搞得高温异常,急需浇水降温。

从觉巴水电站开始,一路上坡,植被逐渐稀少,到了雪线以上,几乎没有青色,海拔也高了起来,天开始下雨,终于到了山顶,东达山,海拔5130米,这是迄今川藏行到达的最高峰,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些高原反应。

从东达山开车大约一小时,终于在六点二十七分到了今天的目的地左贡县城,左贡海拔3800米,比第一天落脚的新都城还高400米,但每人都说丝毫没有了第一晚的不适感。入住国嘎大酒店,在无铭传统火锅就餐,晚上还看了西藏特色的演出,服装很美丽,演员们很养眼,歌舞也好看,但扫兴的是发现了一当地“大腕”假唱演出,呵呵,这西藏纯朴这地也有这等不纯朴的事情。Anyway,大家在演出后和男女演员跳西藏的“集体舞”,至此,一天的险程算是画上句号。

第四天 九月二十一日

昨夜在左贡的国嘎大酒店与刘丁与玉龙同室休息,两人十分安静,睡了一个非常安稳的好觉,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三四点,写下第三天的流水游记。由于酒店不提供早餐,每个人自己解决吃的问题,在路边小店与时磊,赵警官一起点了包子,油条,稀饭,鸡蛋和泡菜,很可口。

九点一行五人上车从左贡出发,今天的目的地是然乌。出了左贡城大约三十公里,汽车仪表盘显示后右车胎气压不足,想找一修车处不果,但见一修理摩托的小店,可冲气,冲气后继续前行,但仪表盘上的警示仍然没有消除,又走了大约二十公理,终于见一修车处,上书“藏中联网工和共产党员服务站”,经过检查胎压,并无发现任何问题,大家分析可能是昨天一路下坡后用水给刹车人工降温造成车胎传感器异常。于是决定忽略警示,继续前行。这次换成我来开车, 这是上路以来第一次掌握方向盘。

一路上坡来到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顶的观景台,观景台为木台,两层,围绕着木台,挂着无数五颜六色的经幡,经幡的风中簌簌飘展,向上苍诉求着人间无止无尽的愿望。在观景台休息的人群中有一伙年经的骑行者引起我们的注意,经过交谈得知他们也是在路上相遇结伴而行。其中一个年经人才十六岁,今年高三,去年他与父母一起自驾来西藏,被路上的骑行者所感动,今年背着父母踏上了去西藏的骑行之路。现今世界有如此勇气的年轻人不多了,他将来一定能成大气!

这些勇士们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告诉我们下面的天路七十二拐非常危险,今年已经有四个骑行者死在这里了。拐弯处一定把速度降在三十以下。天路七十二拐果然名不虚传,处处险象环生,有一处竟然标有“已有13人因事故而死于此地”的警示。好在路面不是太差,这一路左闪右躲地俯冲下来我已经满身是汗,没想到下来就到了沿努江最糟糕的一段路程,一边是随时有落石危险的峭壁,一边是翻腾的怒江恶水,路面非常差。

过了这一段的险程,来到了八宿,在八宿吃了午饭。大约四点左右到达然乌镇,天开始下起了小雨,加了油,问了路,按原计划去来古冰川。沿着然乌湖前行,雪山在远外,青山在近处,大片大片的云在山顶盘旋,山下是宽阔的湖面,湖面周围则是湿地,不时有牛羊点缀其间,宁静优美!大约30分钟,来到冰川的入口处,一些西藏村民围在入口,这些藏民身材瘦小,衣衫褴褛脏旧,有两年轮人手里拿着枝叶,上有米粒大小的果实,边与我们聊边摘这些果实送入口中,十分村野。入口处有简易的升降杆,不让游人车辆进入,门票三十,可徒步到景点,也可选择骑马前往,骑马每人五十。不知路程多远,于是选择骑马到了景点,看到了冰川,据加油站的那人说,这是世界上三大海洋性冰川之一,不知真假。回到入口,发现手机不见,遍寻不得,很郁闷。

又回到然乌镇,入住一驿站,名叫红鲤鱼绿鲤鱼与驴,名子非常云南,但条件较差,不过这驿站依着然乌湖,也算是有点姿色。然乌湖由千年冰原融化而成,矿物质较多,湖水成乳白色。因丢失手机,情绪低落,一夜无话, 也没有再写流水游记。

第五天 九月二十二日

昨天去了来古冰川,后特地上百度查了一下,这个冰川来头还真不小,度娘说这是世界三大冰川之一。“来古冰川为一组冰川的统称,位于西藏昌都地区八宿县然乌镇境内,紧邻然乌湖,来古冰川为世界三大冰川之一,是帕隆藏布的源头,冰雪融水流进然乌湖,湖畔是茂密的原始森林,还有很多原始的藏族村落,包括美西、亚隆、若骄、东嘎、雄加和牛马冰川,该冰川群中亚隆冰川最为壮观。“亚隆冰川”长12公里,从岗日嘎布山海拔6606米的主峰延伸至海拔4千米的岗日嘎布湖;气候上,地处印度洋季风向青藏高原输送冷空气的主要通道,降水充分,有利于冰川的发育,属于海洋性冰川。”

昨晚住在然乌湖旁的红鲤鱼绿鲤鱼与驴驿站,由于住得十分不舒服,第二天早早就起了床,这家驿站的早餐只提供面条和米粉,大家一致同意不吃早饭,早上八点早早出发了。

从然乌出来不久,就进入了林芝境内。林芝古称工布,意为太阳的宝座,位于雅鲁藏布江中下游,被誉为“西藏江南”。果然环境非常清秀,云雾在高高的青山间环绕,山上山下都是高大树林,溪水从山涧淙淙流淌,与美丽江南并无二样

。行至波密县城扎木镇,小镇依山傍水,十足一个天然旅游小城。镇中央广场立着LED电视大屏,放着有关藏族的节目,节目的音乐声音很大,营造出一种特别的气氛。在小城的邮政银行取了点现金,买了个临时的VIVO手机,后在一家小饭馆点了豆花猪蹄当做中早餐,几个吃得不亦乐乎。午饭后继续赶路,来到藏王洞,停车拍照上厕所。这里有家草药铺,专营藏草药。又行至鲁朗,看到一吊桥, 桥下是清澈的溪水, 溪水背面是广阔的草原,草原则以高高的青山为背景,非常好看,大家在这里留下了不少“倩影”。百度上说:鲁朗意为“龙王谷”、“神仙居住的地方”,素有“天然氧吧”、“生物基因库”之美誉。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有我们这次行程以来最干净的厕所。

在波密,有不少很有西藏特色的建筑群,一些饭店打着“波密石锅, 央视推荐”的招牌,可惜没有时间品尝。另外在这里竟然发现了一个Hilson Linzhi Resort,有机会一定会再来这里住上一阵。今天还过了海拔4559米的色季拉山,大约五点多到了林芝的八一镇,本来计划在此镇落脚,然后第二天从北线去拉萨,但是北线修路不通,只能走南线的朗县,南线比北线长了不少,需两天,所以大家决定在不八一镇停留,继续前行,到朗县住宿,这一行程的改变让我有了一个意外收获,明天的游记会专门提到。从八一镇到时朗县需三个多小时,这时天已渐渐黑了下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赶夜路,大约八点四十到了朗县县城,入顶宏大酒店。

第六天 九月二十三日

早上起来,在朗县县城的农贸市场简单逛了一下, 与内地的县城并无二致,问了问价钱,黄瓜三元一斤,萝卜二元一斤。在街上看到一当场土特产商店,买了四把牛角梳子,在一小馆里要了粥,鸡蛋与油条算是早饭。在酒店拿了当地的旅游地图,这一看才知道,朗县可是鼎鼎大名,要不是318国道八一镇到拉萨段修路,我们永远不可能沿S306省道经过朗县。朗县是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和第九世班禅曲吉尼玛的故乡,境内有佛教圣山-扎日莎巴山,过了朗县,还可以到拉姆拉错,看自己的前世今生。拉姆拉错在藏传佛教转世制度中,它有着特殊地位,寻访达赖喇嘛、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灵童前,都要到此观湖卜相。可惜时间紧,没有去看。

吃过早饭,按预定计划出发 ,最近到达的是冲溪村,这是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加措的出生地,位于雅江北岸,达赖喇嘛十三世西被藏人看成最优秀的国家管理者。土登加措的灵童出生地的房子经过整修,现在已经改成冲康庄园,冲康即是出生地之意。此处收票五十人民币,游客稀少,我们也只是在庄园广场看了看简介,简介上写国家投资一千多万修建此处。

冲溪镇有一千年核桃林,修有石径,旁边有村民贩卖止水果,其中就有这核桃林所产的新鲜核桃,要价十五元一斤。在此遇见两位中铁二局的朋友,很热情,带着我们参观。其中一核桃树已经有二千年一百年的历史,但依然生机勃勃,对着这千年古树,我们几个都拜了拜,算是对自然的一种崇敬。一些男性村民在树上用长杆打核桃,一些女性村民则在树下捡拾。参观期间与两位三铁二局的朋友聊天,得知他们公司已经在朗县已经住扎了三年,修建林拉(林芝到拉萨)铁路,明年铁路将要竣工。林拉铁路是成拉(成都到拉萨)铁路总工程的一部分,据这两位朋友的介绍,成拉分成四段,成都到雅安(已完成),雅安到昌都,昌都到林芝,林芝到拉萨(明年完工)整个工期到2030年完成。两位朋友为公司采购核桃,为中秋节送礼用。

离开冲溪,开了大约两小时,有一处观景点,立有刻字大石,上写“雅鲁藏布”,更就雅鲁藏布江最好的观景点,这里江面非常开阔,景色雄伟壮观,游人大都在此留影。

大约六点五十分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拉萨,市区整洁,车水马龙,印象非常好。我们的第六位旅伴韩少华已经候我们多时,他为我们预定了汉庭酒店,酒店位于德吉路北段,离布达拉宫只有一两公里。一起吃了晚饭,就驱车去看大型实景剧“文成公主”,第一次带了长镜头与三角架,剧场依山而建,演出场面非常宏大华丽,音乐优美,值得一看。

看完演出已经是近午夜,回酒店休息。

第七天 九月二十四日

早上在酒店用了早餐,大约七点四十五分,按约好的时间上了旅行团的大巴。今天的计划是在参观布达拉宫。按照规定,门票必须提前三天用身份证预定,这对到来拉萨只有一两天的游客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参加购物旅行团,旅行团可以通过内部关系得到门票,但条件是必须先参观几个购物点。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参加这样的团。门票每人二百,但只需交给购物团100元,另外100元,旅行团给游客出。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旅行团会从各个购物点拿到佣金,不知道这佣金是怎么算法。

购物点有四站,第一站在是哲蚌寺下的小村里的银器店,其中有两团员分别买了梳子和项链,姓马的女导游脸色还行。第二站是天珠店,所谓天珠就是一些特殊的石头,赋予一些宗教色彩,分成不同价位,又些可以几十万,十分昂贵,由于大家不懂,所心无一团员购买,女导游脸色十分难看,对团员大发雷霆。第三站,藏药店,不少团员买了一些藏草药,马导,脸色和缓。最后一站是藏茶店,品茶,后大家合伙买了些“西藏特供”的黑茶。到些已经将近两点,安排了午饭,午饭非常之差,超出想象,大家笑称是八菜一汤。

饭后终于拿到预约门票,预约时间是三点二十,预约门票上说明必须提前半小时过第二道门购买正式门票,正式门票200/人,大家急忙赶往,终于在三点五十分到达售票处。预约导游,十人以下团,每团四百,我们五人,又找了另外五人拼成十人团,每人分担费用立刻减半。导游名叫索朗措姆,二十一岁,是个小个子漂亮可爱的女学生,正在就读西藏大学旅游管理专业,讲解非常耐心细致。分手时,玉龙还要了她的电话号码,想晚上约了一起吃个饭,也好更进一步了解西藏,可惜索朗晚上学校有事,没有约到。

布达拉,为梵文“Potalaka”之音译,意为“佛教圣地”。公元7世纪初,松赞干布统一西藏,定都拉萨,建立起强大的吐蕃政权。641年,他与尼泊尔塔库里王朝和中原唐王朝联姻,迎娶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在玛布日山(红山)上修建了宫殿。因为松赞干布把观世音菩萨(世间自在佛)作为自己的本尊佛,所以就用佛经中菩萨的住地“布达拉”来给宫殿命名,称作“布达拉宫”。当时的布达拉宫有大小房屋一千间,但是在赤松德赞统治时期遭遇雷火烧毁了一部分。后来在吐蕃王朝灭亡时,宫殿也几乎全部被毁,只留下了两座佛堂幸免于战火。此后随着西藏的政治中心移至萨迦,布达拉宫也一直处于破败之中。1654年第五世达赖重修布达拉宫,三年修成,称为白宫。五世达赖去世后,为安放灵塔,宫廷总管第巴·桑结嘉措继续扩建宫殿,形成红宫。所以现在看到有红白两部分组成。布达拉宫为历代达赖喇嘛冬宫居所,以及重大宗教和政治仪式举办地,也是供奉历世达赖喇嘛灵塔之地,旧时西藏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

布达拉宫是藏传佛教的圣地,每年至此的朝圣者及旅游观光客不计其数。由于西藏全民信教,且十分虔诚,大部分藏民一生要磕十万长头,要把70%的财务奉献给寺庙,这比基督教的十一(10%)奉献要多得多。所以西藏的寺庙都十分富有, 灵塔或佛像往往用金银打造,上面镶嵌无数宝石,一说布达拉宫可以值两个上海市,另一说是六个上海市,真所谓是值连城。

两个多小时参观完布达拉宫,赵警官就离开我们前往机场,按计划结束了他的西藏之行,我们其余四位则去大昭寺与韩少华会合,到了大昭寺,已经关门,但还有不少游人和香客。围绕着大昭寺,是八廓街,也叫八角街,店铺繁多,游人如织,大多是藏族人,还有些游人,所有人都必须沿着同一方向行走,很特别。第一次看到如此众多的本地人,和虔诚的藏传佛教信徒。

明天将去珠峰大本营,期待!

Categories: 旅行笔记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