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灶(八)洋妞

小文见廖风晕晕乎乎的,似乎被她吓到似的。她赶紧上前,轻轻抱了一下这个男人,这个刚刚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陌生男人。 她关切地小声在廖风耳边问:“别吓我呀,海哥哥,你没事吧?” 此时的廖风,脑子全被儿子的事情占据。自十年前的那个祭灶,妹妹廖景来 阅读更多…

重返蒙城(下)

和儿子拥抱后,我们上车。夫人把车窗摇下和儿子挥手告别:“回去吧,我们五点半再过来接你,一起去吃晚餐”我也别过头看了一眼立在车旁的儿子,似乎看到他眼里的一丝慌张,但愿只是为父的心里作用。 回到酒店,夫人去溜狗,我则去登记入住。这次我没有打电话 阅读更多…

重返蒙城(上)

九月四日,周六,早晨的温度十四度。今天是多跑北约克跑群一周一次的群跑日子。多村酷暑已逝,天气渐凉,参加群跑的朋友也越来越多。跑步过程中,新老朋友相谈甚欢,各自交流着自己的生活状态。一个朋友问起,为什么我上周六没有参加群跑,我说上周送儿子去蒙 阅读更多…

祭灶(七) 断线

人生如一条流淌的河,在一个叫“出国”的地方拐了一个湾。廖风刚想到出国那天的情景,就在脑海了冒出了上边这句话。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听“啪”的一声,一颗佛珠落在陈旧的木地板上。廖风手里的那串珠子断了线,接着噼噼叭叭的声响,珠子散落了一地。廖风 阅读更多…

初划龙舟,爱了!

昨夜睡得很沉,到了快七点才醒来,赶紧起床,开车出门,刚开出家门,想起来忘了拿手套和棒球帽,又拐回家去拿,再出门,似乎有些晚了。今天是我第一天参加划龙舟训练,有点小紧张。 上了401往东开,很快就到了Pickering, 但错过了一个路口才下 阅读更多…